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这里没有国王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秦杉冷眼看着秦霄,没有说话。

    秦霄气得浑身发抖,思索片刻,“锵”地抽出离得最近的士兵的佩剑。

    秦杉下意识地后退;蝉息拉着沐晴,倒是没动;魏祺则马上挡在了秦煌身前。

    “这人的死,确实是我看管不力,我甘愿受罚,但你要说他是我指使的,根本是信口开河。”秦霄说着,举剑削向自己的左手小指。

    他话到一半,魏祺便像有了预料,一个箭步过去,托住了他握剑的手,饶是如此,剑锋还是割到手掌,留下条不深不浅的伤口。

    “秦霄大人,不必太过自责,我们在明处,要他死的人在暗处,暗处的要使些手段,总是容易些。”秦煌语速很慢,说几个字就要停下喘口气。

    “是啊,哥,暗箭伤人,防不胜防,高明。”秦杉阴阳怪气地说。

    秦霄红了眼,反手一剑刺向秦杉胸口。

    秦杉“哎哟”一声,边后退,边拉了个士兵过来,挡在面前。

    秦霄见这是自己手下,忙不迭想要缩手,但这一剑是在盛怒之下刺出,又狠又快,想要收回,谈何容易。

    幸好,蝉息动作够快,放开沐晴,上前就是一脚。

    秦杉和那士兵的注意力都在秦霄身上,完全没想过斜刺里还会冲出个人来,自然不会有所防备,马上被踢得双双摔倒,躲过了剑的锋芒。

    所有人都愣住了。

    秦霄最先反应过来,上前踢走那士兵,又一剑刺下。

    秦杉双手夹住剑身,用力一扭,将剑拦腰折断。

    秦霄丢了半截短剑,直接扑到秦杉身上,先压实了,取下他身上的兵器,远远扔出。

    随后,两人扭打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场面甚是热闹。

    “快拉开。”秦煌这一声喊,差不多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士兵们这才如大梦方醒,纷纷上前,七手八脚地把两人分开,架了起来。

    “放开!”秦霄的嘴角破了,“秦杉,你个不要脸的小兔崽子,从小看到我有什么就要来抢,抢不到就偷,偷不到就骗,就是这煦扬大军总司令的职位,也是你从我手里夺过去的!”

    秦杉流着鼻血,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我们一个爹妈生的,我是兔崽子,你也好不到哪去。你的东西,能被我抢了,说明我力气比你大;能被我偷了骗了,说明我脑子比你好。我不做总司令,难道让你这什么都不如我的来做吗?”

    说着,两人又作势要往前冲。

    “别吵了。”秦煌几乎上气不接下气。

    可他的声音实在太过无力,完全被秦霄和秦杉的嘶吼盖住。

    “殿下有令,都住嘴!”魏祺接着喊道。

    终于,秦霄和秦杉不出声了,现场慢慢安静下来。

    秦煌额上冒出一层冷汗,看看秦霄,看看秦杉,想说什么,一张嘴,却是一连串的咳嗽。

    魏祺扶着秦煌,冷冷地看着秦霄和秦杉。

    他们终于是冷静了,两颗心,不约而同地跟着咳嗽的节奏,每咳一声就狠狠地顿一下,生怕那咳嗽停了,秦煌的呼吸也会跟着停下。

    秦煌咳一阵,喘一阵,歇一阵,好半天才缓过来。

    “别吵了。”他说,“那魂魄提到国王,我们这里,并没有国王。”

    话音落下,先前还在怒目对视的秦霄和秦杉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古怪了。

    依然是秦霄先反应过来,他清了清嗓子,说:“殿下说的是,我气糊涂了,完全忽略了。”

    秦杉垂下眼:“会是哪个国王呢?”

    秦煌见两人都已平静,多数是不至于再打起来了,便做个手势,令士兵放开他们。

    秦杉抹去鼻血,若有所思:“我认为,愈新洲的北王嫌疑最大。”

    “北王向来心狠手辣,他一直认为现在的西王的实力不如他,据说,在自立为王之前,他把手下所有反对的人都杀光了,甚至还有传言,北王后死得蹊跷,和北王也有莫大的关系。”秦霄居然自然而然地接下了话头,“不过,看那汉子浑身软绵绵,忽高忽矮,忽胖忽瘦,又不能完全排除南王的嫌疑。”

    秦杉点点头:“都说南王平日里声色犬马,极好享受,看起来,应该没什么野心,但我是认为,如果他真没有野心,就不会在北王之后也脱离出来了。”

    “南王倒不是有意要自立为王的,是南边那一片远离都城,百姓只知赤瞳而忽略莲衣,久而久之,就自成一国了。”秦煌听说的有些不同。

    “殿下,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秦杉朝秦煌略略鞠躬,“若当时的南王真的忠于莲衣王,肯定不会由得百姓忽略国王,可他呢?没有任何动作,听之任之,到后来,也就顺水推舟,做了这个南境之王。”

    “是啊。”秦霄不仅接了话头,还表示赞同了,“表面上看,他是半推半就,起先,还惺惺作态,说自己仍是莲衣王的臣子,可越是后来,这话说得越少,据说到了现在,连每年给的供奉都少了。所以这样的人,两面三刀,是不能不防的。”

    “那暮遥王呢?”秦煌被他们说得有些无所适从了。

    秦霄和秦杉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地点头。

    “楚峥离得近,嫌疑也不小。”蝉息在旁边插了一句。

    “暮遥的大王子一直忧心忡忡的,生怕哪天愈新洲的来犯,十多年前,曾来宫里请求合作,让陛下赶回去了,难保不会心存芥蒂,就此结下梁子。”秦霄当时在场,对这件事印象颇深。

    “那西王也有可能。”蝉息一脸要笑不笑的表情,“别看是个小姑娘,说不定是装糊涂,城府深着呢。”

    秦霄和秦杉当即连连点头,都是深以为然的样子。

    “走吧,回车上去了。”蝉息拉起沐晴,转身就走。

    沐晴正听得云里雾里,猛然被拽走,更是完全不明就里,唯有机械地迈着步子。

    蝉息将她推进车厢,自己也坐进去,不明显地摇了摇头。

    “怎么了?”沐晴看出他像是有些无奈。

    “刚刚还打得你死我活的,一下子,兄弟情深,哼,哼哼……”蝉息双手环胸。

    “什么意思?”沐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那个球的魂魄不是一直在叫国王吗?秦煌又没说错,这里是没有国王,他们反应过来了,怎么了?”

    “对,他们反应过来了。”士兵的注意力都在队伍前面,蝉息索性不再偷偷摸摸地说话,“他们这两个,没有一个不想做国王的,根本就没把秦晔放在眼睛里,看秦煌又是这样,背地里肯定早就把自己当成国王了,所以一经提醒才想起来——他们还不是。”

    “你怎么知道?”沐晴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蝉息不答,提起了别的:“刚刚秦杉说,尤正则让你去见纪胜庄的老板,是在想办法要抓住秦霄的把柄,其实吧,我想,这并不是尤正则的主要目的。”

    沐晴没听懂。

    蝉息低低地提醒道:“民间势力。”

    沐晴“哦”一声:“你是说,那三个人是……”

    蝉息边点头,边伸手捂住沐晴的嘴,截住了下半句话。

    他说:“他们可是久经沙场的老生意人了,官场上的,绝对是见了不少,哪怕口碑再好,也不会轻易相信,因此,要告诉他们——来,放心合作吧,宝贝在我手里,我有必胜的把握。”

    “可禁卫军来了,他们以为尤正则也是一伙的。”沐晴还记得雷鸣离开时,脸上的失望。

    蝉息笑了笑:“再后来,秦杉来了,他带我们走的那条路,并不是回煦扬王宫的最近的路,可想而知,如果秦杉没来,秦霄也不会把我们往王宫里带。”

    沐晴不吱声了,只觉不寒而栗。

    “刚才,我看他们兄弟俩吵得那么厉害,忽然感觉到,这可能还真是场误会。”蝉息歪着头。

    “什么?”沐晴脑子里是一团浆糊。

    “这么说吧。”蝉息理了下思路,“秦杉带你走,尤正则和秦霄都看在眼里,也很清楚最终的目的地并不是王宫,因此,必定会千方百计去找,想尽办法要把秦杉给扳倒,但如果有神秘人来,把你给劫走了,那他们就不会找秦杉的麻烦,而是把注意力放到神秘人身上。”

    “所以秦霄说自导自演……”沐晴喃喃自语。

    蝉息接着道:“再看秦杉。他认为,指使那个球来的,必定是秦霄,为的也是把你藏起来,并转移注意力。”

    “没想到秦煌冒出来了。”沐晴有点想通了。

    “对,而且秦煌后面还跟着秦霄。”蝉息靠到了座椅背上,“如果这一切是自导自演,秦杉杀人灭口,不奇怪;如果背后的是秦霄,强盗在攻击他的亲弟弟,哪怕他能在王子面前狠心不出手相救,王子也会命令他去救,因此,这个计划同样是失败,秦霄杀人灭口,不奇怪。你看,这兄弟俩都认为是对方捣的鬼,坏了自己的好事,所以才失去理智,大打出手,直到秦煌出声,他们才反应过来,第一顺位的王位继承人可还活着呢。”

    沐晴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有人在引他们兄弟相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