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太子的座上客

作者:九算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相思随你入心间郁少谦慕雅静完美女婿至尊风流无限搞事系统丹宫之主花豹突击队渣夫重生了战国之军师崛起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 ,最快更新我是大盲僧最新章节!

    宫门外,除了守候在此的未剑生,还有李烨和李牧。

    “皇兄,父皇已经宣布退朝了,你为何还不离去?”李牧笑着问道。

    “你不是也没离去吗?”李烨也保持着笑容回道。

    “我自然是在等了然大法师!”李牧说道。

    大法师和大师之间虽隔着一字之差,但其中的韵味却是大大的不同,彰显了地位的高贵感以及对其的尊重感。

    李烨也说道:“本宫当然也是在等了然大法师。”

    李牧笑了笑,说道:“哦?我记得皇兄好像一直和了然大法师不对路,前不久还在护国寺让他难堪呢,怎么,这才半个月不到,竟发生如此大的转变呢?”

    “那个时候不过是误会一场,了然大法师又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你说是吧,未兄!”最后几个字他是对着未剑生说的。

    未剑生的斗笠遮住半了张脸,看不清任何表情,当然他也没有任何表情,对于李烨的话,他根本不屑一顾。

    李牧看到李烨吃瘪,笑了笑。

    这时,了然终于从太极宫走了出来。

    李烨抢先一步说道:“了然大法师,既来了宫城,可否赏脸去东宫坐上一坐,本宫已备了上好的茶饮和素食。”

    面对这个人,了然是发自内心的不喜欢,且不说他对他母亲的所作所为,就说他与光明神教的亲近感,也让他心生厌恶。

    至少当前可以明确的一点,便是光明神教一定与他父亲的死有着莫大的关联,至少那个叫明镜的裁决使,曾出现在那个凶案现场。

    “好啊,那便请太子殿下带路吧!”

    然而,了然却在未剑生和李牧的诧异之下,应了下来。

    李烨一时对了然答应得如此干脆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下才说道:“好好,这边请!”

    未剑生话不多,心思却非常的敏锐,此刻他已大致明白了然的用意,自觉的来到前面给他做起了导盲者。

    李烨看到未剑生手里除了拿着剑,还抱着三件物品,赶紧对两个随从训斥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帮忙拿了然大法师的东西。”

    能够解放自己的双手,未剑生也乐得自在,便将了然的三件套递了过去。

    “了然兄弟,空了去我那里坐坐,西宫永远欢迎你!”李牧对着了然的背影说道。

    称呼上他没有带上大法师的后缀,显得亲近了许多。

    对于二皇子李牧他其实还是有一些好感的,他也曾想过以他为突破口,但今时不同往日,他成了各方势力争抢的香饽饽,当然要从最值得怀疑的人直接入手。

    但对于李牧他也有着一定的防备,至少此人他有些捉摸不透,连梁国的公主都叫他小心此人。

    了然停了停脚步,说道:“二皇子殿下,陛下在皇城内给我安排了一座行院,以后恐有些时日会住在皇城之内,到时候免不了上门叨扰。”

    说完,便跟着李烨走着。

    李牧看着了然的背影,皱了皱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东宫,明德殿。

    李烨坐在上位,了然和未剑生并列而坐,场内还坐着十来名不他认识的人,但能成为太子座上客的,定然都有着一定的身份和地位。

    李烨右手举起酒盏,左手托袖,说道:“了然大法师乃是方外之人,不便饮酒,今日大家便以茶代酒敬一敬了然大法师。”

    这时,一名华袍中年男子说道:“了然大法师,那日您大显神通,我等是历历在目啊,都盼着何时能与您见上一见,想不到今日沾了太子殿下的荣光,还能与您同坐饮茶,真是不胜荣幸啊,敬了然大法师。”

    了然笑了笑,“诸位,现在没有外人,大家称呼小僧时能否把大法师几个字去掉,怪别扭的,便叫了然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听到了然这般说,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好,既然了然大师都这么说了,大家便不用那么生套,还是叫了然大师吧!”太子突然提议道。

    得到太子的提议,众人当先一口喝了杯中茶,“好,了然大师,我等先干为敬!”

    了然也跟着饮了。

    随后,了然轻叹了一口气。

    李烨问道:“不知了然大师为何叹气?”

    了然拿着杯子说道:“茶是好茶,但这般场合实属有些不太应景,不知可否向太子殿下讨杯酒水喝喝。”

    “哦?恕本宫眼拙了,原来大师的心境已经超脱到了另外的境界啊,来人,上酒,哈哈哈!”

    “哈哈哈”众人皆乐。

    未剑生少有的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不知道了然又是唱的哪一出。

    在悬空寺时,了然便没少跟着本堂师侄喝酒吃肉,所以他对于酒肉向来没有太大的忌讳,加上今日他还有着其他的目的,需是要喝酒才能应景的。

    有了酒,菜也上了几式荤菜。

    之前,众人都以为了然作为护国法师应当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却没想到他是一个不守清规戒律的和尚,不过了然这个样子,他们当然更心生欢喜。

    他们知道,地位到了了然这种程度,世俗中已没有什么清规戒律可以约束他了。

    酒过三巡,众人都有了些酒意。

    太子叫上了歌姬舞了一曲。

    这时,了然提议:“素问太子殿下门客里高手无数,不知可否派出来舞上一舞,让我们下酒,也开开眼界呀!”

    “了然大师说笑了,我门下那些武者,怎可入您的法眼。”

    李烨此刻很高兴,了然现在身受父皇宠爱,又是整个唐国的信仰支柱,有了他的支持,那个皇位便没有人能够撼动了。

    “诶,武者不在于其境界,只在于其心境,心中无敌那便是真无敌,还是说太子是舍不得让我等见上一见?”了然说道。

    “了然大师言重了!”

    看了然如此兴致,他也不好再推却,“来呀,叫两名武者上来舞给了然大师看看。”

    片刻后,两名手持三尺长剑的武者走了进来,在给太子和众人见礼后,便对练了起来。

    两名大武者,打得到是虎虎生威,剑影流转,一招一式看上去也是险象环生,各位看客也是大声叫好。

    不过对于了然和未剑生看来,却是太过平淡无奇,像是预先排练好的花拳绣腿一般,看得索然无味。

    比划完后,了然再次提议道:“我这个朋友是个剑痴,想来,青墨剑客之名大家也有所耳闻,他呀,一天在我面前叫嚷自从认识我就没有什么架打了,不知太子殿下能否承下小僧的一个小小心愿,派人和他练上几个回合。”

    “这”

    李烨有些为难了,未剑生可是有数的剑道高手,同境界里,少有对手,然而了然的话已经摆在那里,如果不派人应战也实乃有些说不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