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番外三

奚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亲够了吗最新章节!

    自从那天从叶家回来, 苏暮星买了一堆的书,从备孕到育儿, 只要是有用的都买了,也超认真的看,还做笔记, 拿记号笔把重点仔仔细细划出来。

    可偏偏......

    许清然非常非常非常的不给力。

    是这样的, 如果许清然能做到不碰她,她还能敬他是条汉子, 可这人不要脸啊,该要的一次不少,可每次必戴套,要是哪次直接来, 铁定是算准了她安全期。

    苏暮星气得要死, 偷偷给套套戳几个洞吧, 还准能给逮住。

    于是......

    四月的某天。

    苏暮星忍无可忍, 闹脾气,两人直接分床了, 苏暮星搬到隔壁的次卧, 并决定和许清然冷战。

    许清然前一天排的夜班,早晨下班回来,偏巧又是周末,苏暮星也在家。到家九点多, 要是搁在平时, 听到他在玄关的动静, 铁定一溜烟儿的跑上来索吻。

    不至于像今天这样......

    苏暮星早起了,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台电脑,听到门口的动静,她抬眼看了眼,眼神淡淡,下一秒,面无表情地视线离开,继续落回屏幕上。

    许清然:“......”

    某人受到冷遇,心里委屈的要死。

    换鞋,扔包,脱外套的声音弄得特别响,苏暮星半点儿兴趣也没有,特兴奋的拿着手机跟别人语音。

    许清然脸色沉下去,闷闷不乐的回房洗澡,经过苏暮星身边的时候,特意轻哼了声,拖鞋踩得老响。

    苏暮星用看傻子的眼神眯了他一眼,许清然噎个半死。

    没多久,许清然洗完澡出来,苏暮星仍坐在沙发上,只不过已经关了电脑也扔了手机,微微仰着头靠在沙发背上,阖着眼。

    许清然在她旁边坐下,朝她凑过去,声音裹着委屈,“老婆....”

    苏暮星眼睛转了圈,没理他。

    许清然扣着她的腰,把人揽进怀里,苏暮星睁开眼,双手横在两人之间,无声看他。

    许清然嘴角向下耷拉,“你今天都没有亲我...”

    苏暮星特冷静地回:“哦。”

    许清然继续抱怨,“我不开心,心里也难受。”

    “哦。”

    许清然神色黯淡,“你好冷淡啊。”

    “呵呵。”

    “......”

    许清然沉默半天,他双手搭在苏暮星腰上不轻不重掐了两下,低低说道:“苏暮星,老公上夜班回来,你连亲都不亲,你这什么态度?”

    苏暮星抬眸看着许清然,冷冰冰的陈述事实:“我们前天已经分床了。”

    许清然和她对视,“我并没有同意。”

    苏暮星顶嘴,“我说了算。”

    许清然捏她鼻根,“其他你说了算,睡你例外。”

    苏暮星翻白眼,“臭不要脸。”

    许清然把人又往怀里带了些,他低低叹息了声,“老婆。”

    他当然知道苏暮星为什么跟她闹情绪,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前几天还跟他说没准备好的人,这会自己一个人一股脑儿加入了备孕大军,并且十分的风风火火,完全不考虑他的意见。

    他喜欢孩子是真的,也很想要个孩子,可还不至于急成这样啊,两人婚礼在六月,还有两个多月呢。这倒不是主要原因,苏暮星身体底子差,别看外表活蹦乱跳健康的不行,可总落下了不少毛病,怀孕不是小事,他还不放心。

    见许清然半天不说话,苏暮星撇过脑袋,不再看他。

    许清然垂眸,捧着苏暮星脸颊把人掰回来正对着自己,他嗓音低醇:“你真生我气了?”

    苏暮星扯了下唇角,表情总算缓和了点,“我们不是做过检查么...我们都没有问题啊,为什么不能要宝宝?”

    之前她吵着要去医院做身体检查,许清然拗不过她,两人都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苏暮星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许清然的顾虑她也不会不清楚,可明明没有他想的这么严重。

    许清然揉他头发,只好说:“我喜欢二人世界。”

    苏暮星双手伸进许清然居家服的兜里,认真地说:“你很快就要四十了,宝宝会嫌爸爸老。”

    许清然唇角微勾,“没事...爸爸负责帅。”

    苏暮星啐他,“老了就不帅了。”

    许清然眉稍略挑,“不帅就不帅吧,反正我老婆美。”

    苏暮星双手从兜里掏出来,忍不住去勾许清然下巴,“油腔滑调。”

    许清然继续夸她,“老婆你为什么这么好看啊。”

    这话听了舒服啊...苏暮星嘴角几不可察的上扬。

    许清然再接再厉,“老婆...人美腿长技术好。”

    苏暮星有点憋不住,她做作的撸袖子,把许清然往后推,许清然也不阻挠,顺着苏暮星的力道向后倒,手臂依旧扣着姑娘腰身不撒手,苏暮星被连累着向前倾。

    许清然脑袋枕在沙发扶手上,微微垂眼,“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苏暮星趴在许清然身上,鼻尖萦绕着沐浴液的淡淡清香,她心底软绵绵的,嘴上仍是逞强,“身娇体弱易推倒,说的就是你,没用!”

    许清然不禁在苏暮星腰际摩挲了几下,低低笑道:“你放心,就你能推得倒,别人不行。”

    苏暮星“切”了一声,装出几分不屑。

    还演,真能撑,许清然嘴角噙起一抹狡黠的笑,随后说:“苏暮星别逼我唱歌。”

    “......”

    某人刻意清了清嗓子,起了个头。

    苏暮星眼疾手快,一巴掌呼在许清然嘴上,“你可闭嘴吧!”

    许清然被抡了一巴掌,有点懵。

    苏暮星开始掐他脖子,“白瞎了你这张脸。”

    忍无可忍,许清然使出杀手锏,开始卖惨,“昨天晚上临时有个手术,下半夜几乎没合眼...啊...好累...啊...好困。”

    苏暮星一听,果真不淡定了,她视线向上落在许清然脸上,眼下泛着淡淡青紫,眉宇间是难掩的倦意,她气势立马弱了下去,“老公......”

    “嗯?”

    苏暮星心虚,“对不起...”

    轮到许清然憋笑,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没事,我不怪你。”

    苏暮星握着许清然的手腕,“你要不要回房休息?”

    许清然无奈地叹息,“你跟我分床了。”

    苏暮星服软摇头,“不分了不分了。”

    许清然得逞,他护着苏暮星的腰坐起来,打横抱着怀里的人往卧室走。

    苏暮星双手自然勾住男人脖颈,“你不是累吗?”

    许清然垂眸,眼角带笑,“你陪我睡会。”

    苏暮星小声嗫嚅,“我刚刚醒啊...”她思考了几秒,“我八点半起的,昨天十点睡的。”

    许清然用膝盖顶开卧室的房门,改口说,“那陪我躺会。”

    苏暮星眉眼弯弯,许清然单手掀开被子,弯腰曲背把人放进被窝里,自己紧跟着躺了进去。

    苏暮星老老实实滚进许清然怀里,许清然脑袋搁在苏暮星头顶不由的蹭了两下,一脸的满足,笑着感慨:“还是老婆好啊。”

    苏暮星轻轻拍了拍了许清然后背,声音软而绵长,“赶紧睡吧...睡吧。”

    “嗯...”

    也许是真的累了,许清然很快就没动静了,清浅的呼吸轻轻洒在她头顶。

    苏暮星不敢动,生怕吵醒怀里的人,可又实在忍不住,她从许清然怀里微微抬头,静静看着男人俊秀的脸,线条温柔,眉目柔和。

    只要许清然在家,每次她都吵不过他,许清然也不跟她吵,总是三两下收拾的她半点脾气都没有。

    成吧。

    自己男人能怎么办...哄着呗。

    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苏暮星迷迷糊糊醒的时候,许清然仍旧阖着眼,她瞄了眼一边的闹钟,十二点早过了。

    苏暮星想了想,把落在腰际的双手轻轻拂开,她动作放得很轻从床上下来,光脚踩上地板离开卧室。

    她就是饿了....到时候许清然醒了,估计也饿了。

    走去厨房,苏暮星有点抓狂,做饭这事吧她真不拿手,平时也是许清然做的多,她负责吃。仔细一想,她还真是个不合格的妻子。

    苏暮星打开冰箱粗粗捞了眼,挑最简单的做。

    苏暮星在厨房里一惊一乍的动静不小,许清然不醒都很难,吓醒的。

    许清然洗了把脸,慢悠悠往外走,他踱步到吧台旁,双手抱胸饶有兴致地望着她,长发被绾了起来,有点随意,好几缕长发没扎上去恹恹垂在身后,光线打在白皙的脸上,镀起朦胧的金边,绒毛清晰可见,他视线完全挪不开。

    苏暮星听见脚步声,说道:“你醒了...我刚打算叫你起床吃饭呢。”

    许清然不接话,绕过餐桌继续往前走,从身后紧紧抱住苏暮星,下巴抵在她右肩上。

    肩膀一沉,苏暮星空闲的左手拍了拍腰上的手腕,“我给你做了好吃的。”

    许清然视线往锅里扫,嘴角笑容微微凝固。

    苏暮星开始介绍,“这叫清水炖排骨面。”

    许清然瞟了眼锅里黑乎乎的,额角稍许一跳,“清水?”

    苏暮星咂咂嘴,“刚刚酱油倒太多了,你要不要尝尝味道...”说完,她举着汤勺就要去舀汤。

    许清然右手抬起直接制止了苏暮星的动作,压着她的手腕把汤勺放在一边,他立马转移话题,“我脸上是不是有东西?”

    苏暮星思绪被他拽走,撇过头去看他,“我看看......”

    才说了三个字,剩下的话悉数被堵了回去,许清然的唇瓣顷刻间贴了上来,热情的拥吻她。

    苏暮星有些不知所措,想往后退开,许清然直接扣着她的后脑勺把人锁在怀里。

    推不开,苏暮星轻轻掐了下男人胳膊,吐字不清,“先...吃....吃饭唔....”

    许清然长眸微眯,单手向后直接关了火,半推着苏暮星往回抵上一边干净的流离台,苏暮星被动的往后退,右边臀瓣被大手托起,下一秒,直接坐了上去,许清然的吻从唇边滑去耳畔,一路往下。

    苏暮星本能的手臂挂在许清然脖子上,拿脚背踢他大腿,“先吃饭...”

    闻言,许清然闷笑了声,从苏暮星颈窝抬首,用极其暧昧的眼神看她,嗓音嘶哑:“先吃你。”

    苏暮星脸颊攀上几抹红晕,用脚趾蹬他臀部,继续抗议。

    许清然眉间捎着不正经,双手在苏暮星腰线往下游走,修长的手指撩开衣物往里探,动作孟浪放荡,说出的话也流里流气的。

    苏暮星微微颤栗双腿不自禁并拢,理智还在,她忍不住骂他,“许清然你变态!流氓!禽兽!一睡醒就干这事!”

    典型的斯文败类。

    清高隔世?仙风道骨?

    真他妈是信了你的邪了。

    许清然不痛不痒,脸上笑意愈深,微微往前一抵再次分开苏暮星的双腿,指尖动作继续。

    苏暮星不停地骂他,只不过,没一会就被收拾得服服贴贴。

    ......

    事后,苏暮星彻底瘫死在沙发上,许清然倒是神清气爽的开始在厨房忙活。

    苏暮星心里不爽,开始找茬,“我不想吃面。”

    时间不早了,图个方便,许清然重新下的面条。

    闻声,许清然从厨房那头看过来,声音轻轻淡淡,“怎么了?”

    苏暮星撑着沙发坐起来,“我不要吃面...我想吃饭,我要吃炒饭。”

    许清然试图跟她沟通,“我已经快做好了,浪费不好。”

    苏暮星固执地坚持:“方正我只吃炒饭。”

    “......”这是又闹脾气了。

    许清然视线落在苏暮星低胸睡衣前隐隐显现的吻痕上,仔细一想,刚才确实是他过分了,拗不过她,他松口:“我给你做炒饭,你不准改了。”

    苏暮星点点头,“好啊。”

    可真等许清然开始下锅炒饭,苏暮星抻了抻脖子,又改口:“啊...我还是吃面条吧,我喜欢吃面条。”

    “......”

    苏暮星重复了遍,“我只吃面条,不吃炒饭。”

    许清然把火关小,眼神横过去,“苏暮星!”

    苏暮星瘪瘪嘴,“你好凶哦。”

    “......”

    “再凶我就哭给你看。”

    “......”

    “哄不好的那种。”

    许清然直接扔了锅铲从厨房里快步走出来,男人开始撸袖子,眼神凶巴巴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暮星配合的从沙发上跳下来,开始在客厅里四下逃。

    许清然也很无聊,追在她后面。

    苏暮星捞过一旁的抱枕朝许清然砸过去,许清然灵巧的侧身,刚好躲开。

    苏暮星表演欲上来了,“啊啊啊村口的许二狗子又发神经了。”

    许清然脚步微顿,嘴角隐隐抽动。

    苏暮星继续嚷嚷,“啊啊啊许二狗子我不爱你,苏村花爱的是隔壁村的慕容铁牛!”

    说完,苏暮星自己没绷住,咯咯笑得肚子疼,许清然从后面追上去,一把抱住笑岔气的苏暮星。

    苏暮星挣扎推搡演的投入,惊恐地喊:“许二狗子你放开我!你得到了我的人也注定得不到我的心!”

    许清然也不知道哪个筋抽了,魅惑一笑,冒出一句:“苏村花你不准喜欢慕容铁牛,你只能是我许二狗子的女人。”

    语毕,两个人抱在一起笑得好半天停不下来。

    ......

    普通人的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

    简单,踏实。

    四月过了是五月,五月一晃,转眼就是六月。

    许清然随意淡然,苏暮星注重形式。

    婚礼前两天,苏暮星硬是办了个告别单身的派对。

    许清然挺不能理解的,两人扯证都小半年了,性生活如此的美妙和谐...呸...婚姻生活如此的美妙和谐,单身生活八百年前的事了。

    不过,他向来都依她。

    于是......

    北京时间凌晨一点。

    他的老婆和他的兄弟还在餐桌上嗑瓜子聊天,平时这个点,他早就搂着姑娘睡觉了。

    许清然气啊,可他不能表现出来。

    酒过三巡,何嘉木和章铭一是最有眼力劲,两人见好就收,在许清然哀怨的眼神里,特别识相的卷铺盖走人。

    凌若予的态度呢,就是摆明了江洛不走,他也不走,许清然眼神再凶,他不为所动。

    所以,脑子最差的绝对是江洛,一大老爷们磕瓜子别提多起劲了。

    许清然恶恨恨地瞪他。

    江洛吐出一片瓜子皮,笑眯眯地说:“一刀,你家的瓜子真好吃。”

    许清然还没说话,苏暮星在一旁特殷勤地说:“好吃你就多吃点啊。”

    她喝了点酒,有点晕,开始神智不清,凑到江洛旁边神神秘秘地问:“你知道许清然家最好吃的是什么吗?”

    江洛配合地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苏暮星眼角眯成一条缝,右手拍上胸脯,掷地有声地回答:“我最好吃,许清然家最好吃的是我,他天天吃。”

    许清然:“......”

    凌弱予:“......”

    江洛:“......”

    桌上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苏暮星是真的喝醉了,紧接着冲江洛喊出一句:“你想吃我吗?”

    江洛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全洒在对面的凌若予脸上,瞬间,凌若予的脸直接黑成锅底。

    这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许清然。

    许清然黑眸啐了剑,一记一记扫射过来别提多瘆人了,江洛秒怂,“这不关我事啊!我什么都没说。”

    可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苏暮星酒后胡言乱语的毛病是出了名的,对着江洛又是一句:“想吃嫂子吗?嗯?”

    江洛整个人头皮发麻,“卧槽!你想害死我啊!!!”

    凌若予快笑死了,“弟妹,高铁都没你快啊。”

    许清然周身温度骤降,带着杀气。

    没时间解释了,江洛几乎是连滚带爬滚出的铭音苑,原先他和凌若予都是伴郎,可到了婚礼那天,别说伴郎了,他差点连礼堂大门都进不去。

    许清然这人记仇了,江洛躲了好几个月,这事才彻底翻篇。

    那天被收拾最惨的还是苏暮星,一直哭一直哭...没停过。

    苏暮星酒品差,他是最清楚的,可今儿是在自己家,来的都是两人最好的朋友,能出什么事儿,可这偏偏祸从口出了。

    喝酒爽一时,事后火葬场。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苏暮星再也不敢碰酒。

    这玩意,能要她命。

    ......

    许牧小朋友是婚后第二年的冬天出生的。

    那天安城意外下了场雪,纷纷扬扬,格外的美。

    许牧小朋友非常不乖,欺负了妈妈很久很久...才嘹亮的哭出第一声,这事儿吓坏了爸爸。

    听奶奶说,妈妈不让爸爸进产房,爸爸等在外面都急哭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还摔了一跤,磕破了脑袋。

    所以...他的小名叫慢慢,爸爸取得,顾名思义。

    估计是欺负了妈妈的缘故,许牧小朋友和爸爸的关系不太好,甚至有些不太对付。

    比如很多次他趴在妈妈怀里撒娇,爸爸总会半拎起他,直接把他扔到一边,然后自己压到妈妈身上,跟他一样窝进怀里撒娇。

    当然啦,许牧小朋友可不是好欺负的。

    被爸爸扔到一边,没几秒功夫,他就会十分励志的重新爬到妈妈身边,下一秒,后领子就被提起来扔到更远的地方。

    许牧契而不舍,爸爸心狠手辣。

    次数一多,许牧小朋友蹬了两下小短腿彻底不干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每每这个时候啊,赢的总是他。

    爸爸总会以各种姿势被妈妈一脚踹下床...踹下沙发...总之各种踹,各种摔。

    许牧被妈妈抱在怀里哄,立马就不哭了,他挥着小手朝一边地上打滚的爸爸吐舌头,别提多得意了。

    可是好景不长,许牧小朋友三岁的时候...彻彻底底被剥脱了和妈妈睡觉的资格,连蹭都蹭不上.....

    他哭也没用了,因为...爸爸会对妈妈动手,他好几次都听见爸爸把妈妈弄哭了,妈妈哭的特难过,爸爸一点都不会心软,继续欺负妈妈。

    这天,苏暮星和往常一样在许牧的房间哄他睡觉。

    许牧拿着新买的故事书,小手指着彩绘,嗲声嗲气地说:“妈妈..你看小猪妈妈都和小猪崽崽一起睡觉,慢慢为什么不可以和妈妈一起睡觉?”

    苏暮星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不知道怎么解释。

    只见半倚在门口的许清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特别不屑地说:“因为你不是小猪崽崽。”

    许牧听见爸爸声音,脑袋瓜子一转,往卧室门边看去,怯生生地说:“爸爸,慢慢今天想和妈妈一起睡觉。”

    许清然双手往兜里一揣,慢悠悠地往里走,“不行。”

    许牧小嘴一嘟,“为什么?”

    许清然脚步在床边停下,很自豪地说:“妈妈是我的。”

    许牧小眼睛一转,声音特委屈,“妈妈是我的!“

    许清然:“我的。”

    许牧:“我的!”

    许清然:“我的。”

    许牧:“我的!”

    又开始了...父子俩跟复读机似的,苏暮星把手里的故事书一阖,十分无语的开始翻白眼。

    许牧不想理爸爸了,往苏暮星怀里扑腾,奶声奶气地问:“妈妈,你爱慢慢吗?”

    苏暮星把许牧抱到怀里,柔声细语:“妈妈当然爱慢慢啊,妈妈最爱你了。”

    许牧小手插腰,腰杆挺得笔直,别提多骄傲了,“妈妈,大声一点,再说一遍你最爱谁!”

    “......”苏暮星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一侧的许清然,尴尬的笑了两声。

    许清然居高临下看她,指腹再次把眼镜往上推,嘴角的笑容颇有深意,他语气淡淡:“说啊,老婆。

    苏暮星舔舔腮,她垂眸望进许牧期待的眼神,她狠下心,“妈妈最爱爸爸...爸爸和妈妈都爱慢慢。”

    许牧一张小脸立马沉了下去,奶音里带着哭腔:“妈妈!爸爸老是欺负你,你为什么还要爱他!我前几天起床尿尿...听到妈妈你哭了,爸爸压在妈妈身上...妈妈你在哭...妈妈!爱慢慢,慢慢不会让妈妈哭,会保护妈妈。”

    “......”

    苏暮星脸颊迅速洇处一层淡粉,这种事情...被儿子撞见...还被指出来...她微恼瞪去许清然身上,眼神横他。

    许清然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没一会,他在床沿坐下,把许牧蹬开的被子拉回来,被角向下掖实。

    许牧小朋友特别见机行事,他乘机抓着爸爸的手,可怜兮兮地说:“爸爸,慢慢今天也要和爸爸一起睡哦。”

    许清然轻笑,他指腹剃过儿子肉乎乎的小下巴,温声说:“小机灵鬼。”

    哼。

    和他睡...不就是和妈妈睡嘛。

    许牧努努嘴,小眼睛一眨一眨的,都快哭出来,“爸爸~”

    苏暮星心疼,她拿手肘撞了一下许清然,“老公…”

    儿子和老婆。

    都跟他撒娇。

    许清然心里舒坦啊,他眉稍挑得高高的,嘴角上扬,“成吧,你们俩个亲我一下我就答应。”

    “......”

    “......”

    许清然把脑袋往前凑,左脸颊对着儿子,右脸颊对着老婆,特得意地说:“来吧,爸爸准备好了。”

    许牧小朋友最积极,小手抱着爸爸脖子,吧唧一下老响一声,留下一滩口水。

    妈妈最不给面子,轻轻抡了下爸爸面颊,结果又被爸爸亲到讨饶。

    许牧不用爸爸妈妈抱,拿着自己的小枕头往大房间跑,小短腿得瑟,小屁股还跟着一扭一扭的。

    许清然越活越回去,追在儿子后面,故意吓他,“慢慢...大灰狼来啦...抓小孩哦。”

    还不等许牧配合的嚎两下,苏暮星狠狠揣了两下许清然屁股,许清然没留神,一个踉跄跌在地上。

    “......”

    “......”

    “......”

    许牧小朋友小手捂着嘴,咯咯直笑。

    虽然爸爸老是欺负妈妈,其实爸爸也被妈妈欺负。他很爱妈妈也超爱爸爸。

    但是呢...争吵还是有的......

    许清然和许牧面对面坐在床上,父子俩盘着腿,枕头抱在怀里,又闹上了。

    许清然理直气壮,“爸爸睡中间。”

    许牧小手环胸,“慢慢睡中间!”

    许清然冷哼,“爸爸睡中间。”

    许牧同款冷哼,“慢慢睡中间!”

    “爸爸。”

    “慢慢!”

    “爸爸。”

    “慢慢!”

    苏暮星洗簌完出来,看到又开始无理取闹的两人,她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女人假装凶巴巴的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床尾,“你们闭嘴。”

    父子俩正在热火朝天的争执着,异口同声地回她一句,“你先闭嘴!”

    苏暮星:“......”

    被凶了,苏暮星也委屈,她抓着被角,瞳仁里起雾了。

    许清然和许牧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重复,好一会,才发现苏暮星不对劲。

    父子俩互相对望了眼,同时噤声,下一秒,几乎同步地撇头悄咪咪瞥了眼床尾,紧接着齐刷刷朝苏暮星扑过去,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老婆~”

    “妈妈~”

    所以呢...当天晚上睡中间的是妈妈。

    许牧小朋友年纪小,很快就被妈妈哄睡着了。

    苏暮星也困了,她背对着许清然,怀里抱着慢慢。

    没多久,许清然从后面贴过来,手臂从后往前抱住苏暮星,他下巴搁在她头顶,轻声问:“慢慢睡了?”

    苏暮星极轻的点点头,她一只手圈着慢慢,另一只手拂着腰间男人宽厚的手臂。

    “老婆...”

    “嗯?”声音小小的,难掩困意。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