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灭口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安若木还在犹豫要不要现身的时候,沐晴已经走出去了。

    “秦霄大人。”她行个礼,“找到蝉息了吗?”

    秦霄不答,看着沐晴身后:“那里不是蝉息吗?”

    “不,是安护法。”沐晴大大方方地说。

    安若木无奈,只好从树后面转出来:“我也在找蝉息,他在薄氤岛上犯了事,该跟我回去。”

    “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还鬼鬼祟祟的。”秦霄不经意地往地牢的方向看了看。

    “大家都在往这里走,我们就跟过来了。”安若木指着已离得很远的那队士兵,“怕秦杉大人赶我们,所以不敢太靠近。”

    “秦杉也真是,就由得你们乱跑。”秦霄皱起眉。

    “秦杉大人可忙了,顾不上我们。”沐晴笑嘻嘻的,“为了帮我们找蝉息,他把所有人都派出来,还亲自带队,连犯人都不审了。”

    秦霄听了,没说什么。

    “大人你怎么也来了?不是说在事情查清楚之前,你是不能离开住所的吗?”沐晴在经过聊天的宫女时,依稀听到过这么一句。

    秦霄不耐烦地挥手道:“事情没有什么不清楚的,尤正则在胡说,他陷害我,再说,一个中了蛊,神志不清的人,说的话能信吗?”

    沐晴连忙点头,表示赞同。

    “你们还是快回去,别在这里添乱。”秦霄也像赶着要去哪里,边打发沐晴和安若木,边迈开了步子。

    安若木应了声,拉着沐晴,往相反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沐晴悄悄回头看了一眼。

    “不见了。”她居然没看到秦霄的身影。

    安若木一惊,赶紧也回头,果然,身后空空如也,仿佛秦霄从来不曾来过。

    “快去地牢。”沐晴急着要去查看。

    安若木抓住她的手臂,迫使她靠在自己身侧:“再等等,并没有走远。”

    沐晴顿时不敢动了,感觉有道目光正在自己背上游移,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

    安若木拉着她,状似亲密地继续前行,没走出多远,迎面碰上个士兵,穿着禁卫军的制服。

    “尹队长,你好。”这人叫尹钊,是秦霄的心腹,安若木见过一两次。

    尹钊点点头算是回礼:“现在王宫里有些乱,我送你们回去。”

    沐晴不敢拒绝——拒绝也没用。

    安若木是同样的想法,索性抱拳道谢,再不开口。

    三人不紧不慢地往小院去,过了一会儿,尹钊见安若木和沐晴始终紧挨着,觉得有些奇怪。

    “你们俩,挺亲近啊。”他婉转地想打探两人的关系。

    安若木笑起来:“我和沐晴上辈子可能是两口子。”

    “别胡扯。”沐晴轻推他一下。

    尹钊也笑着对安若木道:“卓堂主知道你这么说吗?”

    “见了卓堂主我也是这么说。”安若木揽住沐晴的肩膀。

    “那你想要木偶里的东西,可是近水楼台。”尹钊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我不要木偶里的东西。”安若木大幅度地摇头,“那该是擎正堂保管,以后,要还给妖族的。”

    “有德有能的贤士。”尹钊将视线转向远处,“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有德有能的标准又是什么?”

    安若木敛了嬉皮笑脸的表情:“谁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出现,只有等。大家心里都有标尺,那贤士一旦出现,都能知道。就像贵国的昱王,毫无疑问是个贤君,可是具体符合什么标准,没人能说上来。”

    尹钊不响了,再走一段,换了个话题:“木偶里多出的魂魄,擎正堂管不管?”

    “管,当然管,擎正堂不管,我也要管。”安若木不顾沐晴的挣扎,将她搂紧。

    “有办法管吗?”尹钊幽幽地问。

    “暂时还没想到办法。”安若木一点不隐瞒,“不说擎正堂,放眼整个天下,现在谁有万无一失的办法?”

    “难道蝉息大人也没有吗?”尹钊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他也想要木偶里的东西,如果不是有了办法,为什么会忽然离开?”

    安若木怎么都不能说蝉息是去帮他送信的,不免一愣。

    “其实吧,蝉息是被气走的。”沐晴接了上来,“他吃我和安若木的醋了。”

    尹钊显然是不信的,但并没有将疑问说出来,只道:“沐晴姑娘真是魅力无双,人见人爱。”

    沐晴只当这是夸奖:“哪里哪里,大人谬赞。”

    “尹队长,前面就是,请留步,多谢了。”安若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尹钊不肯,坚持将两人送进院门,这才带着些悻悻离去。

    “快走吧。”沐晴惴惴的。

    “不用去了。”安若木倒不着急了,“这一路溜达回来,有几个人都已经弄死了。”

    这句话让沐晴慢慢冷静,开始思索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秦霄这次跑不了了。”她想,秦杉绝不会真调走所有的人,任凭地牢空着。

    “等着吧,看谁会来叫我。”安若木往自己房间走,“快累死了,我无论如何都要先睡一觉。”

    沐晴也回了房间,静下心来,一件一件地捋着已经发生的事。偶尔,她会为秦紫蔻和林妈妈感到难过,但那感觉稍瞬即逝,下一秒,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要怜悯和同情,那只会让你变得软弱,强者为王败者寇本是亘古便存在的规律,而你就是强者,称王指日可待。

    预想中的事来得很快,感觉只在房里待了一小段时间,就有人踏进院门,站在了院子正中央。

    “安护法,沐晴姑娘,陛下有请。”看制服,这是秦杉的手下。

    安若木和沐晴先后出去,都是心照不宣,什么都没问。

    来人将他们带到了地牢。

    秦晔在那里,站在关押林妈妈的牢房前,一边是被秦杉的人押着跪下的秦霄,面对的牢门里,林妈妈同样是跪着,头搁在靠墙的床铺上,旁边放着条刺绣精美但皱皱巴巴的腰带,脖子上一圈紫黑的勒痕,触目惊心。

    安若木和沐晴并不惊讶,只等着秦晔开口。

    秦晔紧皱着眉:“安护法,你看,这怎么办?”

    “这是煦扬境内,秦霄大人是煦扬的人,陛下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安若木揣着明白装糊涂。

    秦晔重重叹口气:“安护法,据说死了的是妖族,这,你也不能管管吗?”

    安若木不说话。

    秦杉发声了:“安护法,陛下的意思是,希望你作为廉义门的临时掌门,和陛下、季大人一起审秦霄。”

    这要求相当合理,安若木不好拒绝:“审没问题,可总得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秦晔一言不发,又叹口气,像是能把所有的不快和烦闷都叹出来似的。

    秦杉哪能让国王来费力解释,赶紧说:“秦霄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奸计,把林妈妈杀了灭口了。”

    “证据呢?”安若木扫一眼尸体。

    “腰带。”秦杉朝牢房里抬抬下巴,“勒死林妈妈的腰带是秦霄的——他的衣服都是向染绣楼定做的,整个劭德洲都找不出第二件来。”

    秦晔第三次叹气,还摇了摇头。

    “腰带是我的,人不是我杀的!”秦霄声嘶力竭。

    “哥,没有人让你说话。”秦杉冷冰冰地说,“再有下次,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好了。”秦晔不忍看兄弟相残,“跟安护法说清楚。”

    秦杉应声“是”,再不看秦霄:“我是在布置找蝉息大人的队伍时听说地牢里出事的,过来一看,陛下已经到了,我哥站在牢房里,脚边就是尸体,我怕他会对陛下不利,就命人把他给控制住了。”

    “陛下?”安若木的视线转向秦晔。

    秦晔点头:“从我到这里,到秦杉抵达,中间并没有相隔太久,秦霄也没挪动过位置,我觉得他是吓傻了,就是他动的手,应该也不是早就预谋好的。”

    这几句话并没有说清楚当时的情况,带着明显的主观臆断,令安若木稍感不悦,但碍于面对的是国王,又不好表现出来。

    “陛下,你到的时候,看到了什么?”秦杉和安若木是一样的想法,只是他更直接。

    秦晔揉着太阳穴:“我说了秦霄没有挪动过位置,我看到的和你看到的差不多。”

    安若木看看秦杉,看看秦霄,不吱声。

    秦晔放下手来:“秦杉,从刚才起,你一直不让秦霄说话,现在安护法也叫来了,总可以听听秦霄的说法了吧?”

    秦杉微微一躬身:“陛下说可以,那当然可以。”

    话音未落,所有视线都转向了秦霄。

    秦霄将在场的人挨个看过去,最后,目视着秦晔,道出了他经历的始末。

    自尤正则中蛊之后说出了秦霄的名字后,秦霄就被软禁在了家里,今天早些时候,秦晔派人过去,说要审林妈妈,要秦霄来当面对质。秦霄料到了秦杉必在中间有所动作,想要对他不利,但既然国王下了命令,即使赴汤蹈火,也得服从,于是,秦霄在监视之下,进了宫门。

    等抵达地牢,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林妈妈的尸体,紧接着便发现了就在旁边的自己的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