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入阵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楚岚不答,咬着牙,不断地转头,四下里张望。

    蓦地,她感觉到脑后掠过一丝凉意。

    与此同时,士兵的武器双双出击。

    楚岚随之回过身,正好看到沐晴侧身,两柄长枪贴着她的前胸和后背而过。

    “你想干什么?”楚岚一个箭步过去,抓住沐晴的衣领。

    “我在帮殿下开门啊。”沐晴笑嘻嘻的。

    “让我能看到你。”楚岚一字一顿地说道。

    “可我确实一直都在殿下面前。”沐晴满脸无辜。

    话音才落,脚下传来一阵轻微的波动。

    “殿下,门开了。”沐晴轻轻地说。

    楚岚不想纠结在刚才的事上浪费时间,撒手放下沐晴,顺势推了她一把:“带路。别耍花样。”

    沐晴朝楚岚身后的林子里扫一眼:“不等等悠清大人吗?”

    “她又不是不会开阵。”楚岚撇撇嘴角,“快走。”

    “殿下,这阵你也打开过,没敢进去吧?”沐晴站在原地不动。

    楚岚不吱声,算是默认了。

    “幸好殿下谨慎。”沐晴笑了笑,“阵有两层,谁都能打开的那一层,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另一层只有你能打开?”楚岚有些不相信。

    “不。”沐晴摇头,“另一层,要看殿下和驸马爷有没有胆子去。”

    “别神神叨叨的,快带路。”楚岚不耐烦了,又推一把沐晴。

    “殿下不是想让悠清大人活着吗?再等等吧,让她靠近些,我们得带着她到第二层的门口。”沐晴是在等瞿悠清。

    “到了那里,她会不会跟我们进去?”楚岚放心不下。

    “殿下相信我吗?”沐晴不答反问。

    楚岚没吱声,答是答否都不对。

    “殿下最好相信我,不然,恐怕连夏远山的房子都看不到。”沐晴对这样的反应并不意外。

    楚岚仍然不置可否,只问:“瞿悠清离得够近了吗?可以走了吗?”

    沐晴不再多话,掉转身,看似无意地在巨石上一抹。

    巨石边的空气里现出个洞来,洞里是一模一样的冷棘树,只是种得稍微稀疏些。

    沐晴闪到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岚抬抬下巴,示意沐晴先走。

    沐晴再次朝远处张望下,踏入洞口之中。

    “瞿悠清能找到这里吗?”跟着楚岚,最后进来的钟恩铭问道。

    “驸马爷放心,能。”沐晴缓步朝前行进,“洞口会开启一段时间,照刚才的距离来看,足够让她发现。”

    “夏远山靠这阵,收了不少魂魄吧?”楚岚每一步都很小心。

    “夏远山要收魂魄,不用靠这阵。”这话让沐晴有些不悦,“他在这里,纯粹是不想被所谓的正义人士打扰。”

    楚岚闻言“哼”一声:“也对,夏远山是出了名的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确是不能被打扰。”

    “那些人有足够的钱,想要一个满意的结果,过程,他们不在乎。”沐晴忍不住要辩解,“金钱可是好东西,不仅能在盛世给人舒适的生活,还能在乱世买到足够的、最好的佣兵。夏远山能给出这样的结果,能赚到钱,为什么要拒绝?况且,他从来都是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妥,怎么会被通缉?怎么会被流放?”夏远山的种种“事迹”,楚岚基本上都听说过。

    沐晴更不开心了,再不发一言。

    “这里种了不少花。”钟恩铭明显是想转移话题。

    沐晴依然沉默,楚岚倒是心头微微一震——她猛然意识到,自己是有多蠢。

    这里已是失原阵中,完完全全是夏远山的地盘,沐晴此刻和夏远山相差无几,要惹恼了她,那是绝没有好处的。

    楚岚不由地有些后悔了。平时,她总要在脑子里过上好几遍,才会把话说出来,可如今,一是管出没于冷棘林中的人管得烦了,二是见到了本不可能出现于此的不速之客,同时,在那边境小镇中枯守了几日,好不容易把沐晴抓在手里,进到了这里,后边却还有个紧缠着不放的人需要甩掉。这一连串事情下来,她心中的焦躁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又原本就对夏远山没什么好感,于是,才会有冲口而出的嘲讽。

    “不是花,是草药。”楚岚清清嗓子,接下了钟恩铭的话头。

    “殿下,我先前保证过,这里不会有人有生命危险。”沐晴好像是知道楚岚的心思的,“你放我出来,还答应到了房子里不会来打扰我,如果真做到了,我也不会食言而加害于你。”

    楚岚“嗯”了一声,心里还是不大踏实。

    沐晴又道:“这个瞿悠清大人,我不清楚,但瞿麓大人我是知道的,他一直是个忠臣,哪怕峥王退位,也将全心全意辅佐广岩殿下,所以一旦得知自己的女儿觊觎暮遥的王位,大义灭亲都不奇怪。殿下,我不傻,不会和国王、大臣作对,去一个还成不了气候的人的阵营里,况且,我还想让你帮我找几个靠谱的傀儡师呢。”

    楚岚点点头,总算略微松了口气。

    “岚岚,其实吧,贬了悠清大人的职,也不是什么难事。”钟恩铭的声音很轻,带着试探。

    楚岚瞪他一眼,又瞟一眼沐晴。

    沐晴假装完全没听见钟恩铭所说,一门心思地低头查看树根周围五颜六色的小花,边不时地摘上几朵,边喃喃自语:“全是杂草,废了,差不多都废了。”

    钟恩铭见状,凑到离楚岚极近处,嗓门压得更低:“广岩殿下心太仁,怕累及百姓,明知煦扬晔王无能,还要去说合作,结果才开口就被赶回来,连带着父王也颜面尽失,换了是你,根本不会想什么合作,直接杀过去就是了,毕竟,要得天下,没有不死人的。”

    楚岚就是不出声,意味深长地看着钟恩铭。

    钟恩铭也看她,眼神里透着些凶狠。

    “别忘了,父王还在。”楚岚幽幽地提醒。

    钟恩铭缩缩脖子,讪讪地笑起来。

    “殿下,驸马爷,我们到了。”沐晴停下了脚步。

    楚岚转眼,见前面的林子里,浮着白色的浓雾,将黑色的树干竟是遮得一点都看不见。

    “缟瘴?”她认得这雾气。

    沐晴捻着手中紫红的花朵:“还有金铃凤仙。”

    “要金铃凤仙做什么?”钟恩铭蓦地回神,才注意到沐晴摘下的花。

    沐晴拔下一瓣花瓣,递到钟恩铭眼前:“驸马爷,尝尝。”

    “开什么玩笑!”钟恩铭打开沐晴的手,“这是剧毒的金铃凤仙,别说尝尝,就是嘴唇上沾到一点汁液都是必死无疑。你到底想干什么?”

    “缟瘴,金铃凤仙。”楚岚却相当平静,“现在,是到了要看我们有没有胆子的时候了吧?”

    沐晴转而将花瓣送给楚岚:“殿下,花汁剧毒,瘴气也是剧毒,我说花汁的毒能克制瘴气的毒,你信不信?”

    楚岚犹豫了。

    “以毒攻毒是有,但这两样东西能相克,我从未听说过。”钟恩铭十分直截了当。

    “驸马爷,恕我无礼,这是巫蛊师才知道的方子,你不可能听说过。”沐晴的手稳稳地举着。

    楚岚垂眼向那艳丽的、折射着些微金光的花瓣。

    巫蛊师擅制蛊和控蛊,也擅制毒和用毒,若论对毒物的了解,谁都难望其项背,而关于金铃凤仙与缟瘴的相克,则是一代代口口相传而来,极少有曾经尝试过的,也不能见于文献,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如果必要穿过这片瘴气才能抵达夏远山的住处,是只有尝试金铃凤仙花汁这一条路,沐晴之前所说,倒也不算故弄玄虚,确实,需要有足够大的胆量。

    “岚岚……”钟恩铭唤了一声,听口气,根本不信。

    楚岚皱着眉,若有所思。

    “悠清大人就在后面,越来越近,不多时,她就能看清我拿的是什么。”沐晴晃了晃另一只手里的花,“她是个聪明人,胆子也不小,虽然和驸马爷一样,没听说过巫蛊师间流传的方子,可揣摩揣摩,说不定就想通了。”

    楚岚朝她翻个白眼,眉头皱得更紧,显然是一时难以决断。

    “岚岚,不行,我们还是出去。”钟恩铭不敢冒险,“这夏远山的家,我们进不去,瞿悠清一样进不去,再说,里面也未必真能有什么线索。你看看这两样,全都是剧毒,就算能以毒攻毒,肯定也会对身体有损伤,划不来。”

    “哦,对了,被驸马爷提醒了,是有副作用。”沐晴仿佛才想起来,“殿下,你是巫蛊师,应该比我清楚。”

    “据说,会恶心上好几天,只能喝清水,什么东西都不能吃。”楚岚是对着钟恩铭说的。

    “肯定会有损修为。”钟恩铭不信会这么简单。

    “会。”楚岚还没有拿定主意,“不过最多,也就五年左右的修为,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可是……”钟恩铭坚持要劝着离开,却被清清楚楚传来的瞿悠清的气息截住了话头。

    沐晴从头上拔下始终不离身的发簪,取下一颗珍珠:“殿下,里面是锡草露,等吃下了花瓣,你要是觉得不对,还有后悔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