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夏远山不对劲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上山,抓奸细,不是吗?”夏远山不自然地笑笑。

    “是。”沐晴又想到了名为“蚀骨”的小黄花,“山上可真冷,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山上有个温泉。”夏远山慢悠悠地道,“因为那个温泉,附近一片都挺暖和,能长出植物,不至于什么都没有。”

    沐晴有点糊涂了,观察着夏远山的表情,一时也说不出什么。

    夏远山像是放松下来,靠到椅背上:“王宫里有禁制,很多事情,我没办法知道,你要是愿意就告诉我,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沐晴脑子里飞快地转过几个念头,最终决定,说一半,留一半:“白琊和兔狲打的时候,巫蛊师骗我出了结界,把我抓住。后来,她发现中了圈套,跑不了了,就想用煅神火把她自己和我都烧死。当时我被热傻了,一直到白琊带我回来的时候才清醒,中间发生了什么,完全不记得了。”

    “那刚才巫蛊师的魂魄是从哪里来的?”夏远山双手环胸。

    “不知道。我在打坐,听到她叫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她站在面前。”沐晴这倒是实话。

    “后来呢,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夏远山想知道细节。

    沐晴泛泛地答道:“说她自己被做成人皿,被利用,说临了了还要把那些人的死都怪到她头上,说要被同化了,她不甘心。”

    “就这些?”夏远山有些不信。

    “就这些。”沐晴耸耸肩,“她一直在叫不甘心啊不甘心,很多话都说得模模糊糊的。等下次再看到她,我仔细问问。”

    夏远山笑了笑:“应该是没有下次了。”

    “她彻底死了?”沐晴想到了云霞的道别。

    夏远山点点头:“她的怨念实在太强,想倾诉的欲望太过强烈,以至于短时间内,不能被完全吸收,但跟你说完了以后,再消失,就意味着同化的完成——世上再没有这个巫蛊师,连她的魂魄都不存在了。”

    沐晴低下头,居然有些失落。

    “你看到她去了哪里吗?”夏远山希望能多问出点什么。

    “没有。”沐晴不抬头,“一下子出来,一下子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

    夏远山看看沐晴,不言语了。

    他感觉,沐晴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但是,怨魂的倾诉,往往带着强烈的情绪,会不断重复自己的恨和不甘,不论说什么,根本没有逻辑可言,因此,沐晴表示听不清或无法理解,皆属正常,要说她是有意隐瞒,又有些站不住脚。

    想着,夏远山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就此打住,起身往房门走去。

    “你要出去?”沐晴好生奇怪。

    夏远山不回头,只“嗯”一声,打开房门。

    “去哪里?”沐晴忍不住问。

    “你要修炼,我也要修炼,和你待在一个房间里,很烦。”夏远山说完,关上门离开了。

    见自己又被嫌弃,沐晴竟是释然的,她轻吁口气,暗道还好。

    接下来的一整晚,夏远山都没有回来,沐晴也没再尝试排除杂念,而是由着思绪恣意翻滚,想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夏远山仍不见踪影,沐晴开始有些忐忑。

    她出了房间,在王宫里转悠,一路走,一路找。

    “沐晴。”不知走了多久,白琊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沐晴停下,不想见他,但碍于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这个“人家”又是国王,只好转身行礼。

    “我正要找你。”白琊将个纸袋子轻轻放在沐晴脚边,“拿去。”

    沐晴不打算收:“谢谢大王,不用了。”

    “不看看是什么?”白琊语带不悦。

    “不管是什么,大王的好意我心领了,东西不能收。”沐晴站着,目视前方。

    白琊也站着,沉默片刻,突地捏着沐晴的腰,将她拿了起来。

    “喂喂喂,干嘛?放我下来!”沐晴慌了,口不择言。

    白琊还是不响,重拿回袋子,带着沐晴,来到书房。

    “放我下来!”沐晴一直在叫,还手舞足蹈地想要挣脱。

    白琊关了门,将她往坐椅上一丢。

    椅子上放着软垫,沐晴落到上面,当即被弹得飞起,幸亏她眼疾手快,抓住软垫上垂下的流苏,才没有掉落在地。

    “对,抓住了。”白琊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谁知道夏远山木偶做得牢不牢靠,从高处掉下来会不会裂开。”

    这话激怒了沐晴,带着“木偶裂了你也捞不到好处”的想法,她狠狠心,松了手。

    白琊当然不会让木偶有任何损伤,当即跨前一步,伸手把沐晴托在掌心。

    沐晴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指,真恨不得咬上一口。

    “别张嘴,否则我就在你嘴里塞个石丸,让你再闭不上。”白琊把沐晴放到椅子上,语带威胁,但动作不算粗暴。

    沐晴被窥破心事,有些尴尬,不过,更多的还是愤愤:“我不要你的东西,我要回房去了。”

    “夏远山呢?”白琊不理会,自顾自地发问。

    “不知道,说是去修炼了。”沐晴瞪着他,“说不定,被你关起来了。”

    白琊不以为忤,反而笑起来:“你们根本没法离开王宫,不用浪费牢房关他。怎么,你真不知道他在哪里?”

    “不知道。”沐晴强调,“昨天晚上出去的,到现在还没回来。”

    “你们傀儡和傀儡师,不是能相互感应的吗?”白琊坐到沐晴对面的椅子上。

    “不能……吧。”沐晴不很确定。

    “不能?”白琊有些意外,“我可是听说能,才让术士下了禁制的。”

    “他能感觉到我,我感觉不到他。”至少,就直到目前的情况来看,沐晴和夏远山之间,是这样的。

    白琊微微点头,略加思索,道:“昨天晚上,他来找过我。”

    沐晴的心往下一沉。

    他们昨天晚上见面说了些什么?白琊会不会把那套“撞到头”的说辞告诉夏远山?夏远山听了会怎么想?夏远山会不会告诉白琊关于云霞魂魄的事?他们会不会已经弄清了是木偶召来的云霞的魂魄?

    “他来打听,问我把你带去哪里,还问了禁制的事。”白琊紧盯着沐晴的脸,“你说他能感觉到你,是怎么个感觉法?”

    “你去问裁缝啊。”沐晴正在想法层出不穷的时候,脑子里乱得很。

    “他在忙。”白琊开始不耐烦了,“快说,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沐晴大声顶了回去,“你们一个个的神通广大,学富五车,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会法术,没有力气,连这个身体都不是我的,我现在一无是处,只能被当成诱饵抛出去。”

    白琊收了不耐的神色,端坐着,一言不发。

    沐晴倒是不安起来,想自己这样算不算大不敬?会不会让白琊找到治罪的由头?

    “要不要把你带上山,我考虑了很久。”白琊开口了,倒是相当平静,“这个巫蛊师,在宫里藏了有一段时间了,我也一直在找她,始终没什么结果。你我都知道她是荼戎带进宫的,也知道荼戎在王宫里的地位,这样一个重臣弄进来的奸细,对我的威胁实在太大。”

    沐晴不响,还是忿忿难平。

    “在愈新洲有南王和西王,在劭德洲有煦扬王和暮遥王,薄氤岛上的擎正堂,还有为财为权的佣兵,甚至,我的手下和国民,那么多人,他们都想要我的命。”白琊微微昂起头,“我必须要尽快解决离我最近的隐患,我也必须要保证解决的方法万无一失。”

    沐晴从没有过地位处于万人之上的经历,她很难想象白琊的生活。

    “荼戎是棵墙头草,所以我支开他,让背后的人免去他会在关键时刻倒向我的忧虑。”白琊继续道,“杀幼崽,为了让巫蛊师以为自己能唤动灵兽,带着你,则是给他们一定要动手的理由。”

    顿了顿,他抢在沐晴开口前又说:“我不是真要把你抛出去做诱饵,我只是不想死在奸臣手里——我要死,应当是战死沙场,应当是死得轰轰烈烈。”

    “那几个护卫呢?他们忠心耿耿的,为什么要杀他们?”这是沐晴的心结,以至于她想也不想地脱口问出。

    白琊挑眉:“你记得?”

    沐晴忙急中生智道:“昨天晚上修炼的时候想起来一些。”

    “还想起来什么?”白琊紧张起来。

    “没了。”沐晴揉揉额角,“也就断断续续的几个场景,你拿着刀啦,好大一片血啦,应该是太吓人,记忆太深刻,所以最先想起来了。”

    白琊又不说话了,也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是你杀的吧?”沐晴装了个糊涂。

    “是。”白琊爽快地承认,“他们知道的太多了。”

    沐晴暗道一声“果然”,蓦地,意识到什么。

    “又怎么了?”白琊只见沐晴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沐晴环顾下四周,开始考虑该怎么逃跑。

    白琊说,护卫们知道的太多了,所以不能活着,那现在,她和白琊独处一室,也知道了很多事,岂不更是性命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