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傀儡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真的?你都不认识我,你相信?”沐晴惊讶得以为自己听错了。

    夏远山点点头,不像说谎:“人偶是我做的,你在里面,我能知道你的想法和感受。”

    “那我该怎么办?”在极度的无措和茫然中,沐晴简直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你做我的傀儡,我帮你修炼,有朝一日,你会不再需要我,也不再需要这个人偶,到那时,你什么都不怕,你可以自己去擎正堂,把该还的还给他们,该说的都说清楚,他们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夏远山的提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沐晴依然心乱如麻,头疼得仿佛脑袋里有个钻头在打洞。

    夏远山轻轻地咳嗽两声,没有再出声。

    这时,洞顶上有泥土扑簌簌地往下掉。

    夏远山一惊,抬手灭了灯笼。

    “夏师傅,快两个小时了,你还好吗?”头上有人声传来,很轻,却清晰异常。

    沐晴吓一跳,紧张得要命,在所有的不适慢慢加剧的同时,还总觉得,有什么事,好像是她应该想到,但是又没有想到的。

    夏远山捂住沐晴的嘴,在黑暗里,紧贴着洞壁,一点一点地朝某个方向挪动。

    几秒后,“轰隆”一声,洞顶塌了,有个人随着尘土和带着腐叶气味的空气一起落了下来。

    “夏师傅,走吧,船已经等了很久了。”是白锦。

    夏远山不响,挪动得更慢,更小心。

    “我小时候常听父王说,劭德洲的暮遥国里有巫蛊师和傀儡师,控虫控兽的本领很了得,碰到了最好别去招惹。”白锦悠悠地说着,闲话家常似的,“我总以为,那不过是大人吓唬小孩子的,想不到今天见了夏师傅,才知道父王说的没错。”

    夏远山仍是一点声息都没有,也不知要去哪里,已离白锦有些距离。

    又过几秒,就在沐晴以为已经摆脱白锦的时候,四周突地一片雪亮。

    白锦右手轻抬,原本拿着的灯笼便轻飘飘地浮到空中。

    “夏师傅,你要去的方向已经被我堵死了。”她说,“这里地方小,可别再召焱蜂,蜂火蔓延得太快,碰到什么都能点着,烧死了我,你们也跑不了。”

    原来院子里的火是夏远山放的。沐晴一时有些怔忪。

    “我刚才要是不召焱蜂,不跑,到了你们手里,会有好果子吃吗?”夏远山站定下来。

    “你强占不属于你的东西,不管到哪里,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白锦一指沐晴。

    “我不是想要强占,我是……”夏远山忙着解释。

    白锦打断他:“人人都想要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要?”

    此言一出,沐晴茅塞顿开。

    夏远山刚才说,这个人偶是“不得了的宝贝”,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要?他要沐晴做他的傀儡,要帮忙修炼,是不是也是为了得到这个人偶?如果的确出于这样的目的,对作为傀儡的沐晴来说,会不会有坏处?甚至,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些,都是应该想到的。

    “我不要。”夏远山答得斩钉截铁,“一来,我被废了几百年的修为,解不开里面的封印;二来,这是妖族的东西,谁知道当初放进去的时候还做了什么手脚。”

    白锦不语,将信将疑。

    夏远山接着道:“再者说,关于这东西,从来只是个传说,我相信就连北王陛下也没有真正见识过。我是个被流放的罪犯,不是那些有能耐的厉害角色,只想太太平平地活下去,可不想为什么子虚乌有的东西冒丢了性命的风险。”

    白锦扯扯嘴角,算是笑了笑:“既然不想强占,那跟我回去一趟又何妨?顺便还能看看北国风光,散散心。”

    夏远山回之以苦笑:“不,好意心领了,去北国还是免了——你们会想尽各种办法,要我把人偶完完整整地还出来,可是我真办不到。”

    “这样啊……”白锦双手环胸,“好,那我就等着,看再过一会儿,你们到底会怎么样。”

    夏远山微皱起眉,神色复杂,看看白锦,看看沐晴。

    白锦则始终要笑不笑地紧盯着夏远山。

    两人沉默片刻,夏远山开口了:“殿下,人偶里还有个人。”

    白锦“嗯”一声,表示自己对此清楚得很。

    “我没本事把人偶交出来,还能保她不死。”夏远山像是在强调。

    白锦扫一眼沐晴,又“嗯”一声。

    “请问,贵国之内有没有能人,可以救她?”夏远山观察着白锦的表情。

    “救她?”白锦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为什么要救她?她是谁?”

    “谁也不是,我想,只是个煦扬的普通人。”夏远山也看了看沐晴。

    白锦不说话了。

    他俩的一番对话,沐晴听得明明白白。原本,她心中是已经释然,再无疑问的,可如今,见白锦那显而易见的不屑,不由忧心再起,想夏远山果然没有说错,要是跟着这个姓白的女人走了,自己绝对凶多吉少,难保还能不能活到日出时分。

    又是一阵沉默,白锦的表情一直没有变。

    夏远山的手指轻拂过沐晴的脸,开始喃喃自语。

    “沐晴以魂盟,认夏远山为主,受其魂魄,始为傀儡。”是之前他说过的话。

    “什么?”白锦相当敏锐,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沐晴没有跟着重复,心中百感交集。

    这时,白锦已经出现在夏远山面前,化掌为刀,直向他的一侧脖颈砍去。

    夏远山不躲,反将沐晴举起。

    白锦见状,急忙收手。

    芝麻似的小蚂蚁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一层,令沐晴的衣裙改了颜色,由红变黑。

    白锦的脸色愈发难看。

    “沐晴以魂盟,认夏远山为主,受其魂魄,始为傀儡。”夏远山维持着姿势不动,低声又再说起第二遍来。

    沐晴还是不响。

    白锦看出了端倪,有心要上前,但怕自己失手打坏了人偶,也忌惮剧毒的玄蚁。

    夏远山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语速越来越快,双手微微颤抖。

    沐晴的疼痛蔓延到全身,炙烤般的灼热又出现了,只是这次,她非常清醒。

    之前所有的经历,一幕幕在眼前闪过。这是哪里?怎么会到的这里?这些人是谁?她不知道,也无意再去纠结。无法行动的身体困住了她,与坐牢并无二致,如果人人都为了一个木偶,不管她的死活,那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要修炼,一定要再度成人。

    “沐晴以魂盟誓……”她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有气无力,却是一字不错。

    白锦既惊又慌,再管不了那么多,直往夏远山冲去。

    夏远山露出一丝笑意,手在沐晴身上一抹。

    “认夏远山为主……”沐晴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夏远山手上满是玄蚁,而这些玄蚁,居然是会飞的,它们扑扇着透明的翅膀,在半空中聚成一团,迎着白锦而去。

    “受其……魂魄……”一旦下定决心,沐晴了了一桩心事,疲惫感潮水般涌来。

    “始为傀儡。”夏远山有些急了,同样哑着嗓子,想让沐晴尽快说完。

    疼痛已经到了极限,像把利刃在身体里游走,一点一点地分开皮肤与肌肉。夏远山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回响,忽近忽远。沐晴口干舌燥,嗓子里毛毛拉拉的又刺又痒,这最后一句,就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夏远山指挥着玄蚁前后左右地抵挡、进攻,额上满是汗水,不知是感受到了沐晴的疼痛,亦或是焦急。

    “始……为……傀……儡!”在一番挣扎之后,终于,沐晴艰难地说完了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