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对质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秦霄当时非常惊讶,也很奇怪,第一反应是上前查看,走到尸体旁边才意识到不对,正要赶紧退出,秦晔进来了。

    “秦霄……”眼前的一幕让他脑中一片空白。

    秦霄一惊,慌慌张张地打算解释,可跟在秦晔身后的秦杉一声令下,当即将他压下,跪在地上。

    “哥,这是你的腰带吧?”秦杉仅仅往床铺上扫一眼就认了出来。

    秦霄不搭腔,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

    秦杉却当这是默认:“哥,你现在灭口也晚了,她什么都说了。”

    秦霄看着秦杉,好歹是反应过来了:“灭什么口?我没杀她。”

    “腰带分明是你的。”秦杉咄咄逼人,“你就在尸体旁边,不是你杀的,难道还是她自行了断的不成?”

    “她是谁杀的,是不是自行了断,我不清楚,反正我到的时候,她已经这样了。”秦霄渐渐的意识到了什么,“原本应该是禁军和你的人轮流看守地牢,你借着尤正则叫了我的名字,把我的人差不多全都支开了,她死的时候,是你的人在守着,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最清楚。”

    秦杉并不反驳,只叫来人,让拿地牢的看守人员的记录。

    记录翻开后,毫无疑问是禁军看守时出的事。

    秦霄不信,坚持要让当时当班的人来对质。

    结果,一切都无懈可击。

    秦霄不怒反笑:“秦杉,为了陷害我,你可真是煞费苦心,我看,整个禁卫军都快是你的了。”

    “哥,你可是我亲哥,我为什么要陷害你?”秦杉感觉很冤枉,“你总是对我有成见,认为我会对你不利,想尽办法对付我,多少次我都忍了,可这次,你真的太过分了,先是尤大人和我的两个弟兄,接下来又是这个林妈妈,还都是在王宫里,你也太不把陛下放在眼里了。”

    “你就把陛下放在眼里了吗?”秦霄大声反问。

    秦杉不与他做口舌之争,只道:“哥,当着陛下的面,你说,这腰带是不是你的?”

    “是我的。”秦霄不敢说谎,也说不了谎——谁都能认出这根腰带来。

    秦杉看向秦晔。

    秦晔已经完全回过神:“秦霄说他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会不会是你们走了以后,有人进来过?”

    秦杉又转向在旁边等待的几个守卫。

    守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总算有一个人想起来了:“尹钊大人来过。”

    秦杉的视线回到秦霄身上。

    “不可能!”秦霄绝不相信会是尹钊,“别人都问过了,你自己呢?搞不好你离开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差不多了。”

    秦杉不紧不慢的回道:“我离开的时候,安护法还在。安护法到的时候,人可是好好的。”

    “你暗地里动了手脚,安护法没有发现也有可能。”秦霄不死心。

    秦杉不理他了,对秦晔说:“陛下,请叫安护法前来,当面对质——还有沐晴姑娘,她后来也来了,是来找蝉息大人的。”

    秦晔一点没迟疑,点了点头。

    话到这里,秦霄住了口。

    安若木站在原地没动,一直盯着床上那条皱皱巴巴的腰带,一言不发,若有所思。

    “安护法?”秦晔唤了他一声。

    安若木“哦”一声:“我到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林妈妈有任何异常。”

    “沐晴姑娘?”秦晔转向沐晴。

    沐晴耸耸肩:“我来的时候,林妈妈反正是活得好好的,至于有没有被做手脚,还真看不出来。”

    秦晔扫一眼在场的所有人,问:“谁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秦杉看安若木,安若木略微愣一愣,没有任何表示。

    “我。”沐晴倒是大大方方的,“我是最后一个走的。”

    秦杉和秦晔对视一眼,都在等待着下文。

    沐晴继续道:“我没那么大本事杀了林妈妈还能全身而退。”

    其实,就在刚才承认的一刹那,秦晔下意识地打量过沐晴,见她神情自若,浑身上下都没有受伤的痕迹,心里便已将她的嫌疑给排除了。

    秦霄的想法也差不多,神色不由地黯淡下来。

    秦杉见大家都没再说话,请示了秦晔,很快就定下了审判的时间。

    秦霄当然要继续喊冤,可面对那根明明是自己的腰带,怎样的辩解都显得苍白无力。

    “把秦霄大人押下去……”秦杉想就地关押秦霄,话说到一半,不想却被打断。

    秦晔愁眉苦脸的,挥一挥手说:“让秦霄先回去吧。”

    “可是陛下,就怕……”秦杉不愿意。

    “没什么可怕的。”秦晔仍是截下话头,“让他回去吧,看管起来就是了。”

    秦杉见秦晔态度如此坚决,不敢再坚持,朝押着秦霄的士兵点了点头。

    秦霄被带走了,秦杉又接二连三地吩咐了一系列事后,想想应该是没有遗漏什么了,才朝秦晔行个礼,看样子,是打算报告。

    秦晔依然挥手打断他:“你看差不多就行了。”

    说完,冲安若木和沐晴点点头,闷闷不乐地离开了。

    秦杉忙碌起来,根本没空再搭理旁人。

    沐晴拉着安若木来到地面,默默地走出一段,突地笑出声来。

    “怎么了?”安若木莫名其妙。

    “这位陛下可真是什么都做不了主。”沐晴的声音很轻很轻,“在家听老婆的,出来听侄儿的。”

    这话让安若木吓一跳,忙做个噤声的手势,同时四下里看。

    “没人在注意我们,都忙着找蝉息,准备审判呢。”沐晴完全不怕。

    安若木是没法放心的:“你在人家的地盘,说话可得注意,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没人提,你也一句都不能漏。”

    沐晴敛了些笑意:“说起蝉息,你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吗?”

    “他和你比较亲近,你都不知道,我更不会知道了。”安若木看向别处。

    “是吗?”沐晴像模像样地颌首道,“原来你真不知道,我还以为他帮你去擎正堂送信了呢。”

    安若木不搭腔,自顾自往小院的方向走。

    沐晴跟着,又行进一段,开口道:“既然不是去帮你送信的,蝉息可能是去愈新洲找狐族了。”

    “找狐族做什么?”安若木的心往下一沉。

    “借焚幽灯啊。”沐晴歪着头,声音又低下来,“借来焚幽灯,把我拉出来。”

    安若木闻言,大为惊讶,猛地停下,呆了半晌才想到问:“谁出的主意?蝉息?还是王宫里的傀儡师?”

    “北王。”沐晴抿嘴一笑,“确切地说,是北王身边的傀儡师。”

    安若木微张着嘴,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焚幽灯是……北王肯定知道。你难道是死灵吗?”

    “我是生魂。”沐晴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就算是,她也不愿承认,“所以,这就是个设想,不是万全之策。但是,你知道的,既然有了可能,蝉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手,他认识些傀儡师,真拿到了焚幽灯,肯定会让我试一试。”

    有那么一瞬间,安若木还真以为自己着了蝉息的道。

    但下一秒,当他注意到沐晴微微闪烁的眼神,忽然有所醒悟,便尽力地压下心中的摇摆不定:“你是谁?夏远山吗?”

    “我不是夏远山!”沐晴沉下脸,声音都变了,“我就是我,我还是我,别拿夏远山跟我相提并论,我不是傀儡师,也不会变成傀儡师。”

    “可你和他真的很像。”安若木扯扯嘴角,“你觉得蝉息的离开和我有关,就变着法儿套我的话,说些有的没的,让我对他产生怀疑,就为了不跟我回擎正堂,你还引秦杉去找蝉息,你到底怎么想的?”

    沐晴不吱声,面无表情。

    安若木想了一会儿,说:“我算是明白了,你这样做,说起来是在帮我,好让我对你没那么防备,其实,秦杉如果能找到蝉息,把他带回来,对你来说是最好不过;可蝉息绝不会乖乖跟着回来,如果他们两人发生争斗,总有一个会受伤,甚至性命不保,你希望那个人是秦杉,这样,你就能跑了;而如果找不到,随着时间的推移,秦杉会越来越心焦并渐渐把寻找的重心放到王宫之外,你认为,蝉息就算是去送信,也没办法顺顺利利地抵达薄氤岛,到那时,王宫的戒备不再那么森严,擎正堂的人又还没有到,你也能趁机逃跑。”

    沐晴始终一声不吭,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你知道蝉息实力不弱,想他哪怕敌不过秦杉,秦杉也捞不到好处,总之,蝉息的安危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你只是将他作为工具,用来对付秦杉。”安若木带着满脸的难以置信,“他这一路过来,应该也帮了你不少了吧?你这么做,良心上过得去吗?对,你不是傀儡师,你比傀儡师更狠。”

    “我和蝉息之间,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就别瞎想了,我真的是打算帮你。”沐晴轻描淡写地全盘否认了这些猜测,“等着审判吧,我敢说,秦霄完了,就不知道他那些禁卫军里,还有多少没被秦杉收买的,能闹出多大动静。”

    安若木无奈地摇头,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扭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