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诈尸了

青珞苏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最快更新重生傀儡很吃香最新章节!

    这点金黄并不常见,也并不分外显眼,只有凑得近了才能被观察到。秦煌见过这双眼,不免心下震惊,但表面上不动声色,似乎有什么事,尚犹豫着无法决定。

    魏祺已急得五内俱焚,再顾不上沐晴会不会被抢,接连丢出火球将刘昊元逼退,向秦煌冲了过去。

    刘昊元往秦煌的方向扫一眼,竟是愣了一愣。

    这是安若木早就在等待的机会,他管不了方向对不对,直接拉起沐晴就跑。

    刘昊元见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忙转头赶上,同时,朝着自己的人高声喊了一句。

    “他想让谁活着?”沐晴听清了这句话,却不甚明白。

    安若木也听清了,刘昊元说的是“让他活着”。

    “别管了,赶紧跑。”此时此刻,安若木认为还是逃命最要紧。

    可沐晴虽比刚到时厉害了不少,对于在场的人来说,仍差不多是个废人,跑也跑不快,打又不能打,安若木带着她,速度着实慢了不少,没跑出多远,便被刘昊元挡住了去路。

    一番缠斗又在所难免。

    而那边厢,魏祺双手燃着熊熊烈火,接连打开前来阻拦的士兵,很快就到了秦煌跟前,一掌拍在那蒙面人背心。

    蒙面人浑身一震,饶是有盔甲护体,也觉得后背火烧火燎的,疼痛异常。

    秦煌趁着这空当,用尽全部的力气,将蒙面人推得身子一歪。

    魏祺紧接着再推一把,终于,蒙面人重心不稳,侧着着了地,放开秦煌,顺势骨碌碌地滚开了。

    秦煌知道随后会发生什么,手一伸,紧紧抓住魏祺的衣袖。

    “殿下?”魏祺有些惊讶,但没有发愣,而是另一手挥动着,在两人身周围起个火圈。

    秦煌不说话,神色复杂,轻轻地摇了摇头。

    魏祺能领会其中的意思,在觉得难以置信的同时,也不敢违抗。

    “去帮安护法。”秦煌松了手,“不管这些人是谁派来的,绝不能让沐晴落到他们手里。”

    “可殿下……”魏祺哪敢离开。

    “快去!”秦煌沉下脸,“别动那个人。”

    魏祺是很不情愿的,可王子下了命令,无论如何都要服从。于是,他只好走出火圈,一步三回头地往安若木的方向去。

    蒙面人的伤势并不重,先前只是吃痛,吓了一跳,如今回过神来,慢慢地站起身,思索着进入火圈的法子。

    秦煌也站直了,握牢短剑,不敢有丝毫松懈。

    蒙面人的眼珠向左右动了动,猛地抓住个正好经过面前的士兵,拖着走几步,甩手就扔到了火圈上,还顺便抢下了武器。

    一声惨叫响起,士兵身下的火焰瞬间被压灭,蒙面人踩在他身上,一步就跨到了火圈之内,紧接着,火焰再起,将士兵包裹,继而吞没,火圈恢复到了原状。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十数秒之内,秦煌全都看在眼里,心下骇然。

    蒙面人倒提着长剑,一声不吭地站在秦煌正对面,眼里透出的凶狠丝毫没有减少。

    秦煌不想死,他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事,他不能死。

    火越烧越旺,从最初的一掌来高变成现在的半人多高,不时有火星飞出,落到地上是一点焦黑,落到近旁的人身上,即刻便在皮肤或盔甲上灼出一个小洞。

    没人敢靠过来,也没人有空靠过来,两方势均力敌,谁也占不了上风。

    秦煌扫一眼战况,心里有了底,边警惕地关注着蒙面人的任何微小的动作,边将体内的法力缓缓地引到握剑的手上。

    两人对峙了一会儿,蒙面人没有发现异常,也不想再等了,他陡然发力,剑尖直刺秦煌的咽喉。

    秦煌看起来有些慌乱,不过到底是躲开了。

    蒙面人动作很快,一击不成,第二击便紧随其后而至。

    秦煌还是想躲闪,不知怎么的,脚下一个趔趄,居然照着剑尖迎了上去,眼看就要被戳个对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所有人都站立不稳,难以睁眼。

    风不间断地刮着,一阵紧似一阵,起先仅挟带砂砾枯叶,不过一两秒之后,带起了石子和两指粗的枯枝。

    随着几声闷哼,有人被石子砸开脑袋,有人被枯枝当胸穿过。

    兵器交鸣之声消失了,大家带着惊恐,纷纷伏低了,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安若木在第一时间抱住了沐晴,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转过身,背对着风来的方向,靠在棵大树的树干上。

    刘昊元挡开风里的杂物,眯着眼,还在努力想看清魏祺所在的方位,打算趁机将他斩杀。

    魏祺也有相同的想法,怎奈风实在太过强劲,已经到了令人连呼吸都困难的地步。

    在躲开一上一下直射而来的枯枝之后,刘昊元首先放弃了,猫腰闪到块大石头后,再无声息。

    魏祺转头发现火圈被吹灭,而且秦煌附近还有个人,大惊之下,连忙赶去保护。

    其实,秦煌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因为那蒙面人根本无力招架这么大的风,被吹得晃晃悠悠的,如没了头的苍蝇,直往附近的树上撞。

    “殿下,他是谁?”待扶着秦煌到了风稍小的地方,魏祺再忍不住好奇。

    秦煌不答,盯着蒙面人模模糊糊的身影,渐渐放松了握着短剑的手。

    魏祺不再出声,静下心,注意着周遭的动静。

    大约也就几十秒之后,风蓦地停了。

    现场霎时一片死寂,众人耳边犹自回荡着呜呜的风声,谁都不敢先探出头来。

    “怎么回事?”沐晴自始至终都并不害怕,一见风停,马上就想查探究竟。

    “不清楚,别乱动。”安若木死死地抱着她。

    沐晴挣扎了下,突地,顿住了。

    “什么?”安若木紧张起来。

    “有个傀儡。”沐晴的声音很轻。

    “什么?”安若木不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里有个傀儡。”听口气,沐晴是确定无疑的。

    “是谁?”安若木也不敢大声说话了。

    沐晴摇摇头:“好像又有点不太一样。”

    “知道这个傀儡在哪里吗?”安若木朝两边看了看。

    这次,沐晴停顿了许久才迟迟疑疑地道:“应该……就在你后面。”

    安若木一窒,脑中飞速掠过各种可能性,甚至,还想到有可能是沐晴在说谎,好分散他的注意力,以伺机逃跑。

    “来了。”沐晴喃喃地说着,视线停留在安若木一侧肩膀后。

    安若木反应极快,当即用九环刀往身侧横扫。与此同时,他耳边拂过一阵微风,眼前出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这是个很瘦的女人,穿一身绣有“寿”字的蓝色衣裤,肤色灰白,眼睛大睁着,眼珠浑浊,毫无生气。

    被她直勾勾地盯着的安若木傻眼了,下意识地放开手,拍一拍沐晴的肩膀。

    沐晴回头去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女人,分明是那棺材里的女尸。

    “诈尸了。”这是安若木的第一反应。

    “不,傀儡。”沐晴冷静下来的速度快得惊人。

    听说是傀儡,安若木怕女人动手,忙不迭跨前一步,将沐晴护到身后。

    而女人的目标却并不是他们,她在看了安若木片刻之后,掉转方向,朝秦煌藏身的地方走去。

    魏祺是已经发现了这个女人的,他长身而立,熊熊燃烧的齐眉短棍赫然在手。

    “魏祺大人,等等!”沐晴耳边隐隐约约有些声响。

    魏祺迅速瞥她一眼,注意力又回到女人身上。

    “等等。”沐晴听清了,是有人在说话,“她只想看看殿下有没有受伤。”

    闻言,魏祺诧异地挑起眉,居然看到女人动作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

    秦煌一直在隐蔽处听着,此时开口道:“我没事。”

    女人没有任何反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魏祺不敢放松,紧紧地盯着。

    如此僵持让已回过神来的刘昊元看到了机会,他悄悄捡起颗石子,朝魏祺掷去。

    魏祺要格挡,不想女人先他一步,接下石子时,头都没动一下。

    “她是谁?”安若木问沐晴。

    沐晴抿嘴一笑,凑到安若木耳边:“秦紫蔻。”

    “可是……你说她是……”安若木太诧异,说话都不利索了。

    “她和严婆婆关系不错,又挺有天赋,能学到点控魂的皮毛,不奇怪。”沐晴耸耸肩。

    “你的意思是……”安若木对傀儡师的法术不很了解,知道大概意思,可表达不清。

    “对,她的魂魄暂时在那具尸体里。”沐晴差不多弄清是怎么回事了,“我想,她肯定到地牢去找严婆婆了,而关严婆婆的那间牢房,现在也肯定变成个做法的场所,啧啧,太嚣张了,在煦扬的王宫里,给煦扬的小公主系上傀儡丝,还点傀儡师的引香,你说这样要让秦晔知道了,绝对不能再有好脸色了吧?”

    “凑热闹不嫌事多。”她那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让安若木略感不快。

    “魏祺大人,快去帮忙,她还挺厉害的,你俩联手,来两三个首席力士都不怕。”沐晴喊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安若木以为她是别有用心。

    “速战速决。”沐晴看着连连进攻刘昊元的女人,“拖得太久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