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傀儡有两种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曲猷解开沐晴腰间的布条,往海岛深处走去。

    “等等我。”沐晴对海水已心生厌恶,急于想找个干燥的地方。

    “夏师傅?”曲猷停下脚步,征求夏远山的意见。

    夏远山不说话,连眼睛都不睁,只挥了挥手。

    曲猷会意,把沐晴放到自己肩头,离开了沙滩。

    “夏远山在这里也有房子吗?”沐晴转头,四下里张望。

    “狡兔三窟。”曲猷轻声道。

    沐晴以为他是开玩笑,便配合着笑了笑,再想不出其他话题。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曲猷开口了:“你和夏远山之间,是不是断了联系?”

    沐晴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们都是傀儡,照道理,如果你在附近,我会有所感应。”过了沙滩是一片草原,曲猷走进去,随手采起身边的野花。

    “你也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沐晴大骇,想完了,一点隐私都没了。

    “不能。”曲猷低头,像在寻找什么,“我只能感应到你,知道你是个傀儡,知道你想什么,经历过什么的,只有傀儡师。”

    沐晴拍拍胸口,稍感安心。

    “你修炼到什么程度了?是怎么切断的联系?”曲猷拨开草丛,捡起几枚莹白如玉的蛋。

    “能感觉到月光在身体里面转来转去,要操控的话,有时可以,有时不可以。至于怎么会断了联系的,我也不清楚——说起来,这是好是坏?”沐晴见他怕自己坐不稳,始终在尽力保持上半身直立,不由心生感激,又因同是傀儡,也生了亲近之意,说话间便少了些戒备。

    “好事。”曲猷又从半人高的草尖上摘下些果实,“你现在能动能说话,是因为他的一魂一魄,你们是连在一起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你是他的分身,只要他不收回魂魄,你的一举一动、所想所念、所见所闻,他全都一清二楚。”

    “所有傀儡刚开始都是这样的吗?”类似的问题,沐晴曾经问过,但夏远山语焉不详,并没有解释清楚,“这个过程,一般要经过多久?”

    “都这样。”曲猷点点头,“一般,几十、几百年的都有。”

    “我觉得夏远山的生意不错,是不是对你们来说时间都过得特别快?”沐晴有点想不通,“如果换了是我,我还真不会选活着,但要过每时每刻被监视,做梦都不自由的日子,更别说还有可能是几百年,几个小时都够呛。”

    “如果我能选……”曲猷的话没有说完,不过,沐晴大概能明白。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曲猷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仿佛在思索什么,好几次,都是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终于,沐晴憋不住了。

    曲猷站定下来,又犹豫半晌,才道:“你知道傀儡师是怎么做傀儡的吗?”

    “应该……知道的吧。”沐晴不确定夏远山提到过的算不算全部。

    曲猷抿着嘴,没搭腔。

    “到底怎么了?”沐晴如百爪挠心,又急又不安。

    “我想请你帮个忙,作为回报,我也会帮你一个忙。”曲猷决定了什么事,“你先别问是什么忙,我现在说不清,耐心点,等到了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

    闻言,沐晴更难受了。

    曲猷则是话锋一转:“傀儡师要做成一个傀儡,木偶当然必不可少,随后,他会将魂魄引入木偶,如此一来,便可以和魂魄交流。”

    沐晴知道关于这个忙,曲猷再不会多说,无奈之下,只好耐下性子,跟着他的思路。

    “往往,傀儡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想不想行动自如。”曲猷接着道,“如果得到肯定的答复,他会马上往木偶里注入一丝精气,让木偶可以开口说话——这一过程必须是连续的,要是被打断,只能再问、再答一遍。”

    “哦,难怪……”沐晴忆起初见时,夏远山一次次的提问。

    曲猷转头看看她:“能说话了之后,就可以认主了。”

    “沐晴以魂盟誓,认夏远山为主,受其魂魄,始为傀儡。”这几句话,沐晴始终不曾忘记。

    “然后,受了傀儡师的一魂一魄,融合,傀儡就成了。”曲猷又迈开步子,只是速度比刚才慢了不少。

    “怎么融合?”沐晴认为,她与夏远山魂魄融合的整个过程,应该就发生在山中旅店里。

    “点上转引香,通常一昼夜就能完成。”曲猷的视线在野草中搜索。

    “我好像用了好几天。”沐晴还记得夏远山的疑惑。

    曲猷不响,侧耳听着周围的动静。

    沐晴也不敢出声了。

    等了好半天,曲猷调整了行进的方向:“你肯定不知道,傀儡有两种。”

    “夏远山从来没说过。”沐晴真不知道。

    曲猷扯扯嘴角,丝毫不显意外:“一种是我,在成为傀儡之后,借助他的魂魄之力,辅以月之精华,用了二十年,成为现在的样子。”

    “你把魂魄还给他了?”沐晴也想有这么一天。

    “是他收回的。”曲猷折下一根草,放在鼻端轻嗅,“我已经炼成了,只要傀儡师不亡,木偶不毁,我永远就是这个样子——我是个傀儡,供他奴役、驱使,就是想死,也要经过他的同意。”

    沐晴听着,有些心慌:“那还有一种傀儡呢?”

    “还有一种,成为傀儡之后,傀儡师的魂魄与原本的魂魄,互相借助对方的力量修炼,最终,傀儡师总是更强,能将傀儡的魂魄同化融合,那傀儡就成了真正的分身,实力只比傀儡师稍逊,动起手来,也能操纵傀儡。”曲猷望向草丛深处,像是有所发现。

    “可是,傀儡师在修炼,傀儡也在修炼,会不会比傀儡师更强呢?”沐晴想到一种可能。

    曲猷笑起来:“会。不过,傀儡师可不傻,但凡是比自己强的,只会做成像我这样的傀儡,做成第二种,要是被傀儡反噬,可就成了花肥了。”

    语毕,做个噤声的手势,取块布出来,将手里的东西包好,随后,猫下腰,蹑手蹑脚地往草丛里钻。

    沐晴抓住他的衣服,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既紧张,又好奇。

    走了没几步,草丛里出现一团花白的东西,毛绒绒的,轻轻地颤动着。

    曲猷慢慢伸出手,等快要触到那团东西时,突地发力。

    那团东西在同时察觉到了异样,猛然间弹跳起来,被曲猷抓个正着。

    “兔子!”沐晴又惊又喜。

    曲猷捏着兔子的脖子,将它提起来。

    “要吃了吗?”沐晴猜测,这多半是用来当食物的。

    曲猷不答,应该是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事,加快脚步走起来。

    路上,沐晴想引他开口,但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曲猷一直阴沉着脸,一声不吭,沐晴见他手里的兔子已经不动,隐隐感到有些不对。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们终于到了。

    这是建在草原中心空地上的一幢小楼,只两层,占地并不大,被一圈篱笆围起,楼前有花架,爬满翠绿的藤萝,楼后是菜园,种着瓜果菜蔬。

    曲猷推开院门,来到花架下,将沐晴放在石凳上。

    他放下布包,一手将兔子举起,另一手捏住兔子头,用力一扭,再狠狠一拉。

    沐晴听到骨骼碎裂的喀嚓声,看到从被扯断的脖子里喷涌出大量的鲜血,她实在不知该作何反应,唯有愣愣地盯着曲猷的一举一动。

    “这个,不是用来吃的。”曲猷说着,将无头的兔子尸体高举过头。

    “是用来洗澡的。”他的语气中带着自嘲,任凭鲜血淋满全身。

    说来也奇怪,血到了他身上,居然没有滑落,而是慢慢地渗入,犹如落到泥土上的雨水。

    这景象,沐晴见所未见,一时之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木头做的,不保养的话,会开裂。”曲猷用指关节在自己脸上敲几下,发出“梆梆”的声音,“寻常的木制品,无非擦拭、上蜡,我呢,要用鲜血浇透,要用魂魄浸润。”

    说着,一口咬在兔子头顶,拖出个灰白的影子,吞下肚去。

    “一千年了,每隔十年,我就要这样做一次。”曲猷看着沐晴的眼睛,“我们不会生病,不过,木偶开裂的痛苦,远超所有你能想到的疾病。我经历过一次,再不想有第二次,因此,如果恰逢此时,身边没有别的活物,只有人……”

    话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

    沐晴的胸口像堵着一大团棉花。

    曲猷蹲下,与沐晴平视:“魂魄对我有用,对你更有用,尤其是人的魂魄,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我……我以后也要这样?”沐晴不敢往他手里看。

    “也许不用。”曲猷垂下眼,声音也低了下去,“没有自由,供人驱使,甚至被羞辱,我都能习惯,可是,这个……”

    “你们在聊什么?”夏远山来了,打断了曲猷。

    曲猷不起身,不回头,瞬间恢复到冷冰冰的样子。

    夏远山走到近前,朝沐晴笑了笑:“都看到了?没办法,富家少爷吃不得苦,他要是做人的时候能好好修炼,成了傀儡也不至于这样。”

    “那我呢?”在沐晴看来,夏远山的笑带着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