第42章 重口味心理学之特别篇 ——梦的解析(3)

姚尧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口味心理学最新章节!

    上面说的是梦的隐意要经过“梦的工作”来表现为梦的显意,既然梦最终想告诉大家的是隐意里的内容,那它为什么要借助显意来表达,而不是自己直接表达?这里就有了另一个问题:梦的伪装!

    梦为什么要伪装?

    带着这两个疑惑,我们先来看一个来自于一位老妇人的长长的梦:

    这个梦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慰安服役”有关。她到第一军医院去,告诉门警说,她想到医院志愿服务,需要和院长谈一下。她在说话的时候,极为强调“慰安”两个字,门警犹豫了一会儿,后来还是让她进去了。然而,她进门之后没有去找院长,却来到一个很大的暗室内,在暗室中有许多军官和军医,他们正站在或者坐在一张长桌的旁边。她对一位军医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还没讲出几句话,这位军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在梦中所讲的话是:“我和许多其他妇女及女孩都准备……(喃喃声)提供给军队——军官们和其他任何士兵服务。”

    然而,她可以从军官的半感困惑、半怀恶意的面部表情看出,他们每个人都正确地理解了她所要表达的意思。这个老妇人继续说:“我知道我们的决定听起来会令人感到很惊异,但我们都十分热忱,愿为祖国贡献我们仅有的力量。”之后是几分钟令人难堪的静默。紧接着,军医就用双臂抱住她的腰说:“太太,假如你真打算这样……(喃喃声)”她从他的双臂中脱身,回答道:“天哪,我是一位老妇人,我本不应该来到这里。另外,你们必须遵守一个条件,你们要尊重我的年龄。一位老妇人总不能和一个小男孩……(喃喃声)简直太可怕了。”“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你。”军医回答说。一些军官都放声大笑起来,其中有一位还是她年轻时的追求者。最后,这位老妇人要求见院长,军医很礼貌并且很尊重地为她指明道路,告诉她要见院长,需要通过一条很狭窄的螺旋形楼梯,由这个房间可直接上到楼顶。她在上楼梯的时候,听到一位军官笑着说:“无论她的年龄大小,做出这个决定真是够惊人的,我们要向她致敬!”

    老妇人的梦就讲到这里了。

    来看老妇人的梦,其中有三处“喃喃声”,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人的梦中也有一套系统,对梦做出审查。不难看出,老妇人梦中被“喃喃声”打断的地方,正是令她感到难堪和违背伦理道德的地方。隐梦里那些令人不愉快,难堪,背离伦理的、审美的和社会观点的东西经过梦的审查后,只能以伪装的形式出现在人的显梦里。人的显梦通常经过粉饰和伪装后会变得冠冕堂皇,但是揭开这层伪装,探入梦的隐意后,有很多真相却会让做梦者本人难以接受:

    一位先生反对说:“什么?通过这个梦,你们要向我证明,我其实并不愿意为妹妹的嫁妆和弟弟的教育花钱吗?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辛勤工作都是为了我的弟弟和妹妹,我的关心是对他们尽我作为兄长的职责,因为我是家中的长子,我曾经向去世的母亲承诺过。”

    一位女性做梦者反对说:“你们是说我希望我丈夫死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我们的婚姻很幸福,我这样说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是失去了他我就等于失去了整个世界。”

    另一位男子抗议说:“你们以为我对妹妹怀有性的欲望吗?这简直太荒诞了!我们之间向来互不关心,素来不和,并且我多年来都没有搭理过她。”

    然而以上这些想法,却真的是来自于他们内心深处潜意识中的。

    为了很好地解释梦的伪装,下面我们运用上面所说的内容,来完整地解析一个梦。

    这个梦例来自于一个尽管年轻却结婚多年的女士,我们就在这里称她为娜娜好了。梦的内容是:她和她丈夫一起坐在剧院里,正厅前排座位的一边完全空着。她丈夫对她讲,爱丽丝和她的未婚夫同样也想来看戏,但是只能以1.5美元买到3张很差的座位的票,他们当然不想要。她想,他们如果买了这种票,其实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下面我们开始来逐步解析这个梦。

    首先,在许多梦里面,梦的起因极可能是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并且做梦者是能够很容易联想起这些的。来看梦中的这个细节“正厅前排座位的一边完全空着”——它其实是暗喻了一个星期前发生在娜娜身上的一件真实的事情。那时她计划去看一场戏剧,所以预订了戏票,但是戏票预订得太早,因此花了一笔冤枉钱。当她在戏院里坐定时,才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有一边的座位几乎都是空着的,就算是上演当天买票也一点问题都没有。她的丈夫听闻后也嘲笑她做事太着急了。

    继续分析,“她丈夫对她讲,爱丽丝和她的未婚夫同样也想来看戏”——现实生活中这位女士有一位和她同龄的叫爱丽丝的朋友,并且刚刚订婚。

    再继续,“但是只能以1.5美元买到3张很差的座位的票”——其中的1.5美元该如何解释呢?这来自于娜娜前一天听到的一件事情:她的大嫂收到娘家寄给她的150美元,就匆匆地跑到珠宝店,用这些钱买了一件珠宝。这个1.5美元代表了150美元,可以看做娜娜的嫁妆。

    为什么会出现“3”这个数字呢?对于它,娜娜没有任何有联系的联想。这时就要用到前面提到过的“梦的象征”,我们知道“3”这个数字实际上代表的是男子。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解释梦的这部分:娜娜用她丰厚的嫁妆换来一个不满意的丈夫。因为150美元是可以买到珠宝的,但是在梦中却只买到3张座位很差的票(暗指她的丈夫)。

    现在我们回顾对这个梦的分析:“太早了(订票),太匆忙了(买珠宝)”——“跟她同龄的爱丽丝刚刚订婚,而她已经结婚10年了”——“我可以用丰厚的嫁妆买到更好的丈夫”。

    就此不难看出娜娜心中这个梦的真正隐意:应该以爱丽丝为榜样,我这样急于结婚实在是太傻了,晚一点我也不愁找不到丈夫。曾经我还以我的早婚为荣,觉得自己比朋友幸福,但是现在我瞧不起我的丈夫,后悔结婚太早。

    该梦的解析完毕。

    十八篇《重口味心理学》讲完了,大家来做一回心理医生吧,看你能否对以下病例做出判定和分析。最后我加一条,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姚尧,2012年4月24日

    诊断室病例01:我小时候姐姐为了不让我跟她抢鸡肉吃,就骗我说鸡肉不能吃,会变成鸡飞走了。那时我最多上幼儿园吧,就当真了,一直不吃。开始家里也没注意,后来长羽毛的动物我都不吃,汤也不喝,即使是一起做的配菜也不吃,一吃就会吐。我这是心理疾病吗?是哪一种呀?

    诊断室病例02:我觉得我妈是偏执型人格障碍,家里每天都不得安宁。她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对的,说她一句她就跳起来跟你吵架,非常小气,敏感,爱嫉妒。她现在帮我带孩子,有些观念不同,她从不听我的,两句话说不好,孩子一扔就走了,要多说两句就开始呼天抢地,我很痛苦。

    诊断室病例03:前两年晚上我一个人做作业的时候,脑子里有时会响起一阵冷笑和可怕的追赶声,好像是另一个自己在说话。我这是有多重人格障碍吗?我突然好害怕啊。

    诊断室病例04:我有一个很熟的阿姨,儿子20出头的时候自己去做了“手术”,他妈当时气得耳朵都听不到了。现在“他”以妹妹的身份生活得很好,还收养了一个小女孩。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个青梅竹马一直在身边守护着,很离奇哦。

    诊断室病例05:我对所有人都不是很放心,有时候把事情交给别人做,自己总在那儿想靠不靠得住什么的。还有钻牛角尖,一条道走死了也要走。

    还有,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特骄傲的人,乃至有点傲慢。第一次见我的人,都有背后跟人讲我的眼神特“傲气”,但是我觉得我是个很自卑的人啊,小时候睡觉前总是会想到今天说错了什么话好丢人啊,或者做错了什么事,给人印象不好了,会为了一点小事很难过。

    现在长大了,就皮实多了,但也会为了小事纠结。想劝自己一件事干过就不要后悔,但总会不由自主去想,总在脑海里还原,挥之不去。有时候有点幻听,总觉得有人叫我。另外我很不喜欢人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