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做新衣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今天是满月,天气很好,一丝云都没有。

    沐晴坐在月光下,愣愣地发呆,倒也算是心无杂念。

    距安若木启程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据说那天,港口附近还下了大雪。

    沐晴在王宫里并没有看到半片雪花,就连温度也没感觉到有丝毫下降,她问过夏远山这是怎么回事,夏远山一如既往的只是淡淡地笑笑,没有回答。

    沐晴也曾尝试去找白琊,想问一问安若木的情况,但总也见不到,不知白琊是真忙,还是有意躲着她。

    在出不去,又找不到人打听的情况下,沐晴只能暗暗祈祷,希望安若木能平安抵达,最好还能传来只字片语。

    “在修炼吗?要不要帮忙?”忽然,有人坐到了沐晴身边。

    沐晴一惊,本能地抬头,正对上白琊幽蓝的双眼。

    “大王……陛下,你好。”沐晴霍地站起身,不知该鞠躬、屈膝亦或下跪,也始终不习惯这些称呼。

    白琊笑一笑,说:“无妨,叫我名字也可以。”

    “可以吗?”直呼皇帝的名字是大不敬,这,沐晴还是知道的。

    “可以。”白琊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要是在意称谓,叫自己寡人、孤王什么的,不是更有气势吗?荼戎、黧玮他们说话时我、我的,不就应该拖出去杖责了吗?”

    “还是叫你大王好了。”沐晴仍然是没胆子直接叫名字的。

    “随你。”白琊拿出本还没掌心大的小本子,递过去,“坐,特赦你以后不用行礼。”

    沐晴不敢接:“是什么?”

    “样布。”白琊保持着姿势没动。

    “什么?干嘛用的?”沐晴没听懂。

    “你这身衣服,该换换了。”白琊上下打量着沐晴。

    沐晴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山山水水的去了那么多地方,尽管没有正常的新陈代谢,身上不会发臭,可穿的衣服,确实已经破破烂烂,裙摆边缘挂破了好几处,上身也有好几个地方被钩出洞来。

    “拿去,不着急,慢慢挑。”白琊把本子往前送了送。

    沐晴接了,鞠躬致谢。

    “修炼得怎么样?”白琊此刻一点也不像个国王,就是个普通人,在和熟人聊天。

    但夏远山描述的北王的残暴已在沐晴脑中先入为主,令她对白琊始终抱有很强的戒心,也令她一直不敢轻易回答白琊的任何一个问题。

    而白琊,对沐晴的沉默不语一点也不介意,自顾自又道:“我这王宫里,要稀奇古怪的好吃的、好玩的,怕是不多,不过,精通修炼之道的术士还是有几个,能助你修炼的灵药也不少,你有需要的,尽管开口。”

    沐晴点点头。

    “坐下。”白琊拍了拍身边,“你是不是找过我好几次?什么事?”

    真见到了人,沐晴又有点犹豫,不知道应不应该问。

    “说来听听。”白琊显得颇有耐心。

    “我听说,安若木出发的那天,码头那里下雪了。”沐晴终是没忍住好奇,“为什么我在这里一点感觉不到?”

    “王宫周围有结界,能让王宫里保持恒温,也能挡住一般的毛贼。”白琊答得很爽快,“那场雪是我命船上的术士唤来的,好挡住安若木,免得他跑了。”

    这话让沐晴好生惊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琊则是一脸淡定,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你把他怎么样了?”沐晴已认定安若木凶多吉少,向着白琊怒目而视。

    “我派了船送他回去。”白琊一摊手,“他和你一样,都觉得我心狠手辣,不怀好意,所以这一路上,肯定是要想办法跑的。但在我北国境内的运河,水深浪急,到处是暗流漩涡,他哪怕是只青蛙,到了河里也别想再出来,因此,我不想让他跑了。”

    他说的在情在理,沐晴将信将疑。

    “随你怎么想。”白琊站起身,“总之,我不会让安若木死在北国,一来,没法和擎正堂交待,再者,打捞尸体也很麻烦。”

    语毕,转身走几步,又想到什么,回头道:“抓紧修炼,我越早拿到木偶,就能越早送你回去。”

    果然,好脾气都是装出来的。沐晴在心中暗想着,目送白琊离去。

    此时,月渐西沉,天还没有泛白,但早起的宫人已开始忙碌。

    沐晴闪到一边,翻看起样布。

    夏远山来了,在她身边站了一会儿,问:“见到白琊了?”

    沐晴不抬眼,只点了点头——她发现,在王宫里,只要不和夏远山有目光接触,自己的想法就不会被感知到。

    “问过安若木了?”其实,沐晴并不擅长隐藏心事,大部分时候,夏远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也能预计到她的行动。

    沐晴还是点头,貌似认真地研究着样布。

    “有喜欢的吗?”夏远山蹲下,也凑过去看,“我给你做新衣服。”

    “你会做衣服?”沐晴大感意外,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夏远山看着沐晴的眼睛,笑了:“会,你身上穿的就是我做的。”

    沐晴顿时有种“中计了”的感觉。

    夏远山知道了他想知道的,显得心情不错,拍拍沐晴的头,起身离开了。

    两天后,沐晴和夏远山的房门被敲开——白琊来了。

    “挑好了吗?”他踏进门,问沐晴时,连看都不朝夏远山看一眼。

    沐晴一愣:“挑什么?”

    “布料。”白琊皱眉。

    沐晴“哦”一声,手忙脚乱地找出被扔在角落里的样布,翻几下,随便指了个还算顺眼的。

    白琊看起来有些不满,但没说什么,朝身后跟着的人歪了歪头。

    那人躬身上前,行个礼,朝沐晴伸出手去。

    夏远山立刻紧张起来,想阻止陌生人接触到沐晴,哪知才刚抬脚,眼前就是一花。

    白琊是在瞬间挡到夏远山面前的:“夏师傅,别怕,只是个裁缝,来量尺寸。”

    “陛下,傀儡的衣服一向是我自己做。”夏远山退后了些。

    “我这裁缝手艺很好,让他做吧。”白琊要笑不笑地说。

    “不必麻烦这位大人,我做的也不错。”夏远山就是不肯。

    “不麻烦。”白琊坚持道,“正好,这两天宫里要置办一批新装。”

    “这些都是上等布料,陛下太客气了。”夏远山还在找借口。

    “不客气。沐晴的衣服用不了多少布料。”白琊针锋相对。

    夏远山仍想拒绝,才张嘴,便被打断。

    “夏师傅,你说,关于沐晴的事你都如实告诉我了。”白琊沉下脸,“那为什么现在,不过是要帮她做件衣服,你推三阻四的,会有这么大反应?她身上藏了什么东西吗?你对我隐瞒了什么吗?”

    夏远山无言以对。

    “你知道在我的地盘上对我撒谎,是什么下场吗?”白琊的脸色更为难看。

    “是的,陛下,我知道。”夏远山没有办法了,直退到靠墙。

    白琊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转回去对裁缝点了下头。

    裁缝会意,当即拿起沐晴,去扯她的衣服。

    沐晴本能地紧紧抓住领口,一叠声地喊着“干什么”。

    “脱了,让他量尺寸。”白琊现出不耐烦的神色。

    “不行!”沐晴怎么可能同意,“穿着衣服也能量的。”

    “量不准。”白琊“啧”一声,“你是想让我亲自动手吗?”

    沐晴不松手,惊恐而愤怒地瞪着白琊。

    白琊不明显地叹口气,说:“你现在不是女人,是个木偶。这里没有人会对一块木头感兴趣。”

    这话提醒了沐晴。

    刚开始能行动自如的时候,她已经观察过自己的身体,她发现,这个木偶在关节的做工上非常细致,她能用双手完成十分精细的动作,甚至还能感觉到脊柱一节节的屈伸,但与此相比,其余就显得有些马虎,完全没有任何性别特征,只是把五官雕琢得立体、漂亮,让人以为这是个女性木偶。

    “把衣服脱了,让裁缝量尺寸。”白琊踏前一步,看样子,竟像是真的要亲自动手。

    “把我放下。”沐晴偏头往旁边让了让,“你们都别动,我自己来。”

    裁缝闻言,看向白琊。

    白琊点过头后,沐晴被放到了桌上。

    “陛下还是背过身,不然她磨磨蹭蹭的,不知要拖到几时。”夏远山的语气里,满是正在看一场好戏的悠闲。

    白琊扯了扯嘴角,只当没听见。

    沐晴见状,明白了脱衣服量尺寸只是托词,白琊真正的目的,是要看看夏远山到底有没有在自己身上藏什么东西。

    想通了这点,所有的难堪和忸怩都消失不见,沐晴大大方方地脱下衣服,还给了白琊一副“你随便看”的表情。

    裁缝很敬业,仔仔细细地量了尺寸。

    期间,白琊只是看着沐晴的脸,目不斜视,夏远山也恢复了仿佛一切皆与他无关的淡然。

    “找到宝贝了吗?”沐晴穿好衣服,语带挖苦。

    白琊不理睬,转身就走。

    “衣服明天就能好。”裁缝行个礼,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待房门一关,白琊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裁缝。

    作为回答,裁缝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