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败走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愈新洲是妖族的地界,有西、南、北三个妖王。

    几百年来,北王一直野心勃勃,在各个地方安插自己的耳目,想将势力扩展到整个愈新洲,甚至,邈波海对岸的劭德洲。

    白锦是北王的独女,如果让她拿走了沐晴,北王成为整个妖族的王便指日可待,而他根本不会满足于只成为妖族的王,这样一来,几百年前的血雨腥风又将再度重演。

    安若木绝不会让白锦拿走沐晴,可也不会和夏远山一起二打一,更何况白锦还是个女的。

    最初,他以为夏远山只是为了自保,想把白锦驱走,可照目前的情形来看,白锦不仅走不了,连活下来都成问题,不仅活不下来,还会死得相当痛苦。

    “住手。”安若木不能坐视不理。

    “是她先找上我的。”夏远山十指的动作放缓了。

    小蛇不再发动攻击,但依然在白锦身上盘绕着,没有退走。

    “她找上你,并没有想杀了你。”安若木不明显地向夏远山靠近了些。

    “如果沐晴不是我的傀儡,你觉得我还能活到现在吗?”夏远山沉下脸。

    “这个如果不是事实,没有发生,现在的事实是,你会杀了她。我是擎正堂的人,这事就在我面前发生,我不能不管。”安若木紧盯着夏远山,“如果人人都说如果,人人都是自卫,也就没有谋杀一说。”

    夏远山“哼”一声:“好,就算她找上我不是为了杀我,等我被带到北国之后,他们会怎么对我,你应该清楚得很,那,你们擎正堂就不管了?”

    “管不了,那是北国国内的事。”安若木有些无奈,“你是劭德洲的暮遥国人,在愈新洲,杀了北国的妖族,北王随时可以来擎正堂告状——即使北王不来,擎正堂知道了也会出手,到那时,就不单单只是废修为和流放那么简单了。”

    顿了顿,他手中的九环刀忽然丁零当啷地响了起来:“除非,你杀了她,也杀了我灭口。”

    有那么一瞬间,夏远山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不过,他开始笑了,光芒也就灭了。

    安若木跟着笑,却始终紧握刀柄。

    沐晴看着他们,莫名其妙的,不明所以。

    就在这时,夏远山手中蓦地一松。

    原来,白锦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强忍着浑身剧痛,勉力站起,一箭射穿了老板的眉心。

    没有了法力支撑,小蛇都散了,木屑扑簌簌地从白锦身上掉落下来。

    夏远山飞快地看一眼安若木,接下来就是赶紧拿起沐晴。

    安若木举起刀,摆个防御的姿势,生怕白锦的下一箭是朝着自己来的。

    白锦扫视一圈在场的人,猛地将什么东西扔到了地上。

    霎时,一片白色的烟雾腾起,辛辣刺鼻,呛得沐晴眼泪鼻涕齐喷,恨不得把肺咳出来才好。

    安若木一手捂着口鼻,另一手挥动九环刀,召起风将烟雾吹散。

    马蹄声得得,渐行渐远,待烟雾散尽,白锦早已不见踪影。

    安若木松了一口气,夏远山恢复了淡然。

    沐晴拼命抹着脸,怕白锦去而复返:“跑了?不会是去叫人了吧?”

    “快走。”这也是安若木担心的事。

    “怎么走?”夏远山想知道接下来的行程。

    “去都城,想办法混进商队,跟着商船回薄氤岛。”安若木已经考虑好了。

    夏远山没做任何表示,算是默许了。

    “往哪里走?你认识路吗?”安若木看看周围一堆堆小山似的木屑,完全没了方向。

    夏远山不置可否,也是四下里看看,一指某处,率先往那里走去。

    路上,沐晴问起老板和老板娘。

    “他们是夫妻,煦扬人,本来就是开旅店的。”夏远山说,“有一年瘟疫流行,老板娘病了,老板找到我,说愿意给所有的财产,不惜一切代价,让我想办法把她老婆留住。后来,我第一个人偶才刚做完,他自己也病了。”

    “他知道你的方法吗?”安若木想,夏远山肯定是连哄带骗的,才让老板做了傀儡,“把魂魄封在人偶里,供你驱使,人偶坏了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你都说清楚了吗?”

    “我当然说清楚了。”夏远山横他一眼,“他们都愿意。”

    安若木不响了。

    夏远山接着道:“那片林子里,在很久以前,有个戍边军家属住的小村子,所以,哪怕村子里的人慢慢都迁走了,树都长满了,会有个旅店开着,对西国的官兵来说,也并不奇怪。”

    “知道的真多,难道那房子是你的吗?”安若木是随口一说。

    不想,夏远山点了点头:“那房子是我的,也是我把他们带过去的。”

    安若木再次无言以对。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这两人间的交流很少,倒是沐晴,坐在夏远山肩头,不时地问东问西。

    她了解到,自己现在能动,是借助了夏远山的一魂一魄的力量,而要想变成其他傀儡那样,像个正常人,则需要经过漫长的岁月。在这期间,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晒月亮”——吸收月之精华。

    “要吸收多久?”这是沐晴最关心的。

    夏远山没有回答。

    “看你造化。”安若木凑过来,“少的,一两百年差不多了,多的,那可说不准。”

    “先前我在旅店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沐晴对那期间发生的事,都只有些模糊的印象,仅那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像是一直刻到骨髓里,无论如何都难以忘怀。

    夏远山依然是不答。

    安若木倒是饶有兴致,八卦兮兮的一定要问个究竟。

    沐晴描述不清,只能泛泛地说,恍恍惚惚地躺了好几天。

    “好几天?”安若木有些意外,转向夏远山,“我没记错的话,新认主的傀儡接受傀儡师魂魄的时间,不是只要一两天就够了吗?”

    夏远山不搭理,脸色不太好看。

    “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不对?”安若木长长地“哦”了一声。

    夏远山反正就当没听见,不管安若木怎么东拉西扯地引他开口,自始至终,都是爱理不理的。

    走出山林,不远就有一个小镇。

    他们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先是搭车到了邻近的城市,又从那里出发,坐上了去都城的车。

    安若木和夏远山是以兄弟相称的,这里又是妖族的地方,出现个会动的娃娃并不稀奇,因此一路上,他们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马车跑了一整天,当安若木又说了句不知什么,惹得邻近座位的一圈人哄笑时,都城到了。

    夏远山先下了车,安若木跟在后面,一边还不住地点头,不断地道别。

    “这些叔叔阿姨大哥大姐们,告诉你该怎么回去了吗?”夏远山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

    “说了啊。”安若木嘻嘻笑着,“走,找船去。”

    这,夏远山没想到,但他自忖安若木要骗自己并没什么好处,便也就将信将疑地跟着走了。

    安若木一路打听,来到个狭窄的巷子前。

    巷子很短,夹在两幢房子之间,一眼就能望到头。

    “你确定?”夏远山只看到白花花的墙。

    “我又没来过,怎么能确定?”安若木耸耸肩,“不过,都到了这儿了,总得试试吧。”

    “试试?”夏远山往巷子里望一眼,压低了声音,“你有没有想过西王或北王、甚至南王的人可能就在里面?要试你自己去试,我没胆量陪你试试。”

    话音才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人,急匆匆的,低着头,直往夏远山身上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