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司空破晓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攻无不克最新章节!

    第五十三章

    顾写意将手中的剑,缓缓从太子腹中抽出。太子的脸走马灯一样不断变换,变成了永辉皇帝,变成了顾天赐,变成了顾慧中……还有很多熟悉又陌生的脸。顾写意望着眼前的人,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无奈。在这种无奈心情中,他睁开了双眼,望着雕刻着复杂花纹且有绚烂彩绘的床顶出神。

    雍郡王府后花园中鸟雀呼晴,不过这些悦耳的噪音完全传不到顾写意的耳中。他老人家躺在被层层帷幔包裹的架子床上,在昏暗狭小却又安全舒适的空间中,消化着梦境的余韵。薄毯下的指尖在不受控制地轻微颤动,仿佛真的刚刚手刃了敌人脱力了。

    许久,顾写意长长出了一口气,挣扎坐起。他甫一动弹,门帘外的莫怀前立刻察觉到了。顾写意就见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掀开了帷幔,永远干净清爽的怀前用他一贯波澜不惊的口吻问:“主子爷可要先洗把脸清醒下?”顾写意沉默地点点头,屋外立刻有下人迅疾地去端来温水供主人洗漱。

    温热的帕子擦过顾写意的额头和他微微颤动的眼睑,眉毛与睫毛沾了湿气更显得乌黑发亮,真真是不染而黛。然后帕子擦过挺直的鼻梁、脸颊、再到沉默抿住的唇角……莫怀前捧着顾写意的脸,像擦拭珍宝一样,轻柔而细致。顾写意大梦初醒坐在床边发呆时,几乎就是任人摆布的,就显得特别乖和小,和平日里凌厉霸道的他如同两个人。莫怀前为了让他早点醒神,就没话找话和他聊上几句。

    莫怀前:“主子爷又做梦了?”

    顾写意嘴都没动一下,嗓子里哼唧了声:“嗯。”

    顾写意一动不动,伺候他的人全都忙成一团。侍女为他束发,莫怀前将手中用过的帕子,轻轻一丢,准确无误地扔回了几步远下人的水盆里,又接过吓人递上来的外衣。莫怀前:“让奴才猜猜,还是那些不太痛快的梦?”

    顾写意睁开眼,黑白分明的眼珠可以倒映出怀前的脸。

    顾写意:“是。”

    莫怀前给他穿外衣,边穿边问:“都梦到什么了?”

    莫怀前手脚麻利,说话间已经把衣服穿好了。顾写意面无表情掸了掸袖口,再看向莫怀前时,又恢复成那个喜怒难以琢磨,言谈举止气魄逼人的少年王爷。

    顾写意:“杀人放火。”

    莫怀前闻言一愣,还没等他再回话,门房领着东宫的人到了屋外,太子又派人来催顾写意了。于是乎,主仆二人集体失了言语,都陷入沉默了。

    自从顾写意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屈服去东宫帮太子做事开始。太子对于见不到顾写意的时间长度的忍耐,越来越差了。其实两人之前,因为地位有别,再加上各有繁忙公务,也不是时时都能见到面。如今隔三差五就能见了,太子反而有事没事总要找顾写意。一度让顾写意怀疑太子自从有了他当廉价劳动力,解雇了东宫其他办差的官员。不然不能理解太子如今怎么一副离了他就公务做不下去的模样。

    顾写意拍拍莫怀前肩膀:“行吧,我自己去了。那个人见你不顺眼,你也就别去他跟前刺激他。去帮爷好好训练莫家的子弟,那才是大功一件。”说完,顾写意出房门,随东宫的随从一道去了东宫面见太子。

    坐着东宫的轿子,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顾写意下了轿子,发现自己并没有到太子办公会客的文华殿,而是到了位于文华殿后方的随安阁。

    随安阁的格局颇像像后世某些公司老总的办公室,用薄薄的一扇隔扇门,将空间分开成南北向两室。南室布置有歇息睡觉用的大床,北室窗下设宝座可办公。相较于文华殿的正式与拘谨,这里更隐私且自由,是太子顾康健召见最心腹的地方。

    “王爷来啦。”王玉遥遥向顾写意请安,“太子爷等您都等着急了,快请进。”

    到底找我什么事呢?顾写意抱着这个疑问,迈入了随安阁的门。

    小桌上放着几碟精致小菜,看卖相就知清爽可口。

    “所以……”顾写意又看了一遍桌上的菜肴和米粥。“太子这么着急叫臣弟来,是叫我用膳?”

    “你再不来,只能给你吃剩饭了。”顾康健从南间里走了出来,踱步走到桌旁,短短几步走的是龙行虎步,威武轩昂。他如今正是壮盛之年,多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生活,让他居移气养移体,天子威严日隆。外界已经有不少臣子说太子望之已有人君的气度。

    顾写意下意识望了眼窗外:“这说早不早,说晚不晚的时辰,太子吃的是哪顿饭?”

    顾康健走近了上下端详顾写意:“你当别人像你一样,睡到日上三竿?我可是天不亮就要起床准备早朝,忙到现在才能正经吃口饭。”说罢拉着顾写意的袖口,将他扯到座位上坐下。其实顾康健还想说——我忙累了,想和你坐下一起吃个饭,聊聊体己话。但这话太肉麻,打死顾康健也是说不出口的。

    顾写意扫了桌面几眼,每一道小菜都做的精致清淡,单看卖相就知道清爽可口。

    “你若是吃过了不想吃,我让王玉给你上壶茶。”顾康健看了眼站在门边的王玉,王玉正准备去准备,就见顾写意摆手示意。

    “不,我要吃的。”顾写意抄起筷子说道:“我刚睡醒没多久,还没用过膳。”

    顾康健盯着顾写意连连摇头,他不知道这位老弟虽然在古代活了很久,现代人的习气几乎荡然无存。但这么多年过去,如今依然接受不了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作息时间。顾写意夜猫子属性,越到晚上越清醒,堪称白天的狗熊,夜晚的英雄。这也是顾写意不乐意上学的原因之一,早睡早起对他来说十分痛苦。

    顾康健想要说他几句,最终又咽了回去。难得两人安安生生坐下一起吃个饭,他实在不想破坏气氛,于是抄筷子用菜把嘴堵上了。

    王玉是个机灵人,他见两位大爷心平气和吃上了,就使了眼色,让屋里的宫女小太监们离开。自己最后压轴,轻手轻脚将门从外面关上。

    屋里没了外人,顾康健就觉得一身骨头开始变轻变痒。他斜眼看看顾写意,见顾写意面无表情不快不慢地咀嚼,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犹豫了片刻,伸手请推了顾写意一下。顾写意上半身被推的晃了一晃,而后莫名其妙回头看太子一眼。因为嘴里还有食物不方便张嘴说话,就只得边加快咀嚼边皱着眉头盯着对方看。

    顾康健内心莫名生出一点小快乐和恶趣味。他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是人就有爱人与被爱的需求。从小到大都要维持庄严稳重的一面,私下里偶尔也会想和喜欢的人偷摸骚一下,皮一下。顾康健端起香浓米粥,舀了一勺,伸到顾写意嘴边。“来,张嘴,我喂你。”顾写意愣了片刻,嘴里的食物也总算咽了下去,他扭脸躲开太子的手。顾写意:“不敢。”

    “喝口粥都不敢了?可真不像我认识的雍郡王!来嘛,这里又没有外人?”顾康健打趣道,再次把盛满粥的勺子凑到顾写意嘴边。太子实在没伺候过人,一开始用力没掌握好,勺子戳到了脸上,一滴乳白色的米汤沾到顾写意的唇边。顾写意眼珠转到眼角,与太子对视。僵持半天后,顾写意觉得两个人这样较劲太蠢了,于是张嘴一口将勺子里的米粥都吃了下去。

    “多谢太子。”顾写意瞥他一眼,毫无诚意地道谢。

    因为早认定顾写意是个四六不通,“狼心狗肺”的家伙,顾康健不打算去和他计较态度问题。时不时的,顾康健也会感叹,何苦非要喜欢这么一个不懂善解人意的东西。只要自己愿意,多少温柔美貌的解语花可以采撷。顾康健皱着眉头,颇有些无奈地看了顾写意半晌,伸手用拇指抹掉顾写意唇边那滴米汤。

    太子的思绪从感情很快又转去了朝堂上的事务。平日里压在他头顶的事情太多太沉重了,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时常会有无法喘息的感觉。可身为太子他既不能展示出软弱,更不能展现出一丝丝的不安与迷茫。他下意识去抓过顾写意的左手,拉到自己腹前,揉捏起来。顾写意抽了两下没抽回来。

    顾康健不知道想什么想入神,抓起顾写意的手咬了上去。咬的还挺起劲好持久,顾写意吃痛,眉头紧皱,抬手用手背抽了太子的额头。“啪”的一声脆响,把太子飞走的神惊回归位。顾写意没想到会那么响,也是一愣,但还是救回了自己的手,

    太子被拍脑门拍的有点尴尬和郁闷,于是仪表神态又变回了平日沉稳持重的模样。顾写意也拿出了雍郡王的架势。两人继续吃饭,还很正式地谈论了政务,彼此交换了下处理意见。最后在正经八百的气氛中,结束了这次见面。

    离开东宫,顾写意入宫照例给父皇母妃请安。永辉皇帝那纯属走流程,他们父子间原本话就少,很快结束。但荣贵妃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儿子不对劲。

    荣贵妃将香茗点心推到顾写意面前,而后手托香腮,隔桌盯着他看:“为娘怎么感觉你一直在逃避什么,或者说是在默默忍耐什么?”顾写意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到不知如何回答。向来矜持冷静的脸上呆了半响,然后收回视线,斜望着上空嘟囔了句:“我在努力装成一个成熟的大人。”

    荣贵妃轻笑一声,似乎觉得他的回答很有趣:“装成熟的感觉如何?”

    顾写意也笑了:“差极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还能装多久。”

    娘俩又聊了一会儿,顾写意起身告辞。走时,他突然对荣贵妃说:“儿子过段时间,怕是又要招惹是非,到时您千万想开,不要生气。”

    荣贵妃杏眼圆睁很认真问:“事儿有多大?”

    顾写意:“应该争议挺大的,我觉得又得传的全国知晓了。”

    荣贵妃张了张嘴,半晌说:“那你还,挺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