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我想要不被打扰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殿下真是有心,连夏远山的住处都找出来了。”沐晴想着想着,愈加烦躁。

    “不单单我,差不多全天下都在找和夏远山有关的点滴,连只是路过的地方都不放过。”楚岚没好气地说,“已经有无数人闯进暮遥,闯进冷棘林,林中几乎天天会发生争斗。你以为我愿意去那个破地方瞎转悠吗?还不是因为来的人实在太多。”

    沐晴轻轻点头:“也对,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让别人来转悠着找到了,你们就太没面子了。”

    提到这事,楚岚的气不打一处来,不想多说。

    沐晴却带着些幸灾乐祸又道:“得赶在所有人前面找到不知藏在哪里的地方,还得和这些人捉迷藏,确实挺糟心的。只是这事,峥王陛下为什么不让广岩殿下做,而要让他的宝贝女儿来受罪?”

    听到最后一句话,楚岚的脸先是白,继而转为铁青。

    钟恩铭看到这样的变化,不明所以的同时,还被吓了一跳,一叠声地问“怎么了”。

    楚岚当然不会回答,眼神里带着难以形容的怪异,掉开脸看向窗外。

    钟恩铭不再问,不过开始担忧。

    沐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想法又在一个一个地冒出来。

    和白锦一样,楚岚也是由作为国王的父亲单独抚养长大,她应该也是很想得到父亲的认可,不同的是,白锦是个战士,在决裂之前,对父亲言听计从,而楚岚似乎自始至终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沐晴在赌,赌楚岚就是有称王称霸的野心,赌楚岚与父兄之间有嫌隙,赌楚岚能听进钟恩铭的话。她要想办法弄清楚岚的真实想法,这样,才能找到弱点,让楚岚相信自己,并为自己所用。

    “岚岚,等一会你就别进去了。”钟恩铭没话找话地试探着。

    “为什么?”听得出来,楚岚在尽力保持平静。

    “怕瞿悠清……”钟恩铭扫了一眼沐晴。

    “怕悠清大人跟着你们吗?”沐晴接下话头。

    楚岚深深地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回过头来:“我不进去,你能看明白傀儡师的道道吗?那是夏远山的家,你不怕中了这个木偶的圈套吗?我不进去,我应该留在哪里?”

    钟恩铭语塞。

    楚岚料到他答不上来,又道:“留在阵里,你被杀了,我也如釜底游鱼,必死无疑;留在阵外,有人来了,岂不是正好给他们指明了方向?若来的是有实力的或大队人马,光凭守着的三五个人和我,不是对手。话说回来,如果被瞿悠清跟踪了,跟着的人肯定不多,在失原阵里要甩掉他们,不难。”

    说着,看向沐晴:“对不对?”

    沐晴不做任何表示,只是反问:“你们有什么计划?”

    楚岚和钟恩铭交换下眼神,都没有出声。

    “要让我带你们入阵,就应该让我知道得多一些。”沐晴耸耸肩,“殿下,你也说了,那是夏远山的家,我要摆脱你们很容易。不要以为安若木身上的蛊还没有解,他还在你们手里,我就会有所留恋,他的死活,我并没有那么在乎。”

    “他是和你一起来的,你跑了,他死了,我说是你杀的,往后,你从木偶里出来了,也别想有好日子过。”楚岚咬着牙道。

    “殿下啊,那是夏远山的家。”沐晴再次强调,“我有夏远山的记忆,我比你们任何人都了解这个木偶,到了那里,我取了有用的东西,无论跑到什么地方,都能找到愿意保护我,愿意和我合作的,我不怕擎正堂。”

    这话有理,楚岚无言以对。

    沐晴看看车窗外越来越多的树木:“悠清大人所图,我一个不知情的外人都能察觉——她不可能不知道失原阵的所在,而且必定已有所准备。我可以带着你们,在阵里甩掉她,但前提是我们得互相信任。殿下,夏远山本是暮遥的人,我想,他是愿意为峥王陛下效力的,所以,即使解蛊的事一再地被拖延,我不也还是帮忙了,跟着来了吗?”

    楚岚想了想,“嗯”一声:“傀儡师都是生意人,并不乐于助人而不求回报。入阵,在阵里甩掉瞿悠清是我们想要的,你想要什么作为回报?”

    “殿下果然是适合成王的人。”沐晴笑了:“实话实说,我想要不被打扰。”

    “哦?”楚岚一挑眉。

    “等到了夏远山的房子里,殿下想怎么样都可以,只是,请不要逼问,也不要管我在做什么或拿了什么东西,更不要来抢。”沐晴直截了当地说。

    “不行。”楚岚不愿意,一口拒绝。

    沐晴不言语了,一脸的无所谓。

    楚岚定定神,意识到吃亏的是自己,只得耐下性子:“你在那里做的事或是拿的东西,要是威胁到我们的生命,也不能管,不能去抢吗?”

    “谁都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保证。”沐晴信誓旦旦。

    楚岚盯着她,显然是不信。

    沐晴感觉到马车行进的速度慢了下来,知道冷棘林就快到了:“目前,解开木偶的万无一失的办法是没有的,我会在那里尽量寻找线索,拿最有可能有用的东西。殿下,你到那里去,不也是为了让我这么做吗?”

    楚岚扯扯嘴角,默认了。

    “巫蛊师与傀儡师,在某些法术上是有些联系,但更多的,还是自成体系。”沐晴微微弯腰低头,算是鞠躬行礼,“殿下,说句不好听的,你别动气,凭你对傀儡师的一知半解,要我给你解释清楚我的所作所为,怕是得费不少工夫,我们没有……”

    “我们没有那么多工夫,对。”楚岚打断了沐晴。

    钟恩铭在旁边,始终忧心忡忡:“岚岚,你准备答应她?”

    楚岚不置可否:“不答应,我们过不了失原阵,到不了夏远山家;答应,我们能进去,但能找到什么,能不能找到,都未可知,很有可能一无所获。而她,不会告诉我们任何事。”

    这时,马车的速度更慢。

    沐晴将头探出窗口,向后张望了下:“瞿悠清的车好像已经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