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不听话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等了十多分钟,议事厅的门开了,子书怀娴先走进来,没什么表情,复又回到旁听席。

    又等一分来钟,秦晔进来了,带着些许疲惫,往审判席上一坐。

    季秉仁以眼神询问,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朝身侧的士兵点了点头。

    士兵以手中长枪的尾部在地上重重顿两下,旁听席上嘁嘁喳喳的文武官员便慢慢安静下来。

    “秦霄,人证、物证俱全,你谋杀的罪名成立。”秦晔一上来就直奔主题,“雇用傀儡师和巫蛊师,意图对大臣不利,也是一个罪名。”

    说完,朝子书怀娴看去。

    此时安若木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照道理,在宣判之前,审判人员之间应该有一个讨论的过程,可很明显的,子书怀娴对秦晔说了什么,使得秦晔略过了这个步骤,直接跳到了下一步,而且,还直接得出了秦杉希望的结果。

    其实,不论是哪个阵营,对于秦霄被判重刑都是乐见的,因为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少一个对手,还有了拿到禁卫军的机会。

    安若木是打算帮秦晔的,他隐隐地觉得,秦晔这次是下了决心要做出些改变,他原本以为,关于秦霄是否构成被指控的罪名,将会是一场激烈的辩论,可万万没想到,秦晔甫开口就定了,还定得如此轻描淡写。安若木在失落的同时,也十分无奈,毕竟,他只是临时代替尤正则坐在审判席上,说穿了就是凑个人头,秦霄谋杀也好,雇用不该雇用的人,图谋不轨也好,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其中有暮遥国或妖族的参与,那就是煦扬的内政,即使顶着擎正堂的名头,也不能随意干涉。

    正想着,他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便本能地转头,与秦晔有了短暂的目光接触。

    这匆匆一瞥里,好像还真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至于里通外国,我和安护法的想法差不多。”片刻的沉默之后,秦晔再度出声,“事关重大,不能妄下定论,还要再仔细地查。”

    话才出口,子书怀娴就皱起眉头,身子向上一挺,像是准备站起来。

    “母后?”秦皊樱是始终被母亲按坐着的,见如此举动,不禁吓了一跳。

    子书怀娴听到这声唤,烦躁地猛转头,看到女儿略带惊恐的脸,才稍微冷静些,终于没有起身,慢慢靠回到椅背上。

    秦杉预感到事情也许不能朝着他计划好的方向发展,脸色也不好看了。

    “陛下,尹钊是秦霄的心腹,知道不少事情,还是再把他叫来问问吧。”季秉仁小心地提了个建议。

    “能问出什么?”秦晔斜睨着他,“问出来就能定案了吗?你着什么急?”

    “陛下,并不是我要急着定案。”季秉仁赶紧解释,“只是这背后在虎视眈眈的,有可能是暮遥甚至是愈新洲的妖族,拖不得啊。”

    “拖不得也给我拖着,没有十分的把握,就给我一直拖下去!”秦晔难得地发了火,“我哥就留下这么两个儿子,临死的时候,不说话,只是指着他们,到最后眼睛都不肯闭上。今天一个个的,你一言我一句,为什么就一定要我定他个死罪?他是我秦家的血脉,我想留下我哥的血脉,不行吗?”

    话并不完全是说给季秉仁听的,饶是如此,也还是唬得季秉仁连大气都不敢喘。

    “是,你们是找到了可疑的人,可那个死了的,连到底是人是妖都还没搞清楚,就急急忙忙地一把火烧了。”秦晔嘭嘭地拍着桌子,“而那个傀儡师,真的是傀儡师吗?傀儡师说的话,又能信多少?”

    现场一片死寂,所有官员都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

    “陛下,林妈妈是妖族,她亲口承认的,并有验尸官的记录。”还是秦杉胆子大,“我怕她有什么法术能死而复生,这才把尸体给烧了。”

    “陛下,那验尸官对我说过这件事,火化的时候我也在场,确实是妖族,林妈妈没有对秦霄说实话。”安若木实事求是道。

    秦晔不言语了,议事厅里又安静了很长时间,直到子书怀娴轻轻地咳嗽一声。

    “里通外国的事,再调查。”秦晔像是忽然回过神来,也好像是在回应子书怀娴。

    子书怀娴掉转头,不再看审判席,脸上的不悦完全掩饰不了。

    秦晔倒平静下来:“秦霄听判。”

    秦霄当即双膝跪地。

    秦晔坐得端端正正,下了很大决心般,说:“削去一切官职,不得离开宅邸,随时听候传唤。”

    “陛下,秦霄谋杀大臣,是重罪。”秦杉显然是认为处罚得太轻。

    “那我判他个死刑,交到你手里,让你立即处决了可好?”秦晔低头开始翻看始终放在桌上,一直没被动过的文件。

    秦杉哪敢接话,忙低头行礼,退到一边。

    “季大人,安护法,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秦晔随口问道。

    季秉仁赶紧摇头,安若木也表示对此并无意见。

    秦晔边一目十行地浏览着文件,边示意卫兵卸下秦霄腰间挂着的禁卫军统领的令牌,交到自己面前。

    “把人送回去吧。”他拿了令牌,在手里掂了掂。

    秦霄离开了,现场没人出声,都心照不宣地等着,看下一个禁军统领会是谁。

    秦晔放下文件,视线从秦杉身上,转到旁听席。

    “你看会给谁?”沐晴在秦紫蔻耳边低语。

    “反正怎么都不会给我。”秦紫蔻耸耸肩,“他们肯定已经说好了,给王后吧,或子书怀信。”

    “陛下今天好像在闹脾气,不想听话。”沐晴捂着嘴直笑。

    “他不敢不听话。”秦紫蔻认为这根本是胡说,“要是不听话,每年的税收起码会少一半以上。”

    “等着瞧啊。”沐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而在她们前几排的子书怀娴,正襟危坐,似乎有些紧张。

    秦晔的目光从那张保养得当的脸上滑了过去。

    随后,他开玩笑似地将令牌甩手抛出:“秦煌,接着。”

    秦煌一愣,下意识地伸手,居然让那令牌从指缝中溜了。

    他略显尴尬,慌慌张张地弯下腰去。

    子书怀娴看到这一幕,朝秦晔狠狠一瞪眼,拉着秦皊樱,气呼呼地走了。

    秦煌捡了令牌,擎在手里,满头雾水。

    “你暂代禁卫军统领的职位。”秦晔把散开的文件归到一起,“去吧,该巡逻了。”

    秦煌站起身,行了礼,梦游一般离开了。

    秦紫蔻急急地跟上,议事厅外,就听到她叫“煌哥哥”的声音。

    秦晔长出一口气,挥挥手道:“行了,没事了,都散了吧。”

    刚才发火时的威严已荡然无存,此刻的他又恢复到一贯的懒懒散散,令官员们都摸不着头脑,不敢乱说乱动。

    “怎么了?想我留你们吃饭吗?”秦晔在桌上“笃笃”地码齐纸张,“行,不过,厨房里没人了,要吃饭,得你们自己动手。”

    “陛下,人有,我这就去安排。”季秉仁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紧接着,众人纷纷起身行礼,鱼贯而出。

    沐晴没有走,而是来到安若木身边。

    秦晔差不多瘫坐在椅子上,一手揉着太阳穴,显得疲惫已极。

    安若木张张嘴,欲言又止。

    “安护法,有事只管说。”秦晔还是挺感激安若木的。

    “陛下,我真的该走了。”安若木实在不想再耽搁下去。

    “安护法,我知道你身负重任,可是,能不能请你再等一等,至少等到擎正堂传回消息?”秦晔露出为难的神色,“不怕告诉你,王宫里这些事,真是弄得我头都大了,王后刚才……哎,不提也罢。总之,秦霄的事还没完,现在不仅牵涉到暮遥国,连妖族都掺和进来了,这节骨眼上,你可不能撒手不管。”

    “那请陛下再给我去个信吧。”安若木想,国王发出的信件,总不会有人敢拦截。

    “信已经发了。”秦晔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既然话已经到了这份上,安若木再不情愿,也不好再坚持。

    秦晔见状,终于稍微开心了些:“安护法尽管放心,我会让秦煌多派些人,保护你和沐晴姑娘的安全。”

    “多谢陛下。”不等安若木开口,沐晴仪态万千地行了个礼。

    “一起吃饭吧,真的。”秦晔放松下来,又变成了普通人家的男主人。

    安若木婉言谢绝,带着沐晴离开了议事厅。

    回到小院时,他们居然看到了秦煌。

    “殿下,来看紫蔻殿下吗?”沐晴笑着靠了过去。

    “看过了,我在等你们。”秦煌倒也直截了当。

    “就是陛下有令,也不用王子殿下亲自守在这里。”安若木以为他是来行保护之职的。

    秦煌笑了笑:“安护法,你还想不想走?”

    安若木以为他在开玩笑,或是来打探虚实的:“殿下,我当然想走,但也得等接替我的人来了才能走啊。”

    秦煌几步跨到离安若木很近的地方:“接替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来?能不能来?”

    安若木傻了,一时之间,想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