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五章 来了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你是猫魃,谁敢动你?”沐晴不服,顶了回去。

    “不是不敢,是不愿意。”蝉息算是终于说出了实情,“妖族的宝贝圣物就在眼前,唾手可得,杀个猫魃怎么了?大不了等得了天下之后,灭了这一族,永绝后患。”

    这种可能性很大,沐晴不是没想到过,如今听蝉息如此直白地说出来,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蝉息大张开双臂,仰面朝天倒到床上:“本来还以为能在王宫里舒舒服服地住些日子,没想到都变了,现在可倒霉,连觉都睡不踏实了。”

    “我们还是通知擎正堂吧。”沐晴不想蝉息丢了性命,“趁夏远山还没动静,赶紧让安若木来,回去以后,让他们堂主想想办法。”

    “你跟我说好的事,不算了吗?”蝉息不乐意了。

    “可留在这里你说不定就死了。”沐晴倒真不是要出尔反尔。

    蝉息不响了,过了一两分钟才道:“要我死,没那么容易。我惜命得很,我也很想要木偶里的东西,所以,我会尽全力保全我俩,实在不行就跑,去找展画的朋友。”

    沐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又劝不动蝉息,便不再出声。

    蝉息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你一逃,擎正堂肯定发动全部力量在找你,这里捂得再严实,最近几天,也差不多该有风透出去了。不管傀儡师在哪里,都得抓紧,否则等等等,把擎正堂的人等来就麻烦了。”

    “你是说,这就要来了?”沐晴紧张起来。

    蝉息“嗯”一声:“来吧,越快越好。”

    被这么一说,沐晴忽然觉得脑后拂过一阵凉意,好像有谁正在看着她。

    “蝉息……”她微颤地唤了一声。

    “干嘛?”蝉息动都没动一下。

    “外面是不是有人?”沐晴不敢往窗外看。

    “没有。”蝉息挥挥手,有了些不耐烦,“我要睡了,你不要回房,自己小心。”

    “什么?”沐晴更慌了,“万一趁你睡着的时候来怎么办?”

    “我会醒。”蝉息说话都含糊不清了,“睡着,又不是死了。”

    话音才落,居然就轻轻地打起呼噜来。

    沐晴无奈,慢慢地走到床边,见蝉息的确是睡着了,只好叹口气,找地方坐了。

    房间的窗户开了条缝,不时有微风吹进来,带着淡淡的花草香气。

    月光还没有照过来,天上稀稀拉拉的几颗星,倒也闪得好看。

    被窥视的感觉丝毫没有减弱,令沐晴实在坐立难安。她鼓起勇气,猛地推开窗,视线来来回回地在院子里搜索。

    而就在这时,蓦地响起的敲门声,简直把沐晴的半条命都给吓掉了。

    “蝉息,开门。”伴随着敲门声的,是秦紫蔻的声音。

    沐晴一愣,想都这时候了,她来干什么?

    “沐晴,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秦紫蔻又说。

    沐晴看一眼蝉息——他还在打呼噜,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

    “开门!”秦紫蔻把门砸得砰砰直响。

    沐晴不堪其扰,也有些好奇,过去打开了房门。

    “你们在干什么?”门外的秦紫蔻瞪着沐晴。

    “蝉息睡了,我在等月光。”沐晴被她瞪得莫名其妙。

    “那你们之前在干什么?”秦紫蔻前进一步。

    沐晴下意识地后退:“聊天。”

    “还有呢?”秦紫蔻又前进一步。

    “没有了。”沐晴继续退。

    “我看到你们手牵手回来的,一回来就进了房间,真的只是聊天吗?”秦紫蔻逼问道。

    “真的。”沐晴就差赌咒发誓了,“是蝉息硬把我拉到这里的,我们只是在聊天而已。”

    “有什么好多聊的。”秦紫蔻嘟嘟哝哝的。

    沐晴相当无语,唯有一声不吭。

    秦紫蔻看了看床上和衣而卧的蝉息,突地话锋一转:“沐晴,你的父母呢?”

    “我……”沐晴脑中,那一幕幕似梦似幻的场景,一句句话,又清清楚楚地浮现出来,“我不知道,我是孤儿。”

    “你没想过要去找他们吗?”看得出,秦紫蔻有些意外。

    沐晴心里的天阴了下去:“不,无论是死是活,我都不想见到他们。”

    秦紫蔻轻轻地点头:“这么说起来,你其实也没什么牵挂,反而能活得轻松。”

    沐晴不知她这话什么意思,没有搭腔。

    秦紫蔻接着道:“那天,我在睡午觉,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怎么把我抱给煌哥哥的,我都不记得了,就是在梦里,忽然一下惊醒,正好看到门开了,秦杉拿着条白绫,绕在我妈妈的脖子上。”

    对沐晴来说,这画面难以想象。

    秦紫蔻却是一如既往的淡定:“我还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连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清楚。煌哥哥可能是怕我醒了,一直在拍我的后背,当时,我不害怕,但就是动不了,眨眼都不行。”

    沐晴真的很想说些什么,可要张口,又感到不管是什么样的安慰,都那么苍白无力。

    秦紫蔻在房间里慢慢地踱着步:“后来,我长大了,我想报仇,可我的仇人是王后和煦扬大军的总司令,你能想出对付他们的办法吗?”

    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头有余的秦紫蔻,看着那张还显得稚气的脸,沐晴竟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不安。

    秦紫蔻停在了沐晴面前:“我要报仇,越长大,我就越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件事。你愿意帮我吗?”

    “怎么帮?”如果力所能及,又不至于伤害他人,沐晴是愿意的。

    秦紫蔻没有回答,一把抓住沐晴的手腕。

    沐晴害怕了,本能地挣扎起来。

    秦紫蔻想说什么,才张嘴,忽然像被蛰了似的,一下松了手,在后退的同时,抬手往沐晴身后一挥。

    有阵劲风,在倏忽之间掠过,削下了沐晴耳边的一小缕头发。

    “别动。”秦紫蔻厉声道,“否则,我砍下你的头。”

    沐晴整个人僵住了,直到听到背后传来轻轻的两声笑,才意识到秦紫蔻这话并不是对她说的。

    “你是怎么进来的?”最初的惊讶已经过去,秦紫蔻冷静下来。

    沐晴转个身,见房间里的窗台前,站着个再普通不过的宫女。

    “谁带你进的宫?秦耀?秦杉?”秦紫蔻最先想到这两人。

    宫女一言不发,招招手,便有个黑色的影子,蛇一般缠上了秦紫蔻的脖子。

    “蝉息,蝉息!”沐晴顿时乱了方寸。

    “睡着了,醒不过来的。”宫女的声音轻而哑,喉咙里带着些嘶嘶声,听得人头皮发麻,“是小公主亲自下的药,对不对?”

    秦紫蔻被扼得喘不过气,挣扎间,一拳一脚全都打在虚空里。

    沐晴看清了,那缠在秦紫蔻脖子上的,正是她自己的影子。

    宫女不再多说什么,伸手抓了沐晴的后颈,将她的脸拉到眼前。

    沐晴当然也要挣扎,怎奈宫女手劲极大,令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如蚍蜉撼树。

    “你是怎么杀的夏远山?”宫女说这话时,语速很快,眼神中透着急切。

    沐晴咬着牙还在用力,额上青筋暴起。

    “快说!”宫女的声音轻到几乎听不见,双手卡到了沐晴的脖子上。

    沐晴就是不吱声,闭上眼,感觉到脖子被箍得死死的。

    但窒息感并没有维持多久,也就几十秒,那双手忽然就松开了。

    沐晴睁眼,发现宫女正抱着头大口大口地深呼吸,神情很是痛苦。

    缠着秦紫蔻的影子也松了些,让她得以缓一口气,让她找到机会弄灭了房间的灯。

    四周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宫女“哼哼”地笑了两声,听声音,已是恢复如常。

    沐晴感觉到有人抓住她的手。那人的手小而柔软,凉而潮湿,微微地颤抖着。

    是秦紫蔻。沐晴想,不管她是敌是友,现在,还是对付那宫女要紧。

    秦紫蔻显然也有相同的想法,她引着沐晴,一点一点地朝房门的方向挪动。

    慢慢的,沐晴的双眼适应了黑暗,借着窗口透进来的些微光线,她发现宫女并没有改变位置,可要说是完全没动,又不敢确定,因为那里就是影影绰绰的一团,什么都看不真切。

    秦紫蔻的步子迈得很慢,沐晴屏息凝神跟着,也是极为小心。

    幸运的是,房间并不大,差不多十步之后,房门上的把手便近在咫尺。

    秦紫蔻绷紧了全身的神经,以极慢的速度,终于将把手抓在了手里。

    不承想,月亮转过来了,瞬间,月光倾泻而下,洒进大开的窗洞,正照在秦紫蔻身上。

    门上,出现了一个黑黑的影子。

    沐晴的心猛地向下一沉,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那影子便铁塔一般压将下来。

    秦紫蔻的反应要稍快些,但仍是没能逃掉,被压住了一条腿。

    宫女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调整下姿势,挡住一边的光线。

    沐晴身上的压力立时消失,她的第一反应是跳起来,快跑。

    可宫女就在旁边,怎么会让她成功?于是,才刚刚抬起脚的沐晴,再度被一把抓住后颈。

    “你不是傀儡师。”秦紫蔻声音嘶哑,“你是影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