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罗生门(中)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沐晴不言语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其实现在,能不能回去,对她来说并不是首要的,因为在那个世界,她是不是还活着,她原本的身体还在不在,都不得而知。她目前最想要的,是离开这个木偶。

    她从来都不是个有雄心壮志的人,哪怕木偶里的东西能令人称霸宇宙她都不感兴趣,她只想能再找到个身体,再成为活生生的人,然后,不管在哪个世界,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养大一两个孩子,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

    这本应是很容易就能实现的事,可如今看来,却难如登天。

    正想着,安若木突地重重叹了一口气。

    “你吧,像现在这样,不管夏远山的话可不可信,至少没人敢动你。”他说,“我呢,等白锦稍微好一点,就该去见阎王了——不,她会把我的魂魄一并打散了,我连阎王都见不到——说不定,还真的会被一刀刀剐了。”

    沐晴听得心里直打颤,可又完全帮不上忙。

    “到底是哪个混蛋跑到擎正堂去把你给偷出来的,弄出这么大麻烦,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安若木愤愤的。

    “是个会用煅神火的人。”在沐晴的记忆里,那人的声音已经很模糊,但当时听到过的话,一句句都犹然在耳。

    闻言,安若木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慢慢凝重起来。

    “怎么了?”沐晴很怕看到这样的表情。

    “沐晴,我想请你帮个忙。”安若木郑重其事道,“如果什么时候,你有机会见到擎正堂的人,或者可以联系擎正堂,麻烦你给荣泉或卓堂主传个话。”

    沐晴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帮忙。

    “裘一诺。”安若木伸手在地上划下三个字。

    “只要说这个就行了吗?”沐晴不明白,但牢牢地记下了。

    “对。谢谢。”安若木从未如此正经过。

    沐晴觉得这一刻像极了在交待遗言,不由地难过起来。

    “喂,你是不是要哭了?木偶会哭吗?”哪知,安若木的正经不过一小会儿。

    “去去去,谁想哭了。”沐晴是想哭,但她流不出眼泪。

    安若木仔细地看过沐晴的脸,笑起来:“我这都要死了,就跟你说句实话吧。”

    沐晴不理他,视线转向别处。

    “别看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其实,我有时候也会有我们很早就认识,已经相处过几百年的错觉。”安若木用手指碰了碰沐晴的肩膀,“看着这个木偶,像是能看到另一个人似的。”

    “能看到谁?”沐晴掉开头,更难受了。

    “说不清,就是一个熟人。”安若木其实也很不好受,“不过,和卓越、荣泉他们又好像不一样。”

    沐晴不吱声——如果有眼泪,她已泪流满面。

    安若木又碰下沐晴的肩膀,故作轻松道:“说不定,我们前世真的是两口子,都故意留了个心眼,没把那碗孟婆汤喝干净。”

    “想得美!”沐晴简直哭笑不得。

    “你看看你,要死的是我,你哭丧着个脸干什么。”安若木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刚刚在想,等白锦动手的时候,我求求情,弄不好她心一软,还能留下我的魂魄,要是那样,我就天天缠着你,让你叫夏远山给我也做个人偶。”

    沐晴朝天翻个白眼,对他的异想天开只有无言以对。

    “我也成了人偶,你就是我的前辈,可得教教我该怎么修炼。”安若木竟还越扯越远了。

    “别贫了。”被这一打岔,沐晴倒是感觉好些了,“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啊,这深宫内院的,逃是难逃,打也打不出去。”安若木胡乱挠着头,“还是那句话,见机行事吧。”

    确实,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两人相对无语,沉默了一会儿,安若木去打开了房门。

    “回吧。”他朝外面挥挥手,“你在我这里时间久了,让白锦知道,说不定她连你都一起拎上那艘船去。”

    沐晴知道他在开玩笑,便勉强配合着笑了笑,还想再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甚至连道一声保重,都觉得不怎么合适。

    沐晴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在王宫里慢腾腾地走着,思绪回到了最初,那首被悠悠然唱着的歌谣,不自觉地轻轻地哼起来。

    “你想练煅神火,我可以教你。”白琊是忽然出现的。

    沐晴抬头看他:“我笨,估计学不会。”

    “这不是多高深的法术。”白琊完全挡住了沐晴的去路,“你从哪里听到的咒语?夏远山说的?还是那个带你来的人告诉你的?”

    沐晴抿着嘴不做声。

    “你叫沐晴,是吧?”白琊退开了些,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居高临下,“我没这么无聊,不至于专门想出办法来折磨你,所以,你大可不必对我如此防备。”

    “可是白锦……不,公主殿下……”沐晴一路过来,听到的都是北王的冷酷和残暴。

    “是白锦咎由自取。”白琊却一点没有责难的意思,“更何况,到底是不是因为你,还不能确定。”

    这话一出,沐晴总算稍感安心。

    “关于煅神火,你还记得什么?”白琊把话题转了回来。

    “记不太清了,就是听到有人在唱。”沐晴含糊地答过,反问道,“这法术能干什么?”

    “破坏。”白琊并不隐瞒,“和傀儡师的焱蜂有些相似,比那烧得更猛、更彻底,到了人身上,连肉身带魂魄,什么都剩不下。”

    “那个人想烧死我。”沐晴有点想不通,“为什么?”

    白琊没搭腔,面无表情,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你真的会帮我回去?”沐晴回想着安若木和夏远山的描述,都开始怀疑面前的究竟是不是北王,“让我活着回到原来的世界?”

    白琊笑起来,是真心在笑,而且那笑容还挺好看:“你都听说了些什么?北王冷酷无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沐晴也笑,是尴尬的笑。

    “我要完好无损地拿到这个木偶,你在里面,碍了我的事。”白琊的笑容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说话间,业已消失,“我会帮你,尽力,但前提是,你要愿意。”

    在见过了安若木之后,这话里的意思,沐晴再清楚不过。

    “我……”她是不太信任夏远山,但她更不相信白琊,“我要回房间,该怎么走?”

    白琊对沐晴的反应并不感意外,也没再说什么,当即叫了人,送沐晴走了。

    到了房间,夏远山正躺在床上,背对着房门。

    沐晴以为他睡着了,怕自己想法多了又惹来抱怨,便打算试试看能不能排除杂念。

    哪知,正在找坐的地方时,夏远山开口了。

    “怎么回事?”他听起来完全没有睡意。

    “什么怎么回事?”沐晴随口道,“我的事你不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吗?”

    夏远山沉默片刻,坐起身:“不,你出去以后,我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只能感觉到你很慌,并且害怕。”

    沐晴一愣,所有发生过的事便下意识地出现在脑海中。

    而她念头一转,夏远山就知道了:“白锦怎么了?白琊跟你说了什么?你见到安若木了?”

    沐晴很清楚瞒他不了,只好点头,前前后后说了个大概。

    对于这些,夏远山心中已有轮廓,又听了叙述,也就能了解个八九不离十。

    “你相信安若木吗?”他下了床,来到沐晴身边。

    沐晴不响,努力想静下心,希望自己的思绪能受到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