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三个庄主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沐晴不响,思忖着尤正则说这话的意图。

    尤正则慢慢地走着,一边还在继续:“猫魃是家庭观念很重的种族,有血瞳的孩子要被遗弃或杀死,也是因为可能会给整个家族带来厄运。可如今蝉息都这么大了,也没见什么厄运降临,族长嘴上不说,其实还是想蝉息回去,认祖归宗的,毕竟,展画曾经也是他的一员爱将,否则,要换了别人,打伤族长夫人,带着有血瞳的孩子逃跑,是杀无赦的大罪。”

    这番话让沐晴的心理起了微妙的变化。

    她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虽说不上有多幸福,至少性命无虞,像展画带着蝉息这样,东躲西藏近千年,稍有不慎就会命丧黄泉,在她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太可怜了。现在,听说猫魃族长有原谅展画和蝉息的意思,沐晴暗暗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也很希望把这好消息告诉蝉息,让他尽快找到展画,回到属于他们的地方,再不要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你知道展画在哪里吗?”尤正则像是知道沐晴在想什么。

    “不知道。”沐晴不假思索道。

    尤正则又问:“你是在哪里遇到她的?在哪里分的手?”

    “就在城里。第一次是在家酒楼碰到的,然后她到我们住的旅店,在那里分的手。”沐晴毫不隐瞒。

    尤正则点点头,停下脚步:“到了。”

    这里仅一扇门,木头外包着铁,守门的士兵看到他俩,取钥匙开了门。

    沐晴走进去,发现这里就是普通的房间,有张单人床,一个单人沙发,靠墙是直到顶的书架,放满各式各样的书。另一侧墙上是扇窗,虽然安着密密的铁丝网,但阳光透过铁丝网,洒满半个房间,也是颇为惬意。

    蝉息就在阳光里,蜷缩着,竟然还没睡醒。

    “除了吃就是睡,不怎么闹腾,就是胃口实在很大。”尤正则在身后关上门,环顾下房间。

    沐晴看蝉息面色红润,呼吸均匀,睡颜平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我去叫他起来。”尤正则说着,往床边走去。

    沐晴拉了他一下:“别叫起来,这样睡着挺好。”

    尤正则会意,便站定下来,不说话了。

    沐晴了了桩心事,顿感轻松,犹豫和不安也就再没出现。

    “你要我见的人到了吗?”她转头问尤正则。

    “刚到。”尤正则朝窗外看了一眼。

    “走吧。”沐晴率先迈步,“我以后还能来看他的吧?”

    “当然。”尤正则在沐晴身后,“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请你问一下展画的下落?”

    沐晴一滞:“你找展画干什么?”

    尤正则走到了沐晴前面:“她是蝉息的母亲,审判、关押、行刑等等,都要通知她。”

    他的话相当合理,沐晴道声“好”,答应下来。

    自此,两人不再有交流,直到来到一间类似会议室的房间。

    房间的圆桌后面,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

    “这是纪胜庄的雷庄主。”尤正则先介绍坐在中间的肥胖男人。

    “雷鸣。”这男人圆滚滚的脑袋已半秃,一笑,脸上的肉挤作一堆,“幸会。”

    沐晴朝他点头致意。

    紧接着,尤正则又分别介绍了其余两人。

    那女的叫莫岚,约摸有六十多岁了,花白的头发在脑后盘成发髻,身段苗条,从脖子到腰都挺得笔直,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衣服整洁,连褶皱都少有,一看就是不苟言笑的。

    另一个男的叫齐通达,将近五十,头发还是乌黑浓密,与莫岚正好相反,他整个人都是畏畏缩缩的,在椅子上歪歪斜斜地靠着,衣着也不考究,像是刚睡醒了到隔壁串门,随手从穿过的衣服里抓了一件套上。

    而这三人,尤正则介绍时,都说是纪胜庄的庄主。

    “可否请问姑娘芳名?”雷鸣是和和气气的样子,并不惹人讨厌。

    沐晴报上自己的姓名,旁的,一句都不敢多说。

    三人相互看了看。

    齐通达开口了,相当直截了当:“你真是放在擎正堂的那东西?”

    “我不是。”沐晴认为没必要说谎,“这个木偶是。”

    “木偶?”三人又是互看。

    沐晴伸出一条手臂:“摸摸看就知道了。”

    三人迟疑片刻,莫岚站起身来。

    “小姑娘,我见过傀儡,也见识过不少怪事,你别骗我,对你没好处。”她冷冰冰地说。

    沐晴不搭腔,笑笑,维持着姿势没动。

    莫岚到了近前,先以两指小心地按了按沐晴的皮肤,紧接着,微微皱下眉头,再以食指、中指和拇指捏了捏沐晴的手臂。

    “怎么样?”雷鸣有些着急了。

    莫岚不理睬,看过沐晴的喉头,检查了她的呼吸、心跳和脉搏,回到了座位上。

    “到底怎么样?”雷鸣又问一遍。

    莫岚颌首,不得不承认:“还真是个修了人形的木偶。”

    “你是怎么进去的?”齐通达是始终看着沐晴的。

    “不知道。”沐晴据实以告,“我好端端地在睡觉,做了个梦,睁开眼就到了这里了。”

    “你知道木偶里是什么东西吗?”齐通达又问。

    沐晴下意识地看向尤正则。

    尤正则朝她点点头。

    “不知道。”沐晴转回与齐通达对视。

    “那你知道要怎么出来吗?”齐通达也开始皱眉。

    “不知道。”沐晴还是这句话。

    “尤大人,她一问三不知的,可不好办啊。”齐通达朝尤正则一摊手。

    “她是真不知道。”尤正则对沐晴的诚实感到满意,“齐庄主,难道你要她编瞎话,好让你高兴?”

    齐通达不响了,脸色有些不好看。

    “她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用?”莫岚同样非常不悦。

    尤正则跨前一步,挡在沐晴身前:“齐庄主问的那些,全天下估计也没几个人知道。木偶里封的是妖族的圣物,愈新洲的三个妖王对此都志在必得,而在劭德洲,也有传闻说,得此圣物者得天下,因此,圣物到底是什么,有关系吗?”

    这次,是齐通达和莫岚对看了下。

    “其实,里面的东西该怎么拿出来,要我说,也没多大关系。”雷鸣悠悠然道,“只要有这么个宝贝在这里,跟谁说话都好使——谁不想试试手气啊?毕竟,这把要是赌赢了,就什么都有了。”

    “那可未必。”莫岚抚平衣服上的小皱褶,“哪怕她现在就站在面前,在我这里也不好使,什么大概,也许,赌一把,我看来,都是不可能。她这样不行,靠她,太冒险了。”

    “那还有其他更稳妥的办法吗?”雷鸣脸上,一直带着笑意,“要是这么等下去,等到完全可靠的时候,怕是愈新洲的已经来了,你不怕吗?还是想好了脱身的法子?”

    “我怕,但我也不想在那之前,先被扣个谋反的帽子,终身监禁。”莫岚面色阴沉。

    雷鸣“嘿嘿”两声:“你要这么说,那我们也别在这商量来商量去,怪费事的,不如把庄子一卖,钱分一分,各回各家,是最保险的办法。”

    莫岚张嘴,刚要出声,被齐通达阻止了。

    尤正则也想打圆场,却被门外传来的兵器交接之声打断。

    所有的人都是一惊。

    “尤大人,怎么回事?”齐通达噌地跳起来,几步跨到门边,动作快得惊人。

    “是禁卫军。”他将门打开条缝,向外张望。

    “尤大人,你太过分了!”莫岚拍案而起。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快走,快走。”雷鸣也起身,直把莫岚往窗户边推。

    尤正则又意外又茫然,一时之间,竟是愣在了原地。

    “小齐,走。”雷鸣招呼着齐通达。

    齐通达瞪一眼尤正则,来到雷鸣身边。

    “诸位,这边。”尤正则回过神,指向另一侧窗户。

    “谢谢,不用了。”莫岚一口回绝,手上用劲,硬生生地卸下了窗扇和外面的铁栏杆。

    “尤大人,最初你找来纪胜庄,只有我一人信你,帮你说了不少好话,他俩才勉强肯出来见你,可你……哎!”雷鸣终于是笑不出来了。

    “装得再像,也不过是晔王身边的一条狗。”莫岚轻且快地说完,纵身跳出了窗洞。

    齐通达倒没多话,第二个出去。

    雷鸣失望地摇摇头,在齐通达的帮助下,最后一个出了窗洞。

    不过两三秒之后,房间的门被撞开,呼啦啦涌进来十多个士兵,各处乱翻。

    “尤大人,你的客人呢?”随后,缓步进来个男人。

    他与沐晴年纪相仿,皮肤黝黑,长着张长方脸,看人的时候,眼神中透着一丝凶狠。

    尤正则一声不吭,面色铁青。

    “这位姑娘是谁?”男人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沐晴。

    沐晴垂着眼,不敢抬头。

    “你来干什么?”尤正则的声音微微发抖,显然在竭力压制愤怒。

    “当然是来看看尤大人。”男人慢慢踱到大开的窗洞边,“尤大人请谁造的这房子?手艺不行,窗户都会掉下来。”

    接着,视线又回到沐晴身上:“我说尤大人,别傻站着了,这位姑娘是谁,介绍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