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我叫展画,幸会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这是你家的猫?”女声略带诧异。

    沐晴转头,见桌后坐着的人,大概四十出头,一头利落的短发,浓眉大眼,椭圆脸,穿件白衬衣,袖口直挽到肘部以上,一手搂着个娇俏的女孩,正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大姐……呃,大哥,不好意思,打扰了。”沐晴实在无法确定这人究竟是男是女。

    那人一点不介意,又问一遍:“这是你家的猫?”

    沐晴不知该不该答,该怎么答,只好反问:“这是你家的猫?”

    那人笑起来,看看蝉息:“是,也不是。”

    “是你家的猫?”沐晴大感意外,急忙把蝉息放回到桌上,“对不起,它一直跟着我,所以……”

    “它一直跟着你?”那人更是惊讶,还觉得好笑。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蝉息开口了,竟是认识那人的。

    “这里好看的人多啊。”那人耸耸肩,答得理所当然。

    “那你好好享受,我先走了。”蝉息跳下桌子,就要离开。

    “你们身上好臭。”悠悠然的一句话,让蝉息停下脚步。

    那人起身,根本不管蝉息,而是来到沐晴面前,伸出右手:“我叫展画,幸会。”

    沐晴有些意外,出于礼貌,忙也伸手与之对握,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哪知,展画就此便不松开了:“你真好看,肯定出自名家之手。”

    被看穿了的沐晴有些尴尬,求救地看向蝉息。

    蝉息不耐烦地“啧”一声:“我们身上很臭,又怎么样呢?”

    展画对沐晴笑笑,放开手,问蝉息道:“碰到魇鼬了?对付得了吗?你怎么得罪它了?”

    “不是冲着我来的。”蝉息不愿细说。

    “难道是冲着她来的?怎么回事?”展画有些不敢相信。

    “太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我也不想费力气跟你解释。”蝉息又准备走。

    “我帮你把它找出来吧。”展画似乎想让蝉息留得久些。

    蝉息还真停下了,转回身,歪着头:“你想要什么?”

    展画到蝉息面前蹲下,笑眯眯的:“沐晴,她的主子是谁?是你吗?让给我好不好?”

    沐晴在旁边简直哭笑不得。

    蝉息生气了,不由大声起来:“都快两千岁了,你可消停点儿吧!”

    展画微微皱起眉头,在蝉息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出手,捏住它的后颈皮,将它提在手里。

    蝉息不能动了,重重地叹了口气。

    “沐晴,这家伙又馋又懒,脾气也不好,你不会开心的,不如,跟着我吧。”展画站起身,将蝉息轻轻地晃来晃去。

    “不……不用了……呃……”沐晴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甚至都有点语无伦次,“好意心领了,不是,我也没跟着蝉息……”

    “那你的主子是谁?带我去。”展画不依不饶的,“价钱好说,我会对你好的。”

    “娘!”蝉息大叫道,“别闹了,把我放下!”

    娘?!沐晴愣在当场,惊讶得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展画撇撇嘴角,像是不愿承认儿子都这么大了。

    “放开!”蝉息吼得更大声。

    展画随手一甩,将蝉息往包厢的角落里扔去。

    “不……”蝉息想说什么,但话才出口,便撞上墙壁,掉落下去。

    沐晴就听到“嘭”的一声,想是撞得不轻,急忙忙要去查看。

    “别别别,别过来。”声音发出的同时,有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捂着额头,从椅子后面站了起来。

    沐晴更是目瞪口呆。

    “这是我家的,但不是我家的猫。”展画拉住沐晴的手,一指蝉息,“犬子蝉息,生性顽劣,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

    沐晴看看展画,再看看变成男人的蝉息,一时转不过弯来。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蝉息另一手扶着腰。

    “千多年来,我做梦都希望你不是我亲生的。”展画的声音低沉下去,“如果你不是我亲生的,当初,随你被杀被遗弃都好,我就不会那么记挂着。”

    蝉息不言语了,低着头,揉着痛处。

    “说起来,你带着别人家的傀儡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展画话锋一转,“你偷了东西了?你们私奔了?”

    “没有,没有,没有!”蝉息一脸快疯了的表情,“别再问了,只说你到底帮不帮我捉魇鼬?”

    “那她……”展画往沐晴靠近了些。

    “不行!”蝉息一口拒绝,“她是我的。”

    “你是我儿子,你的不就是我的吗?”展画想耍个赖。

    “不是。”蝉息回得斩钉截铁,“我的就是我的,你这见一个爱一个的死老太婆,别想拿走我的东西。”

    展画沉下脸,拉着沐晴过去:“你说谁死老太婆?”

    “别过来。”蝉息往椅子后面缩了缩。

    “现在知道怕丑了?”展画脚下不停,“你成天一副猫样,撒娇打滚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不好意思?”

    这话点醒了沐晴,她终于回过神,挣脱了展画的手。

    展画回头冲她笑笑,不再往前:“他是不是从来没告诉过你他是这个样子的?”

    “你们……其实都是能说话,能变成人的吗?”想想之前和蝉息相处的点滴,沐晴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能啊。”展画一点头,“他真的从来没说过?”

    沐晴不答,看向蝉息,非常不悦。

    蝉息没有任何表示,将视线转向别处,是有些心虚的。

    “所以你看,他对人一点都不真诚,跟着他,没什么好的。”展画还在努力游说,“我可不一样,我对巧巧一直是毫无保留的。”

    说着,朝始终安静地坐着的女孩一抬下巴:“是吧,巧巧?”

    女孩笑着点点头。

    “她不能跟你走。”蝉息急了,“她吞了傀儡师的魂魄,还没有完全同化,如果你不帮忙捉魇鼬,就别浪费我的时间,我去找别人帮忙。再拖下去,魇鼬和傀儡师再联手,她怕是要被扯到白日梦里去了。”

    展画闻言,神色凝重起来:“傀儡师的魂魄?怎么吞了的?”

    语毕,摆了摆手:“算了,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走,带我去你们落脚的地方。”

    蝉息不再多话,身子一矮,变回猫的样子,奔跑着在前面带路。

    等到了旅店,进了房间,展画的脸色愈加难看。

    “怎么样?能找到吗?”蝉息很是担忧。

    展画在他身侧轻轻一踢:“穿上衣服去,老是低头跟你说话,我会长皱纹的。”

    蝉息恼得直跳脚,但也没有办法,只得乖乖跑到屏风后面。

    片刻后,变成人的他穿戴齐整出来了:“到底怎么样?”

    “现在好像不在了。”展画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跑不远,会再回来的。”蝉息相当肯定。

    “那没办法,只能等。”展画找地方坐了下来,“等着也是等着,能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吗?”

    沐晴和蝉息对视一眼。

    蝉息开口道:“她原本是夏远山的分身傀儡,在魂魄同化的时候,吞了夏远山的魂魄。”

    “傀儡噬主。”展画一脸兴奋,“看不出来啊,沐晴,本事真不小,那可是夏远山。”

    “夏远山怎么了?”沐晴只记得夏远山自视甚高,还不清楚别人眼里的他是什么样的。

    展画想了想,道:“这么说吧,依夏远山原先的财力,雇支军队是没问题的。依他原先的能力嘛……”

    话到这里,欲言又止。

    “别卖关子,有什么说什么。”蝉息不乐意了。

    “据说他手里攒了不少傀儡,还联络了一些人,要不是让擎正堂废了修为,判了流放,说不定现在的煦扬,会是他的地盘。”展画压低了声音。

    “先是煦扬,再和巫蛊师联手取暮遥。”沐晴脑中,浮现出一个计划,“接着,与北王合作,灭擎正堂,同时暗中拉拢西王和南王对付北王,削弱他们的力量,最后,再将西南两王各个击破,一统天下。”

    一时间,再没人出声,房间里安静极了。

    沐晴察觉到展画和蝉息眼中的异样,左看看,右看看,不明所以。

    “怎么了?”她想,难道是说错了什么?

    “你看,我就说还没同化融合吧。”蝉息没搭理她,而是转头对展画道。

    展画则抚着下巴,若有所思:“依我看,倒不全是还没同化融合的关系。”

    “那你说,还能是什么?”蝉息认为,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错。

    展画斜蝉息一眼:“傀儡师的魂魄,一般人可驾驭不了。你想想,他们练控魂的法术练了那么久,能随随便便让你给吞了吗?就是吞了,哪怕成功同化了,那人也不像人了。”

    “我哪里不像人了?”沐晴见这母子俩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不禁心生不快。

    “你本来就不是人啊。”蝉息接口。

    “你……”沐晴的怒火蹭地窜起老高。

    “别生气,不用理他,他就是嘴贱。”展画探出上半身,将离得不远的沐晴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我的意思是,你现在不管是性格,还是想法,都和傀儡师一模一样。”

    “我和他不一样。”沐晴甩开展画的手。

    “哦?”展画一挑眉,“这么说,你原本就有一统天下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