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连秦煌都不放过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埋了就埋了,凭我们两个,也不怕出不去。”沐晴竟是毫不慌乱。

    “你知道我们在哪里?你知道我们在多深的地方?出去了,外面等着的会是谁?”安若木却无法乐观。

    “我不知道。”沐晴抬头,拍拍安若木的脸,“如果你一定要想清楚了再出去,最好快一点,因为一旦人都离开,我就要行动了——逃命要紧,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安若木不搭腔,屏息凝神地关注着头顶的动静。

    泥土不断落下,从小孔里透进来的光线越来越暗,直至消失不见。

    “你想好了吗?”沐晴已经听不到地面上的声音了。

    安若木有些犹豫,可求生的意念最终战胜了一切:“看看能不能把下面打开。”

    说着,他试探地推了推满是小孔的那块地方。

    “怎么样?”沐晴也伸出手,却没触到棺材,而是正好搭在安若木的手上。

    安若木本能地一缩,躲开了。

    沐晴笑起来:“口口声声说你和我上辈子是两口子,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呢?”

    “和我是两口子的是原本的沐晴,不是你。”安若木换另一只手,继续试探。

    “是我,就是我。”沐晴又伸手要去摸安若木的脸。

    “住手!”安若木厉声制止,想转头躲闪,却因为狭小的空间而无法做大的动作。

    沐晴不理会,手径自过去,到安若木耳边,不动了。

    “什么?”安若木一激灵,知道肯定是有所发现。

    “有风。”沐晴慢慢地移动手掌感受着。

    她的手所在的地方是斗篷的帽兜,被挤得拱着,挡住了安若木的小半张脸,因此,安若木一直没感觉到那里有什么异常。

    “转个头看看。”沐晴把帽兜按下来些。

    安若木依言照做,顿觉一阵充斥着泥土味的微风迎面而来,不算清新,但也不浑浊。

    沐晴在底下的手张开,贴近小孔:“好像四面都有风来,我们死不了了。”

    “你还跑吗?”安若木问。

    “你呢?”沐晴的脸紧贴在安若木的胸口。

    安若木想了想,道:“还是等等吧,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也好。”沐晴已经无所谓了,“权当休息。”

    安若木不响,合上眼,闭目养神。

    沐晴安静了一会儿,觉得气氛有些压抑,便起了个话头:“蝉息到哪里去了?”

    “被你气走了。”安若木想也不想地答道。

    沐晴忍不住笑出声来:“安护法,是你占了我的便宜,什么叫被我气走了?要气,也应该是被你气走的。”

    安若木不吱声,铁了心了再也不要开口。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还是个小木偶。”沐晴说起往事,“当时,我的魂魄无法与这木偶融合,我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看到的一切,经历的所有的事,都好像是在梦里。”

    安若木记得,但,那又怎样?

    沐晴一手虚握,轻轻放到安若木的手掌里:“我以为,我正好在那个时候完全清醒,看到了你,可事后想想,应该是因为你,我才完全清醒了。”

    “我做了什么吗?”安若木很是讶异,猛地睁开眼,才下的决心也不管了。

    “你觉得你做了什么?”沐晴反问。

    安若木一头雾水,努力地回忆:“好像,也没做什么,就是想把你带回去。”

    “喂,我是不是见过你?”沐晴问了和当时一模一样的问题。

    安若木不敢回答了。

    照道理,他们俩是绝不可能见过的,甚至在整件事之前,安若木连藏在擎正堂密室里的东西究竟什么样都不知道,可奇怪的是,当他和木偶里的沐晴说过话,有了接触,还真就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却又无论如何挖掘不出关于他俩的哪怕一丁点的记忆,这令安若木相当困惑,几乎到了只要一想起,就寝食难安的地步。

    “说我们可能上辈子是两口子,你不是在开玩笑的吧?”沐晴幽幽地问道。

    “对,不全是。”安若木不得不承认了。

    “改天去问问吧。”沐晴也没有在开玩笑,“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安若木却笑起来:“以你现在的样子,根本进不了鬼门关。”

    “你不是也很好奇吗?想想办法啊。”沐晴的手指在安若木胸口画着圈圈。

    “有办法,只怕你不肯。”安若木捏了捏她虚握的拳头。

    “什么办法?”沐晴一下来了兴趣。

    “跟我回擎正堂,变回原本的样子。”安若木不假思索道。

    “我原本就是这个样子。”果然,沐晴不肯。

    安若木再无话可说,甩开沐晴的手,又闭目养神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多久之后,外面隐约有了响动。

    安若木侧耳细听,发现声音在缓慢地越来越大。

    “你说,会是谁?”沐晴的紧张一听就是装的。

    安若木不满于她的恶作剧,一声不吭。

    又过不知多久,有人在木板上“笃笃”地敲了两下,随后,四周蓦地亮起,新鲜空气如潮水般涌入。

    “你们没事吧?”是秦煌。

    紧接着,有人来,将沐晴和安若木搀扶出棺材。

    安若木活动着手脚,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好半天不能动,两条腿又酸又麻。”说着话,沐晴作势往安若木那里倒去。

    安若木眼明手快地一撑,不让她的身体和自己有所接触:“别耍花样,要跑,等出了海,成功的可能性大些。”

    “站都站不住了,不敢跑。”沐晴嘟嘟囔囔的。

    “你是木头做的,腿不可能又酸又麻。”安若木咬着牙道。

    沐晴见谎言被戳穿,嘿嘿一笑,站直了,装模作样地四下里张望起来。

    “安护法,车就在山脚,你们跟魏祺走。”秦煌身后除了魏祺,还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都戴着头盔,把脸遮得严严实实。

    “多谢殿下,保重。”安若木也不多话,行过礼便打算离开。

    才抬脚,忽然刮起一阵风,吹起落叶和尘土,直往众人脸上扑。

    安若木心道不妙,一手抓住沐晴的手腕,另一手一翻,握好了九环大刀。

    风里跳出个人来,举着长剑直刺安若木抓着沐晴的手。

    安若木将沐晴扯到身后,横刀当胸,迎了上去。

    秦煌见状,忙命魏祺上前帮忙。

    来人的本事竟很是不弱,长剑连舞间,格开了安若木砍下的一刀,又躲开了魏祺投去的火球。

    “安护法,你守着沐晴姑娘。”魏祺说着,打个呼哨,叫来几个士兵,把来人围了起来。

    “刘昊元,秦杉麾下首席力士。”秦煌在旁提醒。

    来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略转头,朝秦煌笑了笑。

    魏祺不敢怠慢,掌心相对一拉,即刻握好一根通体都在熊熊燃烧的齐眉短棍。

    长剑冷白,短棍火红,两者斗在一起,难分难舍。

    围着的士兵想上前帮忙,但长剑过处,劲风如刃,逼得他们始终只能徘徊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就连秦煌想要朝安若木和沐晴靠近,一时半会,也是不行。

    吹起落叶和尘土的风停了,山路上又跑来几个人。

    这次,他们是往秦煌冲去的。

    顷刻间,现场一片混乱。

    秦煌尽管体质不好,但多少练过些躲闪的身法,加上还有近十个士兵的保护,短时间内是不会有危险的。

    可魏祺仍是心急如焚。一面是正在被攻击的王子殿下,一面是因抓着沐晴而行动受阻的安若木,两面都重要,两面都不能舍弃。

    秦煌一样着急,同时还在暗暗心惊,想秦杉来得太快,也太过明目张胆。

    “秦杉真够嚣张的,不蒙个脸就算了,怎么连制服都不让他们换一下?”沐晴有同样的想法。

    安若木皱着眉不言语,全神戒备,就怕哪里再冒出人来。

    好在,来的人就这些。

    秦煌在士兵的保护圈中,将这些人挨个看过去——他们默契地配合着,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显是训练了许久的,而且,身上的制服也肯定不是假的。

    “殿下,上面!”魏祺蓦地大叫一声,趁隙弹出个小火球。

    秦煌下意识地抬头,见火光中,有个人从他头顶的树枝上跃下,将手里燃着的长弓狠狠甩到远处。

    那人比其他人多戴了个头盔,只露出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秦煌。

    此刻,所有的士兵都分身乏术,安若木又没法带着沐晴穿过劲风,秦煌只得拔出随身的短剑,希望自己的命够硬、够长。

    “殿下,快跑!”魏祺怕秦煌连一招都接不住。

    话音未落,那人便高举着羽箭,朝秦煌扑了过去。

    秦煌非常紧张,浑身都在微微地颤抖,手脚冰凉而略僵硬,以至于抵挡的动作稍慢,即刻就被推倒,被那人压在身下。

    羽箭在乱刺,又快又狠,秦煌的脸上、脖子上很快就布满了一条条细小的伤口,他完全没了想法,只是靠本能在躲闪、在挣扎。

    魏祺想帮忙,又扔了个小火球过来,秦煌靠着这点亮光,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双眼中的杀意,也注意到了在深棕色的眼珠边,有微小的如杂质般的一点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