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老板娘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这番话,并没有让安若木觉得意外。

    白锦继续道:“我不想再说些假惺惺的客套话,识相的,趁早把东西交出来,否则,送回薄氤岛的就是你们三个人的尸体。”

    “他们现在在哪里?”安若木不很担心自己的安危,但始终记挂着荣泉和卓越。

    “整个风雀湾都封了,他们没别的地方可去。”白锦“哼”地冷笑一声,“只要还在愈新洲,不管躲在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听说荣泉和卓越暂时还安全,安若木稍微放心,同时也很清楚白锦绝不会对自己客气,便索性先下手为强,一抖手中九环大刀,向马腿砍去。

    这马可是白锦的宝贝,看得跟亲姐妹似的,见安若木一上来就这么不客气,也是怒了,手一松,那本已在弦上的箭“嗖”地直向对手脖颈而去。

    白锦离得近,力道又奇大,安若木不敢硬接,而是避开锋芒,以刀背轻触箭羽。

    这一碰之下,箭矢立刻失了平衡,歪歪斜斜地又向前飞出一段距离,插到了泥土里。

    白锦翻身下马,三支连珠箭分上中下三路,誓要将安若木立毙于此。

    安若木忙将大刀直立于身前,以两手为圆心划了半圆。

    刀锋过处,空气的流动清晰可见。

    与此同时,箭矢到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速度突然慢了下来。

    安若木再划一个半圆,双手往胸口一收,又往前一送。

    箭矢被空气裹着,竟是掉了个头,直往白锦而去。

    白锦还是“哼”地一笑,抬起右手,张开的五指猛地一收,将箭矢稳稳抓住。

    “你会弄风,我也会。”她阴沉着脸,把收回的箭再度搭上弓弦。

    这次,安若木没有给那箭射出的机会——他在白锦说话时便已消失,眨眼之间,出现在长弓之侧,举刀去砍弓弦。

    几天前,白锦的长弓莫名其妙地被沐晴弄断,令她又惊又怒,才刚修好,这个擎正堂的小子又冲着弓弦而来。

    “找死!”白锦咬牙切齿的,侧过身,隐了长弓,召匕首出来应战。

    九环刀大,刚猛威武,匕首小巧,灵活矫捷,两人斗在一起,一时间难分伯仲。

    沐晴始终被安若木拿在手里,只觉眼花缭乱,头晕得想吐。

    “放我……下来,下来。”她大叫道。

    “对,放下。”白锦直削安若木手指。

    安若木闪身躲过:“别乱来,弄坏了怎么办?”

    “还给那个傀儡师。反正早晚总要到他手里,他也跑不了。”白锦说着话,手下丝毫没有松懈。

    安若木想想,觉得说的没错。一来,自己拿着沐晴,行动多少受到限制,很容易被打败,而一旦被打败,沐晴自然也就不可能回擎正堂;二来,夏远山要是想跑,他和白锦都不会答应,傀儡师既没有力气,也不以法术见长,这里除了沐晴,又没有其他可以操纵的傀儡,他确实没本事能跑得了。

    一念至此,安若木将沐晴往夏远山的方向抛去。

    白锦见状,面露喜色,虚晃几下逼退安若木后,赶紧朝着沐晴狂奔。

    安若木看似不经意地一抛,其实暗中已有所戒备。他佯装上当,却是转到另一个方向挡在白锦面前,“唰”地一刀砍将下去。

    白锦大惊失色,幸好反应够快,才没有被砍下半张脸来。

    “我常听说,北国的妖族最是信守承诺,想不到,也会玩这种把戏。”安若木刀尖点地,语带揶揄。

    “我又没答应过你什么!”被说不守信,于白锦是奇耻大辱。

    安若木不搭腔,咧开嘴笑笑,脸上的嘲讽更是显而易见。

    白锦气得满脸通红,匕首连动,招招都痛下杀手,直击安若木的要害。

    沐晴在空中飞着,头晕之余,瞥到两人交手,犹自心惊胆战,直到猛地感觉到肩膊部的剧痛,才意识到自己已回到夏远山手里。

    “谁能帮你把胳膊安上吗?”沐晴疼得龇牙咧嘴。

    夏远山看了老板一眼。

    老板会意,只一下,就把脱臼的关节复了位,手法竟是相当熟稔。

    夏远山活动着手臂,不错眼地盯着白锦和安若木。

    “他们谁能赢?”沐晴好多了,只后背还有点隐隐的疼。

    夏远山聚精会神的,像是根本没听到这句话。

    “我看啊,还是北公主厉害。”老板的视线大多数时候都停留在白锦身上。

    “嘁,我觉得那擎正堂的小伙子也挺强的。”老板娘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沐晴,你能动了吗?”夏远山对这话题不感兴趣。

    “能吧。”沐晴不很确定——她还只是小范围地活动过部分关节。

    “哪里还疼吗?”夏远山又问。

    “背有点疼。”沐晴点点头。

    “我有一魂一魄在你那里,你认我为主,我们两个是连在一起的。我疼,你一样疼,离了我,你也活不久。所以,别跑远了。”夏远山将沐晴放到地上。

    当透过薄薄的鞋底,感受到地面的落叶;当将头抬到最高,看到华盖似的树冠;当深深吸一口气,闻到略微潮湿的泥土气味。当抬起脚再放下,走出好几步之后,沐晴几乎想跪下感谢上苍——她又能动了,和还是人时一模一样。

    夏远山看着她做完所有动作,又朝白锦和安若木看去。

    “我以后会变大吗?”唯一的缺憾是,沐晴的身体还是只有一尺来高。

    夏远山略点头,突然抬起双手,十指连动,仿佛正在弹奏一首激昂的乐曲。

    这次,有所行动的是老板娘。

    她神情呆滞地捡起一根树枝,在手里掂两下,随即冲上前去,平平地刺向白锦的后腰。

    白锦发觉身后有响动,忙格开安若木,转过去时,匕首正对上树枝的尖端。

    树枝并没有断,只是发出“噗”的一声轻响。

    白锦傻了,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老板娘趁着这一瞬间的空当,又发动了一次攻击。

    树枝如剑,去势惊人,直点白锦喉头。

    白锦急忙抵挡,却是轻敌,被压得后退了好几步。

    安若木看着这一切,也是呆若木鸡。

    而那老板娘,和甜甜一样,与刚才判若两人,动作灵活,力量惊人,树枝上又不知被施了什么法术,变得非铁非木,几次交锋下来,连块皮都没有被削掉。

    安若木回过神来,明白了这是夏远山所为,但他搞不清夏远山是敌是友,是想帮忙,还是另有所图,一时之间,也不敢插手,只好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

    “喂,上啊,上。”沐晴是认定了夏远山在帮忙的,连声催促着安若木。

    安若木回之以苦笑,随后摇头,不明显地叹口气。

    又打一阵,白锦也想明白了。

    她瞅准一个破绽,狠狠一脚,踢飞老板娘,同时自己腾空后退,翻手召出长弓,三支箭顿时接连而出。

    老板娘挡开了第一支箭,但第二支和第三支却贯穿了左眼和心脏,透体而出。

    她倒下了,发出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

    老板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终是没有放声大哭。

    白锦胜了,可因为对手实力不弱,又是遭到突袭,胜得并不轻松。她微微有些喘,手臂上皮甲没有覆盖到的地方有长且深的一道伤口,腿上也挂了彩。

    “你真卑鄙!”她搭上一支箭,对着夏远山,目眦尽裂。

    夏远山不说话,不动,也没有表情。

    这一箭肯定是射不出去的,白锦恨恨地瞪着夏远山,片刻之后,慢慢冷静下来,将箭头转向了安若木。

    正当白锦想松开弓弦时,周围猛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离众人最近的一圈树木,自地面开始,迅速化为木屑,但仍保持着树的形状,停留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