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 你会变脸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蝉息愣愣地站着,鼻端尽是沐晴身上的气味,握着的一双手,虽不是柔若无骨,也算肤若凝脂。

    “我不会丢下你的。”沐晴的声音更轻,更柔,“你也不能丢下我,帮帮我。”

    蝉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中百感交集。

    “开门!”突然,有人大力地砸门。

    沐晴一惊,下意识地松了手,后退一步。

    蝉息也像是猛地回过了神,竟有些无措,好在一两秒之后便恢复正常。

    “开门,我知道你们在里面!”砸门的是秦紫蔻。

    “这小丫头是不是喜欢上你了,次次都弄得好像捉奸似的。”沐晴退得远了。

    蝉息回头看她,眼神复杂。

    “开门!”秦紫蔻叫不开门,开始踢了。

    “开吧,这是她家,她说不定会叫人把门撞开的。”沐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蝉息不明显地叹口气,拉开房门。

    秦紫蔻刚好一脚踢出,刹车不及,脚尖直冲蝉息的胫骨。

    蝉息闪身躲过,同时,在拉了把秦紫蔻之后,关上了房门。

    秦紫蔻跌跌撞撞地冲进房间,还没等站稳就叫道:“擎正堂的人要来了。”

    “谁?什么时候?”沐晴一下变了脸色。

    “一个叫安什么的护法,据说两天后就到。”秦紫蔻看看沐晴,又看看蝉息,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想要沐晴怎么帮你?”蝉息不再东拉西扯,直截了当地问道。

    秦紫蔻呆住了,瞪大眼睛只是盯着蝉息。

    “听说过宁神散吗?下次,用那个。”蝉息给了个建议。

    “你……你没有……”秦紫蔻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我有,不过很快就醒了,我知道你进来,也听到了你对沐晴说的话,你想要她怎么帮你?说来听听。”蝉息坐了下来。

    “我……”秦紫蔻的眼珠骨碌碌地转起来,“算了,上次的事就不提了,今天,我也是来找你们帮忙的。”

    蝉息笑笑:“上次你所谓的帮忙,是不是想趁着我被迷晕的时候,让沐晴跟你走?”

    秦紫蔻也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那这次,我要是帮了你,有什么好处?”蝉息貌似在开玩笑。

    “你没有好处——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只要沐晴就够了。”秦紫蔻朝他挥挥手,要赶他走似的。

    “她是我的人,你要用,得经过我同意。”蝉息跷起二郎腿。

    秦紫蔻愣了下,看向沐晴。

    沐晴不清楚她要自己干什么,绝不敢贸然答应,便歪歪头,耸耸肩,表示蝉息说的没错。

    “你为什么不帮我?你应该帮我的。”秦紫蔻走到蝉息面前,直视他的双眼,“我们都是没爹没娘的人,你不帮我,还有谁能帮我?”

    “我有娘,你有爹。”蝉息就是不答应。

    “爹不疼娘不爱,和没有的区别也不大。”秦紫蔻老气横秋地说。

    “那我就更要保护好自己了。”蝉息略微抬起下巴,“没有好处又危险的事情,我不干。”

    秦紫蔻白他一眼,想了想道:“我背后的人可是煌哥哥,未来的国王,你帮了我,肯定有好处的。”

    蝉息看起来丝毫不为所动:“这话你跟别人也说过的吧?有人理你吗?”

    秦紫蔻撅起嘴,不开心了。

    “你到底要沐晴怎么帮你?”蝉息也不想太难为她,“你到现在什么都没说,能不能帮得上忙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秦紫蔻想想,也对,这气便生得没了底气:“今晚,秦杉会去喝花酒,他肯定在计划什么,我想让沐晴去陪着……”

    “不可能!”不等话说完,蝉息断然拒绝。

    “你们不是想走吗?”秦紫蔻倒是冷静了,“现在城里城外都是秦杉的人,如果能知道他的计划,甚至把他扳倒,就能逃走了。”

    “他又不是没见过沐晴,你让沐晴怎么去陪?”蝉息紧皱着眉。

    “沐晴会变脸,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就行了。”秦紫蔻轻描淡写地说。

    闻言,沐晴和蝉息都非常惊讶,不由地对看了一眼。

    “我不会变脸。”沐晴否认。

    “你会。”秦紫蔻相当肯定,“我认识慧慧。先前跟严婆婆出去的,不是慧慧。”

    “也不是我。”沐晴继续否认。

    “我经常去厨房,那里的人我差不多都认识。”秦紫蔻显然是不会相信的,“慧慧是我的朋友,她是个傀儡,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宫里有傀儡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一直不知道是谁,直到影蛇来——严婆婆是傀儡师,没错吧?我没怎么和影蛇说过话,但我知道她和严婆婆最是亲近。”

    沐晴和蝉息都没有吱声。

    “影子松开以后,我去过厨房,那里已经没有人了,不过,还是能闻到些血腥味。”秦紫蔻在房间里慢慢地踱步,“后来,秦杉的人来,我把他们给打发走了。”

    “王宫里有傀儡师,你不怕吗?”蝉息知道,关于傀儡师的传说向来是孩子们的噩梦。

    “会比绕在我妈妈脖子上的白绫更可怕吗?”秦紫蔻反问。

    “傀儡师是暮遥的人,暮遥说不定会灭了煦扬的。”蝉息真没法把秦紫蔻看成孩子。

    “有我在,没那么容易。”秦紫蔻笑了笑,“再说,她们人不错啊,虽说严婆婆是凶了一点,不爱聊天,但有好吃的还是会给我留着的。”

    沐晴和蝉息又是对看一眼,无言以对。

    秦紫蔻转头,开始细细地观察沐晴的脸:“严婆婆回来的时候,我就躲在不远的地方,我看到你了,当时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有点慧慧的影子,然后一打听,都说你是慧慧,所以你就别不承认了,你应该是有办法变脸的。”

    “怎么办?”沐晴看向蝉息。

    蝉息摊摊手:“瞒不住了。”

    “好吧,我是会变脸。”沐晴没办法了,“不过,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怕是没办法坚持到秦杉喝完花酒。”

    “你用的什么法术?”秦紫蔻不死心。

    “曲家的法术。”沐晴认为秦紫蔻年纪不大,应该不会对曲家有太多了解。

    “你变成慧慧的时候,用易形土了吗?”不承想,秦紫蔻知道的并不少。

    沐晴摇了摇头。

    “我有易形土,你要吗?”秦紫蔻的样子,仿佛是要和好友分享自己喜欢的玩具。

    沐晴和蝉息第三次对看,都是大感意外。

    “我好歹是个公主,就算王宫里没人把我当回事,但走出去,这个头衔还是挺好用的。”秦紫蔻颇有些得意,“泥巴是曲家人给我的,不多,绝对是真的。”

    “你觉得呢?”沐晴问蝉息。

    蝉息沉吟片刻,也问沐晴:“有把握吗?”

    沐晴点头:“一天一夜没问题。”

    蝉息沉默下来。

    刚才,沐晴所说的话,所做的动作,在蝉息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以至于有那么一刹那,他深信不疑并感到心疼,好像不做出些承诺,自己就是个罪人。幸好秦紫蔻来了,把他从这种情绪里拉了出来,令他清醒,也让他意识到,他不能相信目前的沐晴,哪怕前一刻出口的都是实话,到了下一刻,另一个沐晴出现,也会将那些实话变得扑朔迷离。

    蝉息听说的隐藏在煦扬的傀儡师并不是严婆婆,他不清楚是换了人,还是齐通达的消息不准确,他也无意于再去弄清这件事,如今,他只想带着沐晴尽快离开,尽快想办法清除藏在沐晴体内的“定时*炸弹”,而秦紫蔻提供的,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蝉息看了看沐晴。

    沐晴面无表情,几乎立时就猜到了蝉息的心思:“你怕我跑了是不是?”

    蝉息默认了。

    “放心,我跑不了。”沐晴心里也已转过无数个念头,“我想出去,我要焚幽灯,可我跟狐族没有任何交情,一个人跑了的话,一是找不到他们,就是找到了,族长也不可能把焚幽灯借给我,因此,要么带上你,要么带上严婆婆。”

    “你不会想带上严婆婆的吧?”蝉息好像想通了什么事。

    沐晴当没听见,掉开脸,问秦紫蔻要易形土。

    秦紫蔻回了趟房间,拿来个小盒子。

    沐晴用茶水调了泥,覆到脸上,按秦紫蔻的指示,这里捏一下,那里捏一下,很快,一张艳丽的脸就完成了。

    “嗯,秦杉应该会喜欢。”秦紫蔻上上下下地打量沐晴。

    沐晴以指尖蘸了泥水,往眼睛里滴了两滴,眨一眨,将虹膜变了颜色,紧接着,她又将眼尾稍微上挑而拉长,做出对妩媚的猫眼来。

    “好像还是刚才漂亮。”秦紫蔻不喜欢这样的改变。

    “小丫头,你懂什么,让蝉息来看。”沐晴摸了下秦紫蔻的头发。

    秦紫蔻嫌恶地退开,推了下一直不知在想什么的蝉息。

    蝉息抬眼,正迎上沐晴的双眼。

    一瞬间,蝉息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完全不会动了。

    他看到了一对橄榄绿的眸子,清澈如山中的湖水,其中似乎有个漩涡,正在将他一点一点地吞噬。

    沐晴紧盯着蝉息,嘴角勾起,像是在微笑,但眼睛里,完全没有笑意。

    “陛下……”蝉息不自觉地喃喃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