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把他们全杀了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黧玮不能让荼戎赶着安若木和沐晴到林子里去,可瞄准他的羽箭让他不敢有任何动作。

    安若木紧张地盯着荼戎的短剑,握刀的手开始酸痛,无力感正在加强,并往手臂上蔓延。

    沐晴离得最近,能感觉到安若木似乎有些不对劲。

    她也去看荼戎,又看了看黧玮。

    “你跑不掉的。”安若木轻声说,“就算黧玮被制住了,还有荼戎;哪怕你能打得过荼戎,还有正在赶来的秦杉的手下。林子里有野兽,过去是暮遥,你一个人,能跑多远?”

    他说的这些,统统都已经被想到过,沐晴甚至还暗暗催动月之精华,想尝试唤出另一个巨大的光球,可月之精华像是用尽了力气般,懒懒地泛着微波,在掌心中转一圈,又回去了。

    “我不跑,你会保护我的。”沐晴审时度势之后,认为还是暂时跟着安若木比较安全。

    “荼戎大人,让你的人退下,戍边军快到了。”黧玮语速很快,“你大可以把我留在这里,任我自生自灭,但是,不能让他们落到秦杉手里,也不能让他们跑了。”

    荼戎不吱声,只使个眼色,分了几个人过去,挡住安若木和沐晴的退路,一边不断地朝某处看一眼,再看一眼。

    “荼戎大人在等谁?”黧玮幽幽地问。

    “魏祺。”荼戎不紧不慢地答道。

    黧玮是不相信的,可知道再问也不会得到真正的答案,便索性住了口。

    随着时间一分钟又一分钟地过去,荼戎的焦灼越来越明显,应该是在等的那人早就该出现,也因为听到头顶传来悠长的鸟鸣。

    “戍边军的戟雀已经到了,他们也离得不远了。”黧玮看起来相当淡定,“魏祺不会回来,你等的,不管是谁,应该也不会出现。带上他们,快走。”

    荼戎仿佛没听见,还在翘首以待。

    听声音,戟雀在枝叶间转了几圈,飞落下来,正在一点一点地靠近。

    有个弓箭手缓缓地抬手,羽箭朝向鸟鸣传来的方向。

    所有人都不出声了,单等那戟雀露头。

    就在这时,空中响起另一种高亢清亮的鸟鸣,树枝也在轻轻地晃动。

    随着一声尖啸,戟雀扑棱棱地飞走了。

    荼戎松了口气,黧玮、安若木和沐晴却无法轻松——引走戟雀的,分明是凌鹄。

    黧玮觉得事情不妙,想自己再不能坐以待毙,便趁着众人的注意力还都集中在上方,突地暴起,几步之间,已到了弓箭手当中,接连拧断了好几个脖子。

    荼戎吓了一跳,又不能不顾安若木和沐晴,情急之下,也不管准不准,抬手就把半截铁链掷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支标枪不知从哪里射出,在击落铁链之后,速度丝毫不减,须臾间,刺入黧玮的右肩,拖着他直退到背靠树干才停下,将他牢牢钉住。

    还未等安若木细想谁会有这么大的力道,得得的马蹄声传来。

    先前跑进山林的那匹马慢悠悠地回来了,魏祺趴在马背上,一动不动,生死未知。

    安若木匆匆扫了一眼,不敢过去查看,紧紧盯着在马之后出现的人。

    那是个女孩,有一头直达腰际的乌黑长发,模样清秀,穿着宽大的衣衫,更显身材瘦弱,看样子,不过及笄之年。

    “你?!”安若木惊讶极了。

    “你们认识?”沐晴记得,这个女孩叫舜,曾在旅店里和曲家老宅带人围堵过她和蝉息。

    “不认识,只见过一次。”安若木横刀当胸,“你认识吗?是什么人?”

    “我也只见过一次。”沐晴不愿细说。

    “安护法,上次见面太过匆忙,也有点小误会,都没能跟你好好聊聊,很遗憾呢。”舜开口了,“这次,我是专程来接你,请你去我家做客的。”

    “你家在哪里?”安若木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是个好地方。”舜抿嘴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去不了。”安若木直接拒绝,“我得回擎正堂。”

    舜歪着上半身,往安若木背后张望:“沐晴姑娘,你也一起去,我敢担保,你会喜欢那里的。”

    安若木回忆着与舜初见时的种种:“你家是不是在愈新洲?是南国吗?”

    舜不说话了。

    “白琊说他见过你。”安若木想起来更多,“你是赤瞳王手下。”

    “对。”这次,舜大方承认。

    “你跑去莲衣王的都城,还在那里闹事,南王知道吗?”安若木想尽量拖延,好让自己的右手有恢复的时间。

    而刚刚才把黧玮绑起来的荼戎则急得不行,对舜说道:“大人,旧事可以以后再叙,再过一会儿,不说煦扬,就是暮遥的戍边军都该到了。”

    “没那么快。”舜是颇不以为然的,“我的凌鹄会带着煦扬的兜上一大圈,专往暮遥那边去。”

    既然如此,荼戎便不好再坚持。

    舜看看他,意有所指:“安护法是擎正堂的人,一心一意只属擎正堂,要是个墙头草,我还不屑与他多话。”

    荼戎能听懂,讪讪地退到了一边。

    “走吧,安护法。”舜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都说了戍边军会兜上一大圈,那还急什么。”安若木摆摆手,“要我心甘情愿地跟你走,起码也得告诉我你是谁吧。”

    “我真是南王手下,他叫我大人,你也听到了。”舜一指荼戎,答得泛泛。

    “那天,你为什么不揭穿白琊的身份?”安若木找了个话头,“你本来就是想趁乱分开我们,带走木偶,如果说那是北王,混乱不是更大,对你不是更有利吗?况且,南国与北国又不是友邦,北王也没完全认出你,引西王的人来对付他,难道不好吗?”

    舜又不作答了。

    安若木观察着她的表情:“除非,你那次是背着南王去的。”

    舜略有迟疑之后,笑了起来,算是默认了。

    “你不是替南王来请我们。”安若木也笑,“这么说起来,你也没比墙头草好到哪里。”

    舜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像听了俏皮话似的,咯咯直笑:“我当时要是一声张,巡逻的士兵马上就能把那里围起来,我要走,得打出去,费劲就不说了,闹出来的动静可是太大,不敢。还就是得趁着北王没完全认出我来的时候赶紧溜,否则嚷嚷开了,他肯定记恨我。”

    安若木状似理解地“嗯”一声:“被北王记恨上,确实很麻烦。”

    舜点点头:“再说,还会让我家陛下知道,不好,很不好。”

    话到这里,安若木感觉自己手臂的酸痛和麻木好了不少,便偷偷地使力,一边观察着在场的人的方位。

    舜眨眨眼,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安护法,我们聊了这么久的天,你恢复了吗?”

    “恢复什么?我一直挺好。”安若木看起来相当自然,实则暗自心惊不已。

    舜抬起一只手,撒了把白色的粉末。

    安若木意识到自己正在下风口,忙掩住口鼻,拉着沐晴朝旁边退去。

    “别怕。”舜拍着手上残余的粉末,“只是些糖粉。”

    安若木确实闻到了一股甜腻的气味,不禁有些奇怪。

    “安护法,既然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帮我把魏祺、黧玮,还有他带来的这些人全杀了吧。”舜的语气轻松随意。

    “不……”安若木想也不想地就要拒绝,可不知怎么的,话才出口,他居然停下了,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甜腻的气息顿时充满他的鼻腔,连嘴里都有了丝丝甜味。

    这本是能令人愉悦的,可在安若木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火焰一下窜起老高,燎得他心浮气躁。

    “安护法,戍边军的戟雀被我的凌鹄引开,我本应直接带你走,可我却在这里陪你絮絮叨叨半天,你想过为什么没有?”舜舔了舔食指上已融了的糖粉。

    安若木根本说不出话。他心中的火焰越烧越旺,从胸口到喉咙口,都是热辣辣的疼。

    “桀兵蚁。”舜看向沐晴,“安护法可能只是略有耳闻,沐晴姑娘应该是清楚的。”

    是的,沐晴不仅知道,还非常了解。

    桀蚁是玄蚁的近亲,更小些,无毒但极为凶猛,上颚生有一对与其头差不多大小的巨齿,连金属都能啃下来,如果被巫蛊师炼成蛊虫,只要一把白糖就能驱动。

    而安若木,一听是桀兵蚁就慌了,忙不迭低头检查身上哪里有伤口。

    “手背。”沐晴已经发现了。

    安若木定睛细看,果然见握刀的手背上有个小小的血洞。他这才忆起,先前确实感觉到过疼痛,只以为是用力过猛造成的,再加上面对着敌人,不敢大意,便也没有放在心上,却万万没有料到,居然是桀蚁在啃咬他的皮肉,钻入了体内。

    桀蚁咬人很疼,一般情况下,第一口就会被发现,这便是尽管驱动方便又威力不小,巫蛊师也不太愿意用桀蚁来下蛊的原因,可现如今,安若木并非处在一般情况之下,竟是如此简单就被下了蛊。

    安若木再也无法故作从容了,他下意识地转头,想问沐晴解蛊的方法,正好看到沐晴满脸戒备地退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