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两个女人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一时间,铃声大作,漫山遍野尽是叮铃叮铃的声响。

    沐晴脚下一空,整个人直往下坠。

    “坐好,不要乱动!”白琊低吼着,手往虚空里一抓,往前一送。

    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雪球腾空而起,疾速朝沐晴飞去,在离她不过几寸的地方“嘭”地炸裂,将她包裹在雪沫之中,阻了她继续下坠的势头。

    而就在雪球凝起的同时,兔狲也从雪里钻出来,张牙舞爪地扑向白琊的小腿。

    白琊哪会被这畜牲占了便宜,当即以脚尖挑起地上的积雪,撒将过去。

    兔狲极是狡猾,矮身落到地上,躲过那片积雪后,贴着地面,目标换成了白琊的脚背。

    白琊是穿着皮靴的,但面对兔狲的尖利獠牙,也是不敢造次,忙边抬手将沐晴托回坐垫上,边抬脚躲闪。

    可是,兔狲动作太快,白琊因为这一分心,竟是没有躲过,被狠狠咬了一口。

    沐晴晃晃悠悠地回到坐垫上,在雪沫散尽时,正好看到白琊吃痛,举刀向兔狲腰间砍落。

    “你说,他们谁会赢?”女声又出现了,依然就在脑后。

    “你是谁?”沐晴甚至能感觉到一丝暖暖的气息吹拂在脖子上。

    “你看看我是谁。”女人轻轻一笑。

    沐晴下意识地打算回头,可才刚动,突地想起白琊说过的“不要回头”。

    “来,看看啊。”肩膀上有什么东西,柔柔地拂过。

    沐晴不响,不动,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我认识你。”那柔柔的东西到了手臂上,“你叫沐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想回去。”

    沐晴不敢有任何反应,连底下的白琊都不敢再看,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努力想排除杂念。

    “今晚有月光呢。”女人的声音转到了另一边肩膀,“你在吸收月之精华吗?试试看,能吸收到吗?”

    这声音实在太软、太好听,沐晴被引着,非但没能排除杂念,还真的试了一试。

    “怎么样?能行吗?”女人又笑了。

    不行,真不行。沐晴不由心下大骇。

    “都是因为这圈铃铛。”女人的语气中带着些微恨意,“白琊把你关起来了,他不让你修炼。”

    不知怎么的,这话让沐晴心里好难受。

    女人则还在继续,恨意越来越明显:“白琊已经没有耐心了,他不会等着你慢慢修炼,他也不会在乎你的死活,他要的,只有这个木偶。”

    几句话,像一记记重锤,狠狠砸在沐晴胸口,令她又开始了难以控制的战栗。

    “你知道吗?那个傀儡师正在昼夜不停地翻看古籍,一旦确定你的存在对木偶并无影响,白琊会马上把你扯出来。”女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在说着,“他是个无情的人,如果必要,白锦都可以牺牲,更何况是你?”

    听着听着,沐晴也跟着恨起来,恨意突然而凶猛,涨潮一般席卷而来。

    “毁了铃铛,毁了它们!”女人尖声道,“不要相信白琊,他不会保护你!”

    最后一个字,如钟鸣钹振,在沐晴耳边回响,经过许久都没有散去。

    对,不能相信白琊。沐晴的太阳穴一抽一抽地隐隐作痛。

    此刻,她眼前一片血红,心中满是愤恨,恨带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恨曾经想伤她的白锦,恨把她困在北国的白琊,甚至恨夏远山做了这个木偶。

    “毁了铃铛,你就又可以修炼了。”女人的声音忽近忽远,“你可以找到肉身,你还可以去找安若木——他一定正在薄氤岛上等你。”

    安若木,这名字如惊雷般在沐晴脑中炸响。

    “在等我……”她无意识地喃喃自语。

    疼痛越来越剧烈,并迅速蔓延到全身,仿佛体内有一把锥子在游走,正试图将灵与肉分开。

    “去找他……找他……”一瞬间,沐晴想到了很多事,但每件事都如浮光掠影,一闪就消失了。

    沐晴烦躁起来,她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她认为自己应该能记起更多。

    “你是谁?”忽然,又出现个声音,也是女的,说话时有气无力,喘得厉害。

    沐晴迷迷糊糊地转了个念头,紧接着,这病弱的女人便开始唤她的名字。

    “干什么?你们都要干什么?”沐晴又痛又恨又烦,忍不住大叫起来。

    白琊听到动静,想上来查看,无奈脚上受伤,行动略有不便,加上兔狲既狡猾又凶猛,还十分灵活,一时之间,竟被缠得脱不开身。

    沐晴也看了白琊一眼,心头怒火更旺,周身疼痛更甚。

    “我能给你力量,你要不要?”病弱的女人问道。

    “什么力量?”沐晴快要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能让你不再痛苦的力量。”女人加快了语速,“没时间了,到底要不要?”

    “要。”沐晴只想让这一切尽快结束。

    话音刚落,疼痛消失了,确切地说,除了视觉和听觉,所有的感官都消失了——现在的沐晴,只是个旁观者。

    眼前的血红也不见了,她通过木偶的眼睛看到,在锁链与铃铛围成的结界外,轻飘飘地浮着一团黑气。

    木偶歪着头,细细地打量过黑气,开口了:“哦,巫蛊师啊。”

    随后,她环顾下四周,又看了看锁链和铃铛:“这是哪里?”

    黑气自然是不会回答的。

    木偶捂着嘴,轻轻咳嗽两声:“你刚刚说安若木在薄氤岛,消息可靠吗?”

    黑气仍是悄无声息。

    木偶见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并不恼,而是气定神闲地挥了挥手。

    顿时,坐垫附近的小树枝喀喇喇地断裂下来,一截截飞镖似地冲向地面。

    白琊察觉异常,赶紧躲闪。

    兔狲也吓了一跳,忙不迭逃跑。

    木偶盯着这与雪地几乎融为一体的毛绒绒的一团,再度挥手,召树枝射穿了兔狲的尾巴,将它牢牢地钉在了旁边的树根上。

    “安若木是不是在薄氤岛上?”木偶又问一遍。

    “是。”黑气里终于传出声音来。

    “这是哪里?”木偶再问。

    “愈新洲,北国。”黑气老老实实地答了。

    “愈新洲?”木偶垂下眼,与正抬起头的白琊目光相对,“白堃的儿子?”

    黑气没出声,应该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木偶收回视线,不再纠结于此:“带我去薄氤岛。”

    “沐晴,你在和谁说话?”白琊缓缓腾空而起。

    木偶看着他,笑了笑:“这里有个巫蛊师。”

    白琊皱着眉头,没有吭声。

    “放我下去。”木偶在离得最近的铃铛上轻轻一弹,“这么吊在半空中,我是无所谓,你能撑多久?”

    白琊的眉头皱得更紧,又是惊讶,又是疑惑。

    木偶的手轻轻在铃铛上拂过:“紫楹铃,出手可真大方。”

    就在这时,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嘶吼,还没等反应过来,白琊就被什么东西钩住脚,拖了下去。

    木偶的视线跟着向下,只见刚刚被钉住的兔狲的身形变大了十倍有余,獠牙也长长地直垂到下颌以下,臀部的大片白色皮毛被鲜血染红,竟是咬断了尾巴,挣脱出来。

    看到此情此景,沐晴终于明白了“巨灵兔狲”这个名字的由来。

    “你叫来的?”木偶问始终在旁的黑气。

    “是。”黑气听起来颇有些得意。

    “既然叫得动上古灵兽,怎么……”话说到一半,木偶忽然大口喘气,继而便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你怎么了?”黑气像是关切,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欣喜。

    木偶还在喘,上气不接下气,到后来,连沐晴都有了窒息的感觉,犹如有一只手扼在咽喉处,正慢慢地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