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我是谁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沐晴笑笑:“你想多了,真的没什么。”

    “拿下来,让我看看。”蝉息起身,满眼戒备。

    沐晴没办法,只得取下发簪,递到蝉息面前。

    蝉息上上下下地闻了,看起来,十分疑惑。

    沐晴在某颗珠子上一捏,将其分为两半。

    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弥漫开来。

    这下,蝉息的喷嚏根本停不下来,还眼泪鼻涕横流。

    “盖上,咳咳,什么鬼东西,快盖上。”它嗷嗷地叫着。

    沐晴依言照做,一声不吭。

    “果然有猫腻!”蝉息抹一把脸,张口想把发簪叼过来。

    沐晴迅速缩回手:“你捂住鼻子,我再打开,你看看是什么东西。”

    蝉息迟疑着,怕沐晴会对自己不利。

    “不是毒药,真的。”沐晴信誓旦旦地保证。

    蝉息想了半天,到底是趴下了,将口鼻全部埋在两个前爪中间,只留一对眼睛在外面。

    沐晴再次打开那颗珠子,放低了,让蝉息细看。

    那里面是红色的膏状物体,有使用过的痕迹,散发着花香和果香混合的气味。

    “胭脂。”沐晴以小指尖蘸了膏体,在唇上轻点。

    “什么?”蝉息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胭脂。”沐晴重复着,关上珠子,又打开另一颗。

    这次,珠子里是浅粉色的细粉末。

    “妆粉。”沐晴说,“气味淡很多,你要不要试试?”

    蝉息赶紧后退,一叠声地“拿走拿走”。

    沐晴将珠子复原,重又挽好头发,插上发簪。

    蝉息见状,先是试探性地露出一点点鼻子,觉得没有大碍了,才放松下来:“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人偶是木头做的,化了妆才有人样。”沐晴还是笑,“其他珠子里有花钿,还有黛粉,应该没有这么大气味了,你要不要再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蝉息挥挥爪子,“走走走,到外面找那个曲家的小子去。”

    “他在外面?”沐晴最初醒来时,因为太过激动,完全没有注意到曲猷去了哪里。

    “不清楚。”蝉息说着话,已快要跑出门,“傀儡师住的地方太诡异,先到外面去再说。”

    沐晴“哦”一声,看着蝉息消失在门外,抬手擦了唇上本就不多的红色,才也走到外面。

    蝉息站在花架下,畅快地大口呼吸:“我刚到海上,还嫌海水的气味难闻,现在再闻闻,真是太舒服了。”

    “曲猷呢?”沐晴转头四下里看。

    蝉息说句“等等”,又深呼吸几次,跑到下风口,抬着头嗅起来。

    “好像在那里。”不过几秒,它便有所发现。

    沐晴跟着它,跑出院子,来到不远处的一棵枯树下。

    曲猷靠坐在树干上——确切地说,那是一个和曲猷等高的木偶,颜色暗红,表面光润如玉。

    刹那间,沐晴呼吸困难,难过极了。

    她蹲下,摸了摸木偶的脸,又握住木偶的手。

    “这么大一个,做得这么精细,得花多少钱啊……”蝉息绕着木偶左看右看,啧啧有声地赞叹。

    “是花了不少钱。”沐晴轻声道,“如果能把他救活,曲家花多少钱都愿意。”

    “他们怎么惹了夏远山了?”蝉息忍不住要问。

    “曲家宅子有个地下室……”沐晴说。

    “曲家的金库!”蝉息一下来了兴趣,打断了沐晴。

    “不是金库。”沐晴微微皱起眉,“放的是各地产业的往来账目、人员清单,还有些契约、借条之类的。”

    “就没有金银财宝?”蝉息不信。

    “有,不多。”沐晴叹口气,“这些东西对曲家来说,确实是宝贝,比金银重要,所以才专门保存在地下室里。夏远山说要到地下室看看,曲老爷子当然不会答应。”

    “傀儡师心眼小,一有什么不顺他们的意思,铁定不开心。”蝉息了然地点点头。

    沐晴看着木偶的脸:“曲老爷子是好声好气地解释了的,夏远山没再坚持,看起来也挺客气,没想到……”

    蝉息跟着叹了口气:“曲家有地下金库的传说由来已久,除非亲眼看到,否则再怎么解释都没用。”

    “亲眼看到也没用。”沐晴凄凄地一笑,“夏远山到过地下室,亲眼看了,可是,他认为是曲家事先把宝贝给藏了,只留了这些没用的东西。”

    “先是被拒绝,后来又没找到宝贝,那可真是得气疯,怪不得要把整幢宅子都烧了。”蝉息喃喃地说。

    沐晴站起身,召出光球,打到木偶身上。

    火烧了起来,木偶像纸,迅速被点着,变得焦黑,化为粉末,有股怪异的腥臭的气味弥漫开来。

    蝉息忙不迭到上风口,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沐晴回头看向小楼的方向,心中转而出现一丝不舍。

    “也烧了吧,留着没用。”蝉息咳嗽两声。

    沐晴万般犹豫,只是站着发愣,觉得整个人空落落的,像是把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你要跟我走,就不能带着那东西。要是放在这里,被吃了,烂了,都有可能,你就是再回来,也不能用了。”蝉息幽幽地说。

    沐晴不吱声,知道它说的在理,可就是下不了决心。

    “就算你有了夏远山的记忆,知道保存肉身的办法,这里也没有可供使用的药。”蝉息又说。

    药,是有的,就在发簪上的某颗珠子里,但,如果拿出来用,一切就都暴露了。

    沐晴矛盾到了极点,始终难以放下夏远山的肉身。

    “赶紧的。”蝉息见木偶已烧成一滩黑灰,不想再待在这里了,“要是有办法让你从木偶里出来,事先肯定得找好肉身,到时候,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男的女的随便挑,你还要那个破破烂烂的身体干什么?”

    对,那个身体上,有鞭笞的痕迹,有陈年的旧疾,对于即将称王称霸的人来说,确实不太合适。

    沐晴想着,终于抬脚,返回到小楼前。

    她的视线缓缓扫过整个院子和整幢建筑,随后,光球便接二连三地飞出。

    “都不要了吗?”蝉息看着眼前的火海,略有些意外。

    “不要了。”沐晴的脸被映得通红,“以后,来造更好的。”

    蝉息“呵呵”两声,居然没说什么,出奇地安静。

    沐晴察觉到它的欲言又止,等了一会儿,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蝉息迟疑了下,说:“你以前什么都不懂,胆子也小,缩在木偶里,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不仅胆子大了,还很有主见。”

    “不好吗?”沐晴瞥蝉息一眼,“碰到了那么多妖魔鬼怪,还随时可能被拖出来,就此魂飞魄散,胆子变大、有主见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更好地活下去啊。”

    “好是挺好的。”蝉息也看沐晴,“怕只怕,你会有这样的改变,不是因为经历太多生死,而是因为并没有完全融合夏远山和曲猷的魂魄。”

    沐晴闻言,心往下一沉。

    “夏远山是傀儡师,深谙控魂之术,你吸了他的魂魄,难道就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吗?”蝉息的双眼在火光的映衬下,闪着别样的光芒。

    这,沐晴还真没想到,也不是很清楚。

    “人的魂魄是有强大的力量,仇恨更是可以让这种力量再加一等,你的修为那么低,猛地吸了两个魂魄,搞不好会被反噬的。”蝉息语带担忧。

    “我还是我,没有变成他们。”沐晴则认为蝉息是危言耸听。

    “你刚刚看到木偶的时候,我刚刚说要把夏远山的肉身烧了的时候,你敢说,你完全没有变成过他们吗?”蝉息紧盯着沐晴的脸。

    沐晴不答。的确,她能同时感受到曲猷的仇恨与痛苦,夏远山的不甘与野心,她能感受到自己变得异常自私,脑子里尽是阴暗的念头,有无数的设想,她甚至想去虐杀,想看到鲜血,想听到哀嚎。

    发现木偶时,她知道她是曲猷,回头见了小楼,想到阁楼里的肉身,她又成了夏远山。而原本的她,那个没什么心眼,不信怪力乱神那一套的沐晴,在不知不觉中,瑟缩到了一个很小的角落里,几乎感觉不到了。

    “我不是他们。”沐晴还要嘴硬。

    “不是就不是吧。”蝉息也不想过多纠缠,“不过,我可提醒你,傀儡师一天到晚捣鼓那些奇奇怪怪的娃娃,不怎么和外人接触,心理可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的,你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事,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事,如果感到不对劲,马上告诉我,我会想办法救你。”

    “救我?”沐晴低头看蝉息,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救你。”蝉息一点头,“在你从木偶里出来之前,我不会让你出任何差错。”

    “为什么?”沐晴不明白。

    “本来就有很多人不喜欢我们,说我们这不好那不好,要是交易还没完成你就死了,传出去,又要有嫌事儿不够大的瞎编故事了。”蝉息翻翻白眼。

    “不喜欢你们是因为你们吃人吧……”沐晴想到了在船上的情景。

    “吃人怎么了?”蝉息不高兴了,“你们人还吃动物呢,这些动物也有可能修成人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