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公主的心事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白锦出生的时候,即使在劭德洲,傀儡师也已经很少见了。她对傀儡师仅有的认知,来自于父亲说的枕边故事。故事里,傀儡师阴狠、狡诈,操纵着模样诡异的木偶和狰狞的怪兽——这是她孩提时代的噩梦。

    不过,长大之后,她凭实力成为了北国第一的射手,噩梦便渐渐远了,甚至有一度,她还暗暗地觉得好笑,笑自己居然曾经被这故事里的“大灰狼”吓破了胆。

    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如今,噩梦再现。

    白锦靠坐在林子边缘的一棵树上,已撒了药、止了血的伤口仍然疼得钻心。

    她这样太显眼了,她得等,等到夜深人静,再去找黧玮布置在附近的人。

    一想到黧玮,她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张温润如玉的笑脸,心中的懊恼与恨意稍退,留了点空给柔柔升起的暖。

    黧玮很英俊,但她喜欢黧玮,并不是因为好看的脸,她喜欢黧玮,因为黧玮的陪伴、倾听,也因为近百年来,黧玮对她,始终不曾有变。

    已经快一百年了。白锦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不免又觉苦涩。她和黧玮之间,虽互生情愫,但一直只是朋友,她不说破,黧玮也懂——两人一个公主,一个为臣。为臣的虽被称大人,可说白了,就是个探子头头;而公主,则大多是为了联姻而存在的。

    一念至此,不知怎么的,白锦眼前浮现出安若木的脸来。

    擎正堂的人?除了救她时还像点样子,其余时候,完全就是个小混混。

    对,欠这人一条命,以后还上就是了。

    胡思乱想间,天完全黑了。

    白锦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醒来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便来到林子外的小镇,偷偷地潜进了一户人家的后院。

    那里是有人巡逻的。

    巡逻的人见了白锦,大吃一惊,忙扶她进屋。

    屋里人不少,无声,但井然有序地忙碌着。

    白锦知道,接下来的事自然会有人去做,但她始终没有放下心,直到几天后,见到白琊,才松了一口气。

    父女相对,白琊什么都没有问。

    “夏远山跑了。”白锦不打算提自己的伤,怕那样会显得像在撒娇告状。

    “跑不了。”白琊很是笃定,“人偶里是谁?”

    白锦摇摇头,将山上发生的所有事简单说了。

    白琊听着,若有所思。

    白锦不敢打扰,说完,便静静地候在一边。

    “是夏远山打伤你的,对不对?”半晌,白琊开口了。

    白锦一愣——关于受伤,她只字未提。

    “那个擎正堂的小子救了你,对不对?”白琊又问。

    白锦更意外了。

    “我问过医师,说伤口很不整齐,看不出是什么伤的,擎正堂里,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兵器或法术。”白琊很清楚女儿的疑问,“要是夏远山出手,肯定不会手下留情,既然擎正堂的小子在场,也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白锦点了点头,几乎要以为当时,白琊就在不远处观望。

    而白琊,话说完之后就离开了,直到启程返回,都再没有提过这些事。

    从西国去北国,水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路上,白锦时不时会想到黧玮,时不时会想到安若木,却怎么也没想到,她才刚踏上北国的土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安若木。

    她太惊讶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身后白琊的目光。

    几秒后,白锦回过神,才发现安若木身边,还有夏远山和沐晴。

    她恨夏远山,更不喜欢沐晴,哪怕做得再漂亮再精致,在她眼里,也只是一块阴森恐怖的木头。

    “让人候着,等我的命令。”白琊突然说话了,声音里带着些许愠怒。

    “父王?”白锦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白琊走到她身边,朝旁边的大船一抬下巴:“荼戎,黧玮,至少有一个,违抗了我的命令。”

    “擎正堂的人怎么也在这里?”白锦心里很乱,这句话是脱口而出的。

    白琊看看她,没有回答。

    白锦突地意识到,自己也许不该问这个问题,但具体错在了哪里,又不甚明了。

    她悬着一颗心,回了宫,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实在是坐立难安,估摸着白琊也差不多该到了,便叫来人,问刚才码头上的事。

    “黧玮大人因为违抗命令,被陛下关起来了。”来的人是这么回答的。

    闻言,白锦心里更乱,想黧玮一向对父亲唯命是从,这次抗命,肯定和自己有关。要去求情吧,怕被父亲窥见心事,不去求情吧,又实在心有不甘。

    左右为难间,她到底是出了房间,却不成想,迎面碰上了被士兵左右夹着走来的安若木。

    此时的白锦犹豫至极,见了他们如见救命稻草,忙叫停了士兵,问安若木姓名。

    安若木虽觉问得突兀,也老老实实地答了。

    “劭德洲哪里人?”白锦是能拖得一时是一时。

    “出生在愈新洲。”安若木毫不欺瞒,“父母是被流放的罪犯,从来没提起过原本是哪里人。”

    “怎么入的擎正堂?”白锦搜肠刮肚地想问题。

    “小时候父母双亡,被堂主收养。”安若木也是相当配合。

    白锦一窒,实在没法接话,也想不出该再问什么,一时间有些尴尬。

    安若木察觉到她的窘迫,嘻嘻笑着说道:“公主殿下,我们各为其主,本来就没什么恩怨,那天我只是在做分内的事,不必太放在心上。”

    各为其主,仅仅四个字,竟让白锦感觉到些微失落。

    “是,各为其主。”但她很快恢复了常态,“希望你这次回去以后,告诉卓堂主,这是妖族的东西,我们收回了。”

    安若木没有表态。

    白锦随即朝士兵点了点头。

    安若木走了,白锦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再有人路过,向她行礼,方才想起自己走出房间的目的。

    不求情,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也好。这么想着,白锦来到白琊的书房。

    白琊后脚就到了,照例是什么都不问,等着女儿开口。

    白锦很是局促,不知怎么起头。

    白琊等了一会儿,笑起来:“是不是想问黧玮?”

    白锦更不安,只好也笑笑,默认了。

    “他违抗我的命令,现在正关押着,等候发落。”白琊慢条斯理道。

    白锦深深地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算是最终下定了决心:“他……他从来没有违抗过命令,这次,肯定是有原因的。”

    “原因?”白琊踱到书桌后坐下,“难道不是因为你吗?”

    白锦整个人一轻,脸上立刻火辣辣地烧起来,嗫嚅着连句整话都说不清楚。

    白琊靠到椅背上,双手环胸:“抗命就是抗命,你要是想替他找原因……”

    “不不不,父王,不是的。”白锦慌慌张张地解释,“我不是想替他开脱,只是,我觉得,应该给他一个申辩的机会,应该听一听他是怎么说的。”

    白琊的确没有让黧玮申辩,黧玮也没有要求过申辩。

    白锦看看父亲,鼓起勇气道:“他是个明白人,不会为了私事而公然违抗命令,就算是为了我,我也不会是主要的原因。”

    确实,白琊了解黧玮的为人,白锦说的没有错。

    “父王……”白锦看出父亲的态度有所松动。

    “这事不急,先放一放。”白琊略微点头,“还有一件事——那个擎正堂的小子,不能放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