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留仙楼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留仙楼共有三层,占地颇大,满是歌舞声、调笑声、醉汉的叫骂声、鸨母龟公的吆喝声,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

    安若木坐在一个安静的小包厢里,手里拿着酒杯,看着杯子里琥珀色的液体,若有所思。

    “安少爷,想谁呢?”小溪坐在旁边看着他,一手支颐。

    安若木痞痞一笑:“你就在这儿呢,我还能想谁?”

    小溪也笑,在他肩头轻轻点一下:“我知道你在想谁——我帮你打听过了。”

    “怎么说?”安若木紧张起来。

    “白胖子是去了愈新洲,被黑胡子带去的。”小溪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点酒,“据说,这次伤亡惨重,有人是被打死的,有人是被烧死的。”

    “去找人还是去找东西?”安若木更紧张了。

    “去找人要东西。”小溪呷口酒,“人和东西都找到了,又弄丢了。”

    “还有别人去吗?”安若木放下酒杯。

    小溪朝门外张望下,凑到安若木耳边:“听说,碰到北公主了。”

    安若木微微点头,知道这已是能问到的全部,便又沉默下来。

    按照擎正堂的惯例,卓越和荣泉是应该在每天的一早一晚,传两次消息回来的,但现在,距离他们上一次联系已经过去快两天了。这期间,明里暗里,安若木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今天才好不容易探知一些消息。

    那日,有人冒充姚天胤,打晕卓越,偷了“那东西”去,所有人嘴上不说,可心里都清楚,几百年来,妖和人之间表面上的平静,怕是再难维持。

    “安少爷,你说愈新洲的西南北三个王,哪个最厉害?”小溪觉得太冷清,起了个话头。

    安若木想也不想道:“都厉害。”

    “南王最有钱,儿子最多;北王虽然只有一个女儿吧,这个女儿倒是能顶两三个儿子。”小溪掰着指头,“不过很久很久以前,西王可是他们的老大,一定也是很了不得的。”

    “很久很久以前的西王是很了不得。”安若木靠到椅背上,“那时候,妖族也只有西王这一个王。”

    “老西王太猖狂,被煦扬和暮遥的人联合起来打死了,妖族也被从劭德洲赶到愈新洲去了。然后新西王接任,北王不服,是第一个自立门户的,对不对?”小溪对这些市井传说最是感兴趣。

    安若木看着她,不置可否。

    “再后来,南王耍了个小聪明,硬是让南边的妖族拥护他为王,新西王拿他没办法,只好随他去。”小溪说得兴起,两只眼睛亮晶晶的。

    安若木还是不言语。

    小溪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接着道:“要我说,还是北王最厉害,他的耳目可广了。”

    安若木笑起来,只当她在卖弄不知哪里听来的传闻。

    “真的,你别不信。”小溪不高兴了,“有好几个客人都跟北王有关系呢。”

    “哦?”安若木来了兴趣,“都有谁?”

    小溪娇嗔地翻个白眼,不答。

    安若木明白她的心思,从口袋里拿出个小锦盒来把玩:“哎呀,不记得是谁,说是很喜欢暮遥产的紫珍珠。”

    话音未落,小溪高兴地尖叫一声,抢过锦盒打开,见里面是一对小巧的深紫色珍珠耳钉,更是乐得笑开了花。

    “怎么,是你说的?”安若木在小溪脸上刮一下。

    小溪的不悦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忙不迭戴上耳钉,边左右晃脑袋,边问好不好看。

    安若木奉承几句,回到之前的话题:“哪几个客人和北王有关?”

    这本就是妓*女间没事时的闲聊,不是秘密,小溪得了好处,自然毫不隐瞒地和盘托出,临了,还提供了某个人的特征和当晚的行踪。

    安若木暗暗记下,又扯几句别的,也就离开了。

    时间还早,留仙楼里人声鼎沸。

    安若木找到鸨母,说是今晚想玩点别的。

    鸨母一听,踧踖道:“安少爷,你这可就是在为难我了,要姑娘,随便你挑,要别的,留仙楼没有啊。”

    “我不为难你,真的,就是想试试手气。”安若木朝一个僻静的角落扫了一眼,“我要是想为难你,就和卓越、姚天胤一起来了。”

    这两人的名字一出口,鸨母的脸都白了。

    安若木虎起脸道:“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留仙楼底下都有些什么,我要是想为难你,你这地方还能开到现在?”

    鸨母讪讪地笑着,诺诺连声,无奈之下,只好叫个龟公过来带路。

    安若木跟着,进了扇极为隐蔽的小门,又走过长且狭窄的阶梯,来到扇大铁门前。

    叫开铁门,一连串的吆喝和浓烈的烟草味、酒味混杂着扑面而来。

    安若木缓步走进去——他一直知道留仙楼地下赌场的存在,但到这里来,还是第一次。

    赌场很大,房间多,人也很多,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筹码上,并没有谁注意到新来的陌生人。

    安若木手里颠着才换好的筹码,仔细地辨识着一张又一张脸,终于在一桌麻将前找到了符合描述的人。

    他刚刚点了个炮,输了不少,有些沮丧,而除了赢家,另两个人则都絮絮叨叨地在抱怨。

    安若木站在不远处,听着他们的闲聊,确定了这就是小溪说的那个人。

    这时,一个人起身走了,安若木忙过去,边坐下边说:“三缺一啊?我凑一个行不行?”

    还在桌边的几个人没有吱声。

    安若木不朝他们看,一心只盯着牌,嘴里也不闲着,不断地感叹日子难过,生意难做。

    来这里的大多是些佣兵,做的都是刀口舔血的营生,这样的话题很能引起共鸣,要不了多久,除了要找的那个,另两个人已经和安若木聊得相当熟络了。

    安若木趁热打铁,叫服务员送来酒和小吃。

    几个人吃着喝着聊着,要不了多久,全都面泛红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

    “几位大哥,小弟今天手气不好,输光了。”安若木亮出空空如也的抽屉。

    “我这有,借你点。”赢得最多的叫刘山。

    安若木没答应也没拒绝,看看时间:“歇一会,我请你们吃宵夜。”

    刘山客气地推辞,另一个叫老鹰的也跟着一起说客套话,唯有那自称九兵的,自始至终惜字如金,只不断打量安若木。

    安若木不理他,摇摇晃晃地去点了一堆食物,硬是拖着几个人离开了麻将桌。

    席间,刘山和老鹰又喝了不少酒,和安若木称兄道弟起来。

    安若木大着舌头,一杯酒直举到九兵鼻子底下:“大哥,小弟敬你,祝你早日飞黄腾达。”

    “老弟啊,你是不知道,九兵大人是北王跟前的红人,已经飞黄腾达啦。”老鹰眯着通红的眼睛,呵呵地傻笑。

    “别胡说!”九兵没喝几口酒,清醒得很。

    “真的?北王可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安若木瞪大眼睛,酒也不敬了,而是自己一饮而尽,“大哥能不能替小弟美言几句,让小弟在北王跟前也谋个职位?”

    此话一出,现场霎时一片安静。

    过不多久,九兵哼哼地冷笑起来。

    刘山回过神,跟着一起笑,越笑越大声,还暗暗扯了下老鹰。

    老鹰也笑,站起身,顺便把安若木拉起来:“走走走,去撒尿。我喝多了,老弟,帮忙扶一下。”

    两人勾肩搭背地来到厕所,并排站在小便池前。

    “大哥,这九兵大人是多大的官?”安若木装了个样子,并没有在小解。

    老鹰“嘁”一声,满脸不屑:“大人?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