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不想被留下的活口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参见殿下。”秦杉鞠躬道。

    青年男子看看他,径直朝马车走。

    他身后,秦杉一脸疑惑地看向秦霄,秦霄则无奈地摊了摊手。

    “他是谁?”沐晴看到帅哥,心里的不安都少了几分。

    蝉息哼哼两声,不答。

    “秦杉叫他殿下,不会是王子吧?”沐晴想到了公主白锦。

    蝉息就是不搭理,看着那男子走到车厢前,打开门,坐到自己身边。

    “蝉息叔叔。”男子微笑着,“好久不见。”

    这声“叔叔”萦绕在耳边,久久不息,让沐晴整个人像被冻住了似的,愣在当场。

    蝉息“嗯”一声:“真是好久了,你好些了吗?”

    男子的笑容里带上了些凄凉:“就这样吧。多亏叔叔给药,活是活下来了,好怕是也好不起来了。”

    蝉息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这位是不是沐晴姑娘?”男子朝着沐晴点一点头。

    沐晴一下回过神来,笑着,也是点头。

    “在下秦煌,是煦扬国晔王陛下的长子。”男子做了自我介绍。

    沐晴忙不迭打招呼,也不知是不是该下跪,该怎么行礼,一时间手足无措。

    “免礼。”秦煌看出了她的窘迫。

    沐晴嗫嚅着道声谢,也惊,也喜。惊的是自己猜对了,这帅哥真是个王子,还就坐在面前;喜的是王子看起来比所有人都和蔼可亲,不像是会为难她的样子。

    “她没见过什么世面,不要见怪。”蝉息不阴不阳地来了句。

    秦煌当是说笑,沐晴却认为是存心要她难堪,恨恨地瞪了蝉息一眼。

    蝉息哪会理睬,只问秦煌道:“秦霄就算了,你怎么也来了?”

    秦煌轻轻地咳嗽一声:“这两天不太舒服,想是快到盛花季,空气里花粉渐渐多了,就打算去甘霖居住两天,才离宫没多久,秦霄大人赶上来,说是父王命他带人送我,不想,半路上居然会遇到叔叔。”

    “你真的是叔叔?”沐晴实在是太惊讶了。

    蝉息翻个白眼,就是不答。

    倒是秦煌点了点头:“蝉息叔叔是父王的朋友,我很小的时候,他时不时会来玩。”

    “可是……你们……”沐晴看看蝉息,再看看秦煌——他们俩,一个不过十六七岁,一个却有二十好几。

    “怎么了?懂不懂什么叫辈分?”蝉息不高兴了,“你爹的弟弟,哪怕才生出来,你也得叫一声叔不是?”

    沐晴怕他又要东拉西扯些别的,指不定会抖出自己什么糗事来,急忙一叠声“好好好”“对对对”地不让他往下说了。

    “既然遇到了,就随我进宫坐坐吧。”秦煌始终保持着微笑,还真像是在邀请久违的朋友去家里做客。

    “我说我没空,改天再去,行吗?”蝉息明知故问。

    秦煌朝窗外的秦霄和秦杉看了看:“行。我可以离开,让禁卫军送去甘霖居,可叔叔,你们要是不随我进宫,势必会被秦杉带走,之后的事,你想过吗?”

    蝉息被问得一愣——他上一次入煦扬王宫,所有秦氏的孩子都还小,近千年过去了,会长成了什么样,有些什么手段,还真不知道。

    “他只顾眼前逃过去,想不了那么长远的事。”沐晴终于可以反击了。

    “也是。”秦煌接了腔,“我印象中,叔叔一直是得过且过的,看来,一点都没变。”

    沐晴用力点头,笑得开心极了。

    “我们去王宫,你走不走?”蝉息装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

    秦煌也不会太得寸进尺,当即下了车,往来时的方向去。

    忽然,士兵的队伍里,有人喊了起来。

    沐晴没听清在喊的什么,就看到秦霄铁青着脸走了过去。

    蝉息侧耳听了一会儿:“那个球吞舌头自尽了。”

    这时,众人退出一片空地,一个士兵死死捏住矮胖汉子的双颊,而矮胖汉子满嘴满脖子的血,出气多,进气少,脸色业已泛出紫黑。

    “吞了吗?”秦霄问道。

    “吞下去了。”士兵的手指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都吞了捏着还有什么用?”秦霄低吼,“来人,把他倒提起来。”

    士兵们得令,马上行动,抬头的抬头,抬脚的抬脚,没几秒就把矮胖汉子头低脚高地架了起来。

    秦霄开始一下一下地在汉子背上猛拍。

    几下之后,汉子“哇”地吐出块血淋淋的东西,大口喘气,边剧烈咳嗽,边呕出带血的粘液。

    “舌头。”蝉息幽幽地说。

    沐晴后背上寒毛直竖,舌头根都跟着隐隐地痛起来。

    秦霄停了手,看汉子的脸色由紫黑转为苍白,眼中凶光大盛。

    “想死,没那么容易!”他恶狠狠的,“把这截东西收起来,回去让医官接上,我就不信我没法子让你开口。”

    说着,一转身,正好看到不远处的秦煌。

    “死了吗?”秦煌的视线停在那汉子身上。

    “回殿下,还活着。”秦霄垂下眼。

    秦煌轻轻吐出个“走”字,往自己的座驾而去。

    秦霄应了,但不清楚走到哪里去,便在原地没动。

    “暂时不去甘霖居,回宫。”秦煌说话时,听起来有些喘。

    秦霄看一眼秦杉,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那马车里有父王的旧友,让秦杉大人跟我们一起回去吧。”秦煌走两步,停下喘几口气,再走。

    “殿下,你的身子……”秦霄察觉到了秦煌的异常。

    “死不了,走吧。”秦煌的声音越来越虚,脚步已有些不稳。

    秦霄赶紧上前搀扶:“殿下,药。”

    “在魏祺那里。”秦煌的呼吸浅而急促,面如金纸。

    “魏大人,快去叫魏大人。”秦霄不由地有些后悔了。

    他是紧跟着秦杉离开尤正则的地方的,一路快马加鞭,率先到了王宫,想赶在秦杉之前做好安排,找机会夺回沐晴,没承想,一进宫就被秦晔叫去,说秦煌身体不适,刚刚动身前往甘霖居,让他尽速赶去护送。

    他不敢违抗王命,但始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等追上秦煌,便遣人故意将贴身侍卫的魏祺支开老远,想看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王子没了帮忙,会出怎样的洋相。

    可现如今,看秦煌这副几乎断气的样子,他又隐隐地慌起来,就怕魏祺离得太远,不能及时送来药,真要是因为这而断送了秦煌的性命,他也许下辈子都别想安生。

    幸好,魏祺来得很快,尽管一身酒气,满脸通红,到底是清醒的。

    “水。”他从秦霄手里接过秦煌,拿出个白纸包来。

    “魏大人,可真逍遥……”秦煌上气不接下气的,还要开魏祺玩笑。

    魏祺冷着脸,开纸包,把药倒进秦煌嘴里,拿过水壶塞给秦煌,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秦煌抖抖索索地喝水,洒了一身。

    魏祺只管扶着,一言不发。

    药粉服下,不消片刻,秦煌的双颊慢慢浮上一层粉红。他长舒一口气,把水壶还给了秦霄。

    “殿下需要休息,颠簸不得。”魏祺开口道。

    秦霄犯了难。此时此刻,见秦煌已性命无虞,他便急于回宫,好接上那矮胖汉子的舌头,问清楚背后的主使,可魏祺既然发了话,再急,作为禁卫军的他,也只能在这里陪着主子,而时间拖得越久,舌头能成功接回去的概率就越低,让矮胖汉子说话也就越难。

    想着,他快走几步,赶上正返回马车的秦煌和魏祺,说:“殿下,魏大人,那强盗的头子先前想袭击秦杉,失败之后又咬舌自尽,其中必定藏着极大的隐情,我想尽快回宫……”

    秦煌抬手打断他:“我懂,我没打算留在这里。”

    “殿下。”魏祺仅唤一声,什么都没说。

    “慢慢走,没事的。”秦煌明白他的意思。

    王子都这么说了,魏祺当然不好坚持,当下沉默着,将秦煌扶回到马车上。

    “看着挺好的人,说不行就不行了。”沐晴将一切看在眼里,不禁感到可惜,“什么病啊?治不好吗?”

    “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多吸几口花粉就喘得厉害,平时怕冷又怕热,这不能吃,那不能喝,就这样,是个王子也没意思。”蝉息叹口气。

    “那个魏大人,就是你说过的王子的心腹术士吗?”沐晴忽然想到了之前的谈话。

    蝉息点头。

    沐晴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你说你很多年前见过秦煌几次,也见过这个魏大人;秦煌说,他是在很小的时候见的你,那他和魏大人是一起长大的吗?”

    “不是,你也想太多了吧。”蝉息跷起二郎腿,“他成年以后,我到煦扬来过,只是没正式去见国王,就偷偷看了看秦煌——我给他送过药,想看看药起没起作用,他活得怎么样了。”

    沐晴了然地“哦”了一声。

    同时,马车在一阵颠簸之后,慢慢地移动起来。

    蝉息看着窗外,有点愁:“照这速度,明天都到不了王宫。”

    沐晴没接话,思绪飘到了白琊的北王宫,随后,忍不住地开始想象煦扬王宫的样子。

    应该是个富丽堂皇的地方吧。她想,像白金汉宫?凡尔赛宫?还是美泉宫?又或者,是一大片庄园?甚至,像紫禁城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