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六章 我自己来问夏远山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宫女不置可否,只是朝秦紫蔻笑了笑,押着沐晴就要打开房门。

    房间里的灯忽然亮了,影子改变了方位。

    宫女一愣,下意识地去看床上的蝉息。

    趁着这空当,秦紫蔻一跃而起,双手连挥,唤起一道道劲风,袭向宫女周身上下。

    宫女躲得匆忙,又要顾及手里的沐晴,没转几个身便被打中,一侧腰间顿时血流如注。

    秦紫蔻想再接再厉,无奈影子又蛇般缠了上来,拖住了她的手脚,扼住了她的咽喉。

    宫女不敢再久留,连门都不敢开,将沐晴甩上肩头,从窗户跳了出去。

    沐晴隐隐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呼唤,听不清在说的什么,也辨不出是男是女,但那声音,竟好像是熟悉的。

    下一秒,不知怎么的,她动不了了,所有的感觉都很清晰,甚至异常敏锐,可就是全身无力,不提出声,就是眨一眨眼都有些困难。

    宫女加快了脚步,嘴里喃喃地叨念着,跑出小院,东一拐西一拐的,到了个偏僻角落,跃上一棵大树。

    她让沐晴靠坐在树干上,不错眼地盯着。

    沐晴不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要躲又动不了,心里害怕极了。

    宫女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将带出来的血抹到沐晴手上。

    “你是不是杀了夏远山?”随后,她急切地问道。

    沐晴还是无法动弹,不过喉咙口似乎松快了些。

    “说话,你是不是杀了夏远山?”宫女又往她手上抹了点血,“你能说话了。”

    “我不知道。”沐晴的声音犹如喘息。

    “他失踪了,你修成了人形,一定是你杀的。”宫女不相信,“你是怎么杀的他?”

    “我真的不知道。”沐晴也是颇无奈,“我不是这里的人,你们能做的那些,我完全不会,什么都不会。”

    “你一定还知道别的。”宫女两手抓住沐晴的肩膀,“是因为木偶里的东西吗?那是什么?它怎么杀的夏远山?”

    沐晴张嘴,刚要回答,被呼唤声打断。

    这次,她听清了,那是个女人,在不断地叫着“影儿”。

    宫女变了脸色,发疯一般,用力摇晃起沐晴来:“说,快说,没时间了,快告诉我!”

    “影儿,你受伤了,回来。”声音清清楚楚。

    宫女没有动,也没再说话,看起来有些恐惧,还带着失望。

    “把木偶带回来,我来问。”这声音中不带一丝情绪。

    宫女垂下眼,放弃了继续打探的念头,扛起沐晴,跳下树,兜兜转转的,居然到了之前设宴的餐厅。

    “你这孩子,怎么去了这么老半天?”餐厅的角落里有张小方桌,桌后坐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

    宫女放下沐晴,朝老太鞠了一躬。

    “小公主看着年纪不大,本事可不算小,去之前我就让你小心些,怎么还是弄成这样?”老太的语气中透着责怪。

    “严婆婆,对不起。”宫女小声地道歉。

    沐晴打量着这被称为“严婆婆”的老太,越发觉得她的声音熟悉至极,可看那张满是皱纹的平平常常的脸,又很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她。

    严婆婆慢条斯理地折着餐巾:“你去的时候,小公主问出什么了吗?”

    “没有。”宫女低着头,“小公主一进去就想动手,我只好也出手了。”

    “到底还是个孩子,只想把自己要的东西先抢过来再说。”严婆婆点了点头,“你的伤是怎么回事?是蝉息吗?”

    “不。”宫女始终是恭顺的样子,“起先房间的灯是关着的,不知道谁开了灯,影子变了位置,我是被小公主打伤的。那时候,蝉息还没醒。”

    “猫魃滑头得很,尤其是这只。”严婆婆似乎不很待见蝉息,“确定是小公主下的药吗?确定他吃了吗?你回来的路上,没被发现吗?”

    “确定。”宫女一一作答,“药是小公主很久以前就备好,一直随身携带的。晚宴开始之前,她知道我要去帮客人梳洗换衣服,曾来找过我,问起过蝉息的衣服,还拿起来看过,我注意到她把药粉洒在了衣服领口上。我回来时,没有人发现。”

    经她一说,沐晴想起来,好像确实曾在那一群忙忙碌碌的人中间,看到过这张脸。

    “嗯,不错。”严婆婆对宫女的回答还是满意的,“去吧,后厨还有些活物。”

    宫女明显松了口气,又一鞠躬,急匆匆地走了。

    严婆婆慢慢地将手里的餐巾折成一朵小花:“沐晴是吧?能说话吗?”

    沐晴紧张起来,不敢吱声。

    “你身上的血腥味还没散呢,我知道你能说话。”严婆婆把玩着餐巾花,“告诉我,夏远山到哪里去了?”

    “失踪了。”沐晴想,总不能说被我吃了吧。

    严婆婆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紧接着,整个餐厅安静下来。

    沐晴能感觉到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视线,能感觉到严婆婆还有话要说,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这个谎言有多拙劣。

    沉默良久之后,严婆婆站起身来,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沐晴注意到她腰侧的衣服是濡湿的,有很大一滩血迹。

    “影儿是我的分身傀儡。”她说,“她受伤,会连累到我。”

    沐晴忆起了曲猷,还有他在小岛上说的那些话。

    “我刚才分了神,她去找你的时候,没有盯着她,不过,猜都能猜到,她也在打听夏远山的下落吧?”严婆婆抖开餐巾花,捂住伤口。

    这时,又进来两个宫女,一左一右地将沐晴架了起来。

    严婆婆凑近,仔仔细细地观察过沐晴的脸,笑了笑:“真看不出有多厉害,你到底是怎么把夏远山的魂魄给吞了的?”

    沐晴暗道不妙,原来什么都没瞒住。

    “算了,你也不会说,我自己来问夏远山吧。”严婆婆将沾满血的餐巾盖在沐晴脸上。

    血很粘稠,带着强烈的腥气。沐晴原以为她会心生厌恶,可不承想,血液的气息竟令她精神一振,体内的月之精华霎时翻江倒海,一遍遍地流转、冲刷,仿佛在净化,在给身体注入了新的活力。

    沐晴感觉到力气回来的瞬间,不假思索地甩手,将架住她的宫女甩出老远。

    “你还记得我的吧?应该是不会忘记的。”严婆婆喃喃地道。

    沐晴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醒了过来,在轻轻地蠕动,低低地叹息。她没有拿掉脸上的餐巾,而是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居然觉得血液是芬芳甜美的。

    “你和钱鑫,一个在北王宫,一个在煦扬宫,一个裁缝,一个厨子,跟着国王混,日子还都挺好过的。”记忆的闸门猛然打开,沐晴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

    严婆婆呵呵地笑了:“山里的日子不好吗?逍遥自在。”

    沐晴以双唇衔了餐巾,轻吮之下,尝到了久违的甘醇:“当然还是待在王宫里好。”

    “你怎么回事?怎么让这小妮子给收了?”严婆婆话锋一转。

    沐晴一把扯下餐巾:“老婆子,我不是夏远山。”

    闻言,严婆婆有些意外,没有吱声。

    沐晴用餐巾干净的地方擦拭着脸上的血迹:“我不是傀儡师,对你们那些道道不太懂,怎么会收了夏远山的,我是真不明白,所以,不要再问了。”

    “那你知道木偶里是什么吗?知道该怎么才能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吗?”严婆婆不再拐弯抹角。

    沐晴看着她,害怕与慌乱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猜疑、嫉妒和愤恨。她恨命运不公,怎么自己偏偏就整日提心吊胆,到处奔波,动不动便风餐露宿,而他们,就能在王宫里生活,不说锦衣玉食,至少衣食无忧。

    严婆婆与沐晴对视,却无法看出她在想些什么,只感到那眼神中透着阴狠和坚定,与初见时的惶恐不安截然不同。

    “我不知道木偶里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我如果知道,早就动手了。”沐晴开口了。

    严婆婆当然是不会相信的:“夏远山呢?他知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他知不知道。”沐晴绕口令般回了一句。

    “姑娘,你虽然有了人形,可到底还是个木偶,而我,是傀儡师。”严婆婆提醒道,“你尽管不是我的傀儡,但有些事,夏远山能做,我也能做,如果你不想多吃苦头,最好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否则……”

    “否则?”沐晴打断她,“会像那个影蛇一样对不对?你哄她做了你的分身傀儡,你有不计其数的方法可以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让她去后厨找活物疗伤,其实那活物,你也动了手脚,她偷偷来向我打听杀了傀儡师的办法,你知道,你不会让她好过的。”

    严婆婆没有任何表示,算是默认了。

    “老婆子,我不怕你。”沐晴气定神闲,“你还是暮遥王的人,把我弄坏了,可没办法交差。”

    严婆婆又笑,笑容明显有些勉强。

    “说实话,夏远山是知道一些事。”沐晴捏了下餐巾,感受着指尖的滑腻,“不过这些事,我只跟暮遥王说,你能否让我见他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