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猎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沐晴一直在温泉边慢慢地走着,从最初的思绪纷乱,到后来的一片空白。

    期间,她想到了荣泉,想到了安若木,想到了最初睁开眼时,看到的那些男男女女,还有一遍遍响在耳边的,煅神火的咒语。她甚至想到了甜甜、老板和老板娘,也想到了在山里时,自己下的一定要再修成人的决心。

    只是,夏远山说的那些,是真的吗?有多少是真的?如果和他一起逃出北国,他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帮忙修炼,帮忙找肉身吗?或者,夏远山就是做出了没人做出过的木偶,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修炼到一定程度,木偶里困着的魂魄是不是可以出去。

    这么多的“如果”、“可能”让沐晴完全没了方向,每一个人说的都像真的,每一个又都不像可以信任的人。

    沐晴长出一口气,叹自己当初同意做傀儡时,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可话说回来,如果不同意,现在会是怎样的境况,同样难以想象,说不定,已魂飞魄散也未可知。

    “转够了吗?我们要走了。”白琊相对而来,挡在沐晴面前。

    沐晴木然地点点头——她满心沮丧,别说看风景的闲情逸致,就连夏远山布置的观察地形的任务,也懒得再去完成。

    白琊没有说什么,命人将沐晴安置上马后,继续向山上攀登。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沉默着,队伍里只有马蹄声和马匹偶尔打出的一两个响鼻。

    一个护卫在前面开路,骑出一段又返回,始终不曾听到他开口。

    离开了温泉,植物越来越稀少,气温也降得非常快,不多时,视力所及的范围内又是一片银装素裹。

    太阳下山了,天气不很好,随风移动的云时不时遮挡住月光,间或,积雪会从树上掉落下来,发出“哗啦”一声,也有树枝因不堪重负而“喀嚓”折断。

    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风越来越大,刮在脸上刀割似的。地上结了冰,很滑,马匹的行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白琊在队伍的正中央,腰背挺得笔直,神色凝重。

    沐晴不清楚他们要找的巨灵兔狲是什么,可看这样子,应该是极凶悍的猛兽。

    队伍一点一点地往上,气温低到了滴水成冰的程度。

    这时,开路的护卫回来了,径直来到白琊面前,点了点头。

    白琊在抬手示意的同时勒停了马,其他人跟着停下。

    “有脚印,离得不远了。”那开路的护卫压低了声音说着,往某处遥遥一指。

    “稍微分散些找,保持在彼此能看到的距离。”白琊道,“那畜生精得很,别落单,别回头,别逞能。”

    护卫们沉声应了,依言分散开来。

    山林并不密,树上几乎没有树叶,不过树干粗且高,视线盲区也是不少。

    队伍呈扇形,慢慢地边搜索边前进,找了许久,仍是一无所获。

    有人沉不住气,小声地咒骂了一句。

    白琊听到了,只略微皱皱眉,一言不发。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鸟叫,短促而尖锐。

    所有人猛地停了下来。

    有个护卫反应极快,已“嗖”地射出一箭。

    羽箭悄无声息地擦过另一个护卫的脸,一头扎进他身后的黑暗里。紧接着,大量积雪劈头盖脸地撒下,令那护卫几乎成了个雪人。

    “你干什么,寻我开心吗?”鸟叫声是护卫间的暗号,在危急时刻召唤救援用的,那射箭的护卫见羽箭只是射中树木,不禁责怪起发暗号的护卫来。

    “有东西搭我的肩膀。”发暗号的护卫一脸无辜。

    “是树枝。”射箭的护卫觉得对方就是胆小,以至于草木皆兵,“要么就是掉下来的积雪。”

    “闭嘴!”白琊不悦地喝止了两人。

    同时,另一个离得不远的护卫,虽也觉得肩膀被轻轻地拍了下,但却是死死地闭紧嘴巴,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他牢记白琊的命令,不敢回头,只握紧了手中武器,猛地朝身后刺去。

    幸好,那里什么都没有。

    他松了口气,可在下一秒,便因肩头的剧痛而惨叫,所骑的马也人立起来,一声长嘶。

    在幽静的森林里,紧张的气氛之下,如此的声响既突兀又恐怖。

    沐晴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转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因动作太猛、太快,一个没坐稳,摇摇晃晃地竟是将要掉落下马。

    好在有白琊,伸手挡了一下。

    “那里!”护卫们发现了目标,都冲了出去。

    “是什么?”沐晴害怕,声音都在抖。

    白琊没有回答,不紧不慢地来到发出惨叫的护卫身边。

    那护卫已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脖子和肩膀之间一片血肉模糊。

    “死了吗?”沐晴不敢细看。

    “还没,快了。”白琊抬眼,望向其他护卫远去的方向,“伤得不轻。”

    “我们留在这里等吗?”面对正在流逝的生命,束手无策,沐晴很不好受,也很不安。

    白琊未置可否,静静地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连护卫们的马蹄声都已经听不到了。风吹过树木,在林间发出低低的呜咽,云又被吹来,将月光完全遮挡。

    突然,沐晴感到头顶掠过一阵凉意——不是风,是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她太紧张,不自觉地开始战栗。

    白琊的手,轻轻地放在了沐晴背上。

    那是个大而温暖的手掌,奇迹般地令沐晴慢慢平静下来。

    沐晴抬头看向白琊,想说什么,被他噤声的手势阻止。

    又一阵狂风吹过,挟带着积雪,同时,带来一阵低沉的咆哮。

    “树上。”白琊几近耳语。

    沐晴再次抬头,终于看清了发出咆哮的东西。

    那居然是只猫,毛长而雪白,夹杂点点灰褐,双耳略圆,向后抿着,几乎埋没在毛里。

    沐晴一愣,第一反应竟是——咦,还挺可爱的。

    “巨灵兔狲,不是你想的猫。”白琊像沐晴肚子里的蛔虫。

    “很厉害吗?”沐晴见这兔狲甚至还没有一般的家猫大,不明白为什么会被称为“巨灵”。

    白琊又不回答,扶着沐晴后背的手转了个半圆。

    沐晴飞起来了,连人带座垫飘浮到半空,并且,越来越高。

    “别怕,我不会害你。”白琊翻身下马。

    说话间,座垫发出柔和的白光,有叮铃铃的声音响起。

    沐晴眼前慢慢浮现出一条细细的锁链,绕一圈,将她围在中间,锁链上每隔一段距离便系一个小铃铛,轻轻地左右摇晃。

    “护身结界。”白琊往背后一抓,握好一柄将近两尺长的开山刀,“坐好了,不乱动就不会摔下来。”

    沐晴闻言,当即坐得端端正正。

    白琊赶开自己的马,飞身砍向兔狲立足的那棵树。

    兔狲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后腿用力一蹬,伸出利爪,扑向白琊后脑。

    白琊立刻变招,抡圆了胳膊,以刀代棍,用一侧刀面将兔狲硬生生地打出好长一段距离。

    兔狲被激怒了,在空中翻个身,落地的刹那又是用力一蹬,亮出獠牙,打算去咬白琊的脖子。

    白琊迎上前去,不知从哪里拿出块黑色的布,兜头盖脸地抛向兔狲。

    停在高处的沐晴看着,总认为这下,兔狲跑不了了。

    谁承想,黑布落地,微微地动过几下,自此再无声息。

    沐晴盯着黑布,白琊却是在看别处。

    “它跑啦,抓不到啦。”蓦地,沐晴听到一个软软的女声,靠得极近,就在脑后。

    这一惊非同小可,沐晴完全忘了自己正身处半空之中,霍地弹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