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 69 章

君子阿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还不是因为你可爱呀最新章节!

    购买比例不足90%, 会出现防盗章。

    少年一身黑色的短袖, 下半身是一条黑色的休闲裤,许是他自身就带降温装置,冷漠疏离的气场,竟让周遭闷热的气息骤散。

    他现在是不是很生气?

    接下来是不是要打人了?

    意识到这一点,陆念念连忙开口:“我带了水果给你吃。”

    “看我对你好吧?”

    开门的一瞬, 宋今朝的意识里, 就只剩她一个人,眼前的女孩像极了一只聒噪, 爱蹦跶的鸟。

    宋今朝面无表情地挡在门前, 看着她的粉唇一张一合, 清恬的气息轻进轻吐。

    那种感觉像是抓心挠肝,宋今朝的神情微微发生了变化,沉寂的目光多了几分锐利。

    像是预感到什么, 陆念念的身体先大脑一步, 快速做出反应,熟门熟路地挤入门缝中。

    “你是不是想让我进去坐坐?”

    陆念念说得一本正经地, 论谁看, 宋今朝的表情也不太像是, 愿意让她进去坐坐的样子。

    少年清冷的目光蔓延出寒意, 陆念念尴尬的咳嗽一声,挺起小胸脯干脆不去看他。

    她深吸一口气, 咬咬牙, 硬生生从门缝中挤了进去。

    “听我奶奶说, 你体弱多病,更要多吃些水果。”

    “你说对不对?”

    陆念念十分狗腿,将两颗大石榴认真的摆在书桌上。

    他的桌上依旧堆着很多魔方,大部分都是拼凑完整的。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房间的主人慢慢走了过来。

    陆念念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将位置让出来给宋今朝坐。

    庆幸的是,宋今朝没再说什么,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他坐在书桌前,和之前一样,身旁的人如同空气。

    对于厚脸皮的陆念念,他以沉默抗议,目光冷嗖嗖的望向她。

    但这人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讨厌她。

    陆念念第一次觉得,像她这么聒噪的人,竟然也有被人无视的时候。

    陆老爷子常说,她每天上蹿下跳像只猴子,多半是有多动症。

    宋今朝这么一个安静的人,天天闷在满是药味的卧室里,肯定很难受。

    要是多动症能传染就好了。

    陆念念暗暗吸气,随时准备搭话,奈何面前的人,只留给她一道生人勿近的背影。

    宋今朝不说话,陆念念一个人闷闷的打量四周,最终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不得不说,这人的身材很好,即使是坐着,那两条腿也显得格外修长。

    少年的脊梁骨挺得很直,就算是拼魔方,端坐在书桌前的样子,像是乖乖听讲的小学生。

    露在外面的臂膀白净光滑,像是白玉雕刻的艺术品,陆念念忍不住看了眼自己的胳膊,俨然像个糙汉子。

    只是仔细看她才发现,那臂膀越往上,被衣袖遮盖的地方,似乎有粉色的痕迹,就像一条蠕动的肉虫,浮在白净无瑕的臂膀上,格外刺眼。

    陆念念忍不住皱眉,那分明是一条长长的,很深的疤痕。

    这样的伤痕,她身上没有,可却猜得出来,他受伤的时候一定很疼。

    陆念念走过去,轻手轻脚地,搬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他身边。

    拼魔方的手微微一顿。

    陆念念很想问他,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又怕勾起他的回忆让他伤心。

    宋今朝安安静静坐着,修长的手指不断翻转魔方,白皙的指尖偶尔会停顿。

    他不厌其烦地将那些打乱的魔方拼凑回原样,认真的眼眸竟显得清澈明亮,像一汪泉水。

    两人的距离比刚才近了一点,陆念念静静打量桌前的魔方,可鼻子和耳朵,却时刻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她试探般开口:“宋今朝。”

    他没回应。

    “你以后要是被人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

    “我一定帮你欺负回来。”

    沉默冷清的房间里,陆念念冷不丁冒出两句。

    接着她又急急补充:“我们是邻居,而且现在是朋友。”

    “我可以保护你。”

    陆念念歪着脑袋,目光炯炯地看向宋今朝,等待他的反应。

    宋今朝没说话,板着一张脸,眸中的神色略沉,拼凑魔方的动作,却明显比刚才慢了一拍。

    “别不好意思,以后有我罩着你。”

    他虽然不说话,可却是有反应的,陆念念笑眯眯的收回目光,很是满意。

    “我学过散打,分分钟就能打趴一个。”

    “你知道散打吗?就是搏击的一种。”

    陆念念像是找到了话题,说起自己的擅长,她控制不住打开了话匣子,丝毫不在意,身旁的人将她当空气。

    “你看,我还有肌肉!”

    说着,陆念念迅速转过身,对着宋今朝撩起衣袖,献宝似的,握着拳头,弯曲纤瘦嶙峋的臂膀。

    女孩白皙娇嫩的软肉,鼓起一块小小的肉呼呼的小包。

    这样的画面,宋今朝很难不去注意她,就连余光,都不受控制地瞥向她的方向,再然后,整个身体僵硬如石。

    陆念念笑眯眯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随后凑过来,很神秘地说:“我是不是很厉害?”

    宋今朝只看她一眼,无波无澜,直觉这女孩应该有病。

    他低眸,长而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垂敛下的眉眼依旧冷沉。

    窗外的光落进他眼底,这才多了一分温度。

    陆念念不在乎他会不会回应,只这样看着,她的目光就移不开。

    “你这么好看,叔叔阿姨应该也很好看吧。”

    听陆淮君说,陆念念长得像妈妈多一点,五官小巧玲珑,幸亏她的眼睛不小,褶皱很深的双眼皮,跟陆淮君一模一样。

    身旁的女孩,似乎永远有说不完的话,不断冒出的话题,让他措手不及。

    谈及父母,宋今朝微不可察的脸色,发生了变化,薄薄的唇紧抿,目光冰凉。

    安静的房间,只有陆念念一个人的声音。

    话题很快扯到自己的暑假作业,陆念念语气惆怅几分,忽然问道:“对了,你在哪上学?”

    “咱们应该不在一个学校吧,我都没见过你。”

    陆念念单手支着下巴,嘟着淡粉的唇瓣,心里觉得可惜。

    说到学校,宋今朝的动作一停,转头看向陆念念。

    他放下手里的魔方,骨节分明的手指蜷缩在一起,似乎是因为紧张,不断摩擦着指腹。

    淡色的薄唇微张,却始终一句话也说不出。

    注意到他细微的变化,陆念念睁大眼睛,就像发现了新大陆。

    “你是不是要说话?”

    “说吧,我听着。”

    担心他声音小,听不见,陆念念整个脑袋都凑过去。

    宋今朝克制住推开她的冲动,苍白的脸憋得通红。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力道很轻,却不是宋奶奶。

    外面的人说:“今朝,是我,开门。”

    一个女人的声音。

    陆念念看看门,又看向宋今朝。

    少年冷沉着脸,眉眼布满阴霾,漆黑如墨的双眸,阴郁中出现一丝戾气。

    敲了几下没人应,女人失去耐心,敲在门上的力道加重,咚咚几声,威严又逼迫。

    陆念念连忙跑过去开门,左手刚放在门把手上,一只有力的手从身后伸出,直接箍住她的手腕。

    宋今朝面如寒冰的站在她身后,紧绷的下颚利落干净,手中的力道不断收紧,只有陆念念能感受到,他在发抖。

    陆念念忍不住转身,想问他,是不是不能开门。

    与他面对面,才发现两人距离很近。

    而他眸中不断涌动的情绪,也一一放大在她眼前。

    他像是一头挣扎隐忍的小兽,淡色的薄唇渐渐发白。

    陆念念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气息,带着清凉的薄荷味和淡淡的药味。

    伴着低沉而不稳的呼吸,他的胸膛一起一伏。

    因陆念念细微的动作,宋今朝面色清冷的垂眸,上前一步,手掌再次收紧。

    似乎在害怕,面前的门突然被打开。

    手腕上的痛感袭来,女孩疼得蹙起眉头,却没吭声。

    紧接着,门外再次传来咚咚的声音,女人一改刚才温软的态度,语气带了几分尖锐与不耐烦。

    “宋今朝,开门!”

    陆念念的呼吸猛地一停,忍不住屏气,背脊紧绷成一条直线,双眼骨碌碌地盯着他。

    其中还有宋奶奶的声音,忧心忡忡道:“今朝,能不能开开门。”

    陆念念急得团团转,她此刻贴着门,僵直的脊背都能感受到木门的轻颤,她们的声音就隔着一扇门。

    “要不,开门吧。”

    陆念念小声开口 ,即使不开,外面的人似乎也会闯进来。

    宋今朝神情变得奇怪,紧皱眉头,嘴唇泛白,额角隐隐冒着虚汗。

    发现他的异常,陆念念突然慌乱起来:“你还好吗?”

    “是不是不舒服......”

    陆念念话还未说完,宋今朝垂眸,就着抓她的手,覆上陆念念的手背,快速的反锁上门。

    手背温凉的触感,动作干净利落。

    反锁的声音像是一剂镇定剂,宋今朝焦虑不安的心得到片刻的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