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为偶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沐晴始终是昏昏噩噩,半梦半醒,直到那天天,她遇到一个叫甜甜的小女孩。

    当晚,沐晴做了个梦,翌日清醒后,对梦里的事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只有满心的无助、怀疑、害怕、惊讶、难过,还有一丝丝雀跃,五味杂陈。

    之后,无意中,她被放在一块光滑如镜的水晶前,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一个做工精美的木偶,一尺来高,落梅妆,随云髻,红衫,红裙。

    她惊呆了,唯一的想法就是,这是做梦,肯定是梦还没有醒。

    “爹爹,小红真漂亮啊。”甜甜显然非常喜欢这个新玩具。

    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沐晴在心里絮絮叨叨。

    “你不是在做梦。”甜甜的父亲自称夏远山。

    “爹爹你说啥?”甜甜歪着头,一脸茫然。

    同时,沐晴吓了一大跳,并不确定夏远山是不是在对自己说话。

    “对,你不是在做梦。”夏远山直直地盯着沐晴的脸,“你是谁?”

    沐晴转了个念头。

    夏远山低头对甜甜道:“她说她叫沐晴。”

    “真的?可是我觉得还是小红好听。”甜甜撅起嘴,对这个名字并不满意。

    “随你,都好。”夏远山无所谓。

    “我能和小红一起去院子里玩吗?”甜甜又高兴起来。

    “把小红留在家里吧。”夏远山理顺她额前的头发,“院子里有水,小红的漂亮衣服会弄脏的。”

    甜甜看一眼沐晴,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乖乖听话,一个人出去了。

    夏远山开始做家务,过一会儿,有意无意地压低了声音道:“我有办法可以让你行动自如,你要不要试试?”

    要,沐晴当然要。

    夏远山张嘴正要说话,外面忽然传来尖叫声。

    他一惊,眨眼工夫,人已到院子里。

    “夏师傅,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红色的人偶?”院子里来了十几个人,领头的正将甜甜箍在臂弯里,另一手持刀,抵着她的喉咙。

    “没看到。”夏远山想也不想地说。

    “当真?”领头的不信,“顺着山溪往下,就只有你这一处宅子。”

    “到下游去了吧。”夏远山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找过了,没有。”领头的后面的人说道。

    “不清楚,大概被什么野兽叼走了。”夏远山就是不承认见过人偶。

    “既然如此,夏师傅应该不会介意我们进屋转一转吧?”领头的也就是不肯相信,手中刀刃已然切进甜甜的皮肤。

    夏远山朝那些人看了看,点点头,转身就想在前面带路。

    “夏师傅,请留在这里,令嫒有些害怕,你陪陪她吧。”领头的似乎是忌惮着夏远山的,“还有,烦请你伸出手。”

    夏远山没说什么,很配合地双手摊开,亮出掌心。

    一人走上前,以武器在他所有指尖前虚空划过,随后,朝领头的点了点头。

    领头的朝身后使个眼色,所有人便呼啦啦地进屋去了。

    沐晴在房间里,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不免又疑惑又着急,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专程来找她,也不知道如果自己被他们带走,会是怎样的结局。

    正想着,就听到一个尖细的嗓音兴奋地叫道:“在这里!”

    紧接着,一只如鸡爪般枯瘦的手伸了过来。

    不过,手的主人并没有得逞,而是在惨叫之后,倒地不起。

    谁都没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沐晴注意到,她的衣服上和脚前,开始出现一只只蚂蚁。这些蚂蚁比普通的小,黑芝麻似的,越聚越多,源源不断。

    “玄蚁,好多玄蚁。”有个眼尖的人发现了端倪,边嚷嚷边往外跑。

    受了他的影响,其余的人也开始撤退,只留下那躺在地上的,兀自抽搐不停,面色渐渐青紫发黑。

    “夏师傅,你明明捡了那人偶,却说没有,说没有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放玄蚁咬伤我的同伴?”领头的见众人乱成一团,很是不悦。

    “普通人家里,都会养一两条狗,我这里深山老林的,养些玄蚁看家护院,怎么了?”夏远山淡淡地说,“再说,是你要我留在这里的,玄蚁又不比狗,吆喝一声就行,我不进去,怎么挡得了它们?”

    这话让领头的一时语塞,想想,又很是不甘:“你大可以提醒一下。”

    “提醒你们不要碰我家里的任何东西,你们肯吗?”夏远山问道。

    “大哥,别和他废话,人偶就在里面,让他自己去拿出来,否则,杀了这个小姑娘。”有人大声喊道。

    “你听到了?去吧。”领头的朝屋里一歪头,手里始终紧紧箍着甜甜。

    夏远山看一眼已吓得瑟瑟发抖,泪流满面的甜甜,缓步来到屋里,拿了沐晴出去,举在自己面前:“谁来拿?”

    问题一出,众人面面相觑——人偶,大家都想要,可是,第一个去拿的人的呻吟声犹然在耳,谁都不敢造次,贸贸然去接。

    “小三,你去。”犹豫片刻,领头的略转头朝身后说道。

    那被点名的小三立刻一脸为难,慢慢步出人群,一点一点地往夏远山挪去,嘴里还念叨着:“夏师傅,我是奉命行事,您可高抬贵手,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要是死了,他们就全都无依无靠了。”

    夏远山面无表情,也始终没有动。

    而在场的众人,看着小三小心翼翼地缩短与夏远山的距离,并最终拿到沐晴,心头都是一松,就连领头的,也露出了些许笑意。

    “夏师傅,真是太感谢了。”他仍旧箍着甜甜不放,“令嫒暂且先陪我们走一段,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自会让她回来。”

    夏远山还是不说话,只抬起双手,猛地,十指连动,仿佛正在弹奏一首激昂的乐曲。

    领头的一愣,马上变了脸色。

    与此同时,甜甜像是变了个人,突然狠狠一肘击在领头的小腹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人群里立刻炸开了锅,有去扶的,有去反击的,还有护住小三和人偶的。

    此时的甜甜,目光呆滞,全身关节以怪异的角度活动着,动作相当灵活,力道奇大,下手毫不留情,直打得上前的人一个个哀嚎不已,不多时就死伤一大片,剩下的也都各自戒备,再没谁敢轻举妄动。

    “请把人偶还给我。”夏远山终于开口,甜甜动作稍缓。

    “这是你的吗?”领头的已定下神来。

    夏远山并不回答,十指不停。

    那边的甜甜立时恢复之前的勇猛矫健,还未等众人弄清是怎么回事,便出现在小三面前,三两下打翻护卫,劈手夺过沐晴。

    这下,领头的不干了,马上推开左右,亲自提刀上阵。

    他的实力其实并不弱,只是刚才事发突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如今看到手的东西又被抢走,不免心中着急,手下也用足力气,一柄大刀舞得虎虎生风。

    可甜甜速度极快,东西到手后便不再多做缠斗,只左躲右闪地往夏远山跑去。

    “拦住她,快!”领头的大叫起来。

    旁边有个胆大的赶紧冲上去,手中一柄长剑,剑尖直指甜甜胸口。

    甜甜跑得急,没想到面前会忽然冲出个人来,一时刹不住,竟直直地朝剑尖撞了上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夏远山双手突地向上一伸,甜甜顿时腾空而起,断线风筝似的,晃晃悠悠地就要落到夏远山面前的地上。

    领头的急了,脚下一点,也是升上半空,再不投鼠忌器,“唰”地一刀,居然将甜甜拦腰一斩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