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番外125

作者:蓝家三少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二进豪门:总裁夫人不好当医妃倾天下元卿凌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阴缘之我的老公是只鬼总裁先生请低调终极全才梦醒繁华亿万总裁爱上我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 ,最快更新上邪最新章节!

    这地儿小,但还算富庶,怡红院是本地最大的花楼,名字很俗,姑娘却不俗,一个个娇嫩得跟枝头刚开的鲜花似的,瞧着就让人心痒痒。

    明影抱着傅子音从后院跳进去,所幸后院也没什么人。

    “该往那儿走?”明影低声问。

    傅子音指了指不远处亮着灯的屋子,“姑姑,往那边走。”

    “你怎么如此肯定?”明影忙问,压着脚步声朝着不远处的屋子走去,“眼下天还没黑,估摸着都在休息吧?”

    傅子音摇头,“可能不是。”

    “那是在做什么?”这个时候就做生意,未免也太早了点。

    明影好歹也是闯荡过江湖,见过世面的人,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可能是在沐浴哦!”傅子音伏在她耳畔,悄悄的开口。

    明影骇然一怔,这还了得?青卷那混账东西居然敢带着小公子来这儿,还要、还要偷看花楼里的姑娘沐浴?

    回去之后肯定是要打断他这条狗腿的,否则怎消心头之愤!

    水声哗然,果然,傅子音说的是对的。

    眼下这光景,姑娘们都还没开始做生意,正在拾掇自己,要么沐浴要么梳洗,亮着光的屋子其实是个浴池。

    那些个俏姐儿,有自己的闺阁,自然能在自己的屋子里沐浴。可有些姑娘,总归是差了些许,只能在这儿一块沐浴。

    虽说有些差别,但也乐得自在,一帮姑娘嬉笑怒骂,水声中夹杂着银铃般的笑声。

    青卷抱着傅子宁,一大一小的伏在了屋顶上,掀开一片小小的屋瓦,就能看清楚底下的人,尽管水雾氤氲,可从上往下去看,总归能看到,平素看不到的光景。

    比如说,层峦叠翠。

    “好看不?”青卷问。

    傅子宁皱了皱眉,“还可以,就是看得不太清楚,雾气太大。”

    “啧啧啧,不花钱的事儿,你就别挑。”青卷摇摇头,“小公子可得记住,现在多看看这些,以后就能看清楚女人,知道女人的弱处,免得将来在女人的身上吃亏!”

    傅子宁斜了他一眼,“你这话我怎么听得怪怪的?”

    “你看看你爹,再看看你母亲!”青卷叹口气,惋惜的摇头,“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傅子宁不觉得有问题,爹娘恩爱,有什么不好?姥爷和身边那么多姑姑都说了,这是福分,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

    “没问题吗?”青卷愕然,“小屁孩,你还真是好骗呢!”

    傅子宁歪着脑袋看他,“我若是信了你,那才是真的好骗,我七岁了,不是三岁!”

    “傅三岁!”青卷轻嗤,继续低头往底下看,“啧啧啧,谁说高处不胜寒?这不是风景如画嘛!是不是?”

    傅子宁瞧得有些不耐烦,“这就算是风景如画?你这要求真是低。”

    “哎呀你个小屁孩,居然还嫌弃?”青卷乐不可支的笑着,“欸,你说若是被你爹娘知道了,会不会打死你?”

    傅子宁想了想,“打死是不可能的,有姥爷在呢!不过,打死你倒是有可能,毕竟你又不是我爹娘生的,打死也不心疼!”

    青卷愣怔:“……”

    这小屁孩怼人的功夫,真真是得了靳丰年那老头的真传。

    “罢了,以后都不带你出来溜达了!”青卷轻嗤,“没良心,白眼狼,得了便宜也不见得你说我好!”

    兀的,身后传来阴测测的凉音。

    “好?好得很!”

    青卷愕然转头,今日风大,方才又光顾着和傅子宁聊天,看美人,居然没发现明影已然立在了两人身侧,这会正直勾勾、恶狠狠的瞪着他。

    “快跑!”青卷挟起傅子宁,撒腿就跑。

    这一跑,力道没掌握好,瞬时踩到了屋檐,踩得屋瓦哔哔啵啵碎裂,足见慌乱程度。

    能不慌吗?

    万一被明影抓住,嗯……这些个女子军都是下了山的老虎,吃人不吐骨头,到时候非得把他捏成汁,埋了做花肥不可!

    “你跑就跑,拽着我作甚?”傅子宁被青卷死死抱住,“明影姑姑又不会揍我,要跑你自己跑,你放开我,放开我!”

    到了这个时候,青卷哪敢松开他,“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省点心吧,到时候我被抓住一顿毒打,对你也没好处啊!我两是共犯。”

    “果真是南伯伯将你惯的,谁跟你共犯?”傅子宁挣扎了一下,奈何青卷将他抱得生紧,“你放开我,我要跟明影姑姑一起回去,你放开我……”

    青卷跑得飞快,“就明影那速度,这辈子都别想追上我,我带着你跑出去,到时候就算她在你爹娘面前嚼舌根也不怕!无凭无据,空口白牙,只要你别卖了我,我就可以……”

    “那你松开点,我快被你勒死了!”傅子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青卷只顾挟着他,倒是忘了注意力道,“那我轻……”

    话音未落,青卷惊觉脚踝上一紧,还来不及反应,便已经被拽下了墙头。

    “啊啊啊啊啊……”傅子宁尖叫。

    青卷落地的瞬间,怀里一空,傅子宁已经到了对方的手里,身子落地的刹那,青卷只觉得生无可恋,真真是大意了。

    宋烈抱着怀中的傅子宁,面色略沉,看向青卷的时候,眼神更是冷若霜雪,“你带着他爬怡红院的墙头,带着他在屋顶乱跑,不要命了吗?”

    “南伯伯!”傅子宁兴奋异常,“今年来得有点早哦!”

    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的时候,才是两个小家伙每年最高兴的时候,南伯伯每年过来,都会给他们带来新鲜好玩的东西。

    “你居然跟他胡闹?”宋烈无奈的望着怀中的傅子宁,“你爹娘知道吗?”

    傅子宁眨了眨眼睛,“我……我……南伯伯最疼我了,不要告诉爹好不好?”

    “你爹猜得到。”宋烈笑了笑,“就算我不说,他也会知道的,要不要打个赌?”

    傅子宁眉心微凝,小脸都快拧巴到一处了,“可是……可是我就这一回,以后再也不敢来这儿,我就是好奇而已!”

    “那你看到了什么?”宋烈问。

    傅子宁想了想,“白花花的东西!”

    宋烈骤然冷眸怒视贴着墙根站着的青卷,“你带他去看了什么?”

    “姐姐们沐浴!”还不待青卷回答,傅子宁已经脱口而出。

    那一瞬,青卷只想跑。

    可咱也跑不了,明影从天而降,堵住了他的去路,冷剑骤然出鞘,明晃晃的剑刃横在青卷的脖子上,“给你一双翅膀,你倒是给我飞啊!”

    青卷巴巴的望着宋烈,奈何宋烈只抱着傅子宁转身离开,压根没有理睬他。

    “这次,非得让靳大夫,把你胳膊腿给卸下来!”明影冷笑,“走!”

    青卷没敢吭声,这群……母老虎!

    明珠赶到的时候,只见着傅子音乖乖坐在桥头的亭子里,因为今日下了雪的缘故,小家伙一边呵着手,一边小心翼翼的吃着刚出锅的山粉糊。

    刚出锅的山粉糊很是滚烫,因着粘稠的关系,内里的热度散不出来,得小心吃着,免得烫嘴。

    “小姐!”明珠松了口气。

    傅子音咧嘴笑得眉眼弯弯,“好好吃哦,就算再等一会,也不会冷,所以明珠姑姑不要担心我,我很好!”

    “小姐,外头下着雪,回去吧!”明珠伸手要去抱她。

    傅子音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吃完再回去,要不然路上冷了也怪可惜的,今日哥哥不听话,我便偷偷吃掉。”

    “那……行吧!”明珠笑盈盈的望着她,“小姐吃饱饱的,咱们就回去。”

    傅子音连连点头,吃一口滚烫的山粉糊,烫得她小脸都皱了起来。

    “小心点!”明珠担心的瞧着她,“上回小姐贪嘴,嗓眼里都烫出了血,您可还记得?”

    想了想,明珠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小姐要在外头吃完了再回去,这是怕挨骂啊!

    “我小心点!”傅子音做了个“嘘”的动作,“我慢点吃就好,姑姑不要告诉爹娘。”

    明珠点头,“那你小口小口的吃哦!”

    “知道!”傅子音乖巧的吃着。

    边上棚子里的老者还在叫卖着山粉糊,越是寒凉的天气,这东西便卖得越好,一口下腹,暖胃暖心,全身都暖和。

    蓦地,小家伙顿了一下。

    明珠愣怔,“小姐,怎么了?是不是烫着了?”

    不远处,有个壮汉抱着一个孩子走在雪地里,脚程有些快,但是那孩子的脸色不太好,瞧着好像是……

    “明珠姑姑,你救他!”顺着傅子音手指的方向,明珠瞧见了那壮汉和孩子。

    心下不解,明珠又探询一般望着傅子音,“那个?”

    “嗯!”傅子音很肯定的点头。

    见状,明珠大步流星的走出亭子。

    风雪正盛,壮汉抱着孩子走得并不快,但是脚步有些凌乱。兀的,察觉到有人挡住他的去路,让他冷不丁僵了一下,“滚开!”

    “放开这个孩子,我让你滚!”明珠的冷剑横在身前。

    壮汉自不罢休,直扑明珠而去。

    这些年得靳月指点,现如今的明珠,功夫愈发精进,壮汉刚出手,就已经被她撂倒在地,狠狠的摔了狗啃泥,那孩子自然也摔在了地上。

    “再不滚,就杀了你!”明珠目色狠戾。

    眼见着这女人不好惹,而且这话还不像是在开玩笑,壮汉连滚带爬的跑了!

    明珠踩着雪,徐徐立在那孩子面前,看他这副模样,似乎比小姐年长一两岁的样子,不过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瞧着……不知道为何,她瞧着这孩子,竟然有几分面熟的感觉。

    “你没事吧?”明珠问。

    少年吃力的在地上挣扎,好似站不起来。

    明珠心下一惊,莫不是方才自己下手太重,伤着那壮汉的同时,也伤了这孩子?忙不弯腰查看,“你伤着哪儿了?”

    想了想,她帮扶着少年起身。

    只是这孩子,好像没什么力气,一张小脸虽然清秀至极,但是面色灰白,瞧着奄奄一息的样子。

    “小姐?”明珠也不好将这孩子丢在雪地里,赶紧抱回了亭子里,“您看看!”

    傅子音含了一口山粉糊在嘴里,整个人热乎得正当好处,见着明珠把人抱回来,赶紧上前瞧了两眼。

    “不知道怎么了,摔在地上就起不来了。”明珠小心的将那孩子放下,让他坐在凳子上,“这可如何是好?”

    傅子音将嘴里的山粉糊咽下,眨着明亮的眸子,瞧着眼前的小哥哥,“你是不是受伤了?”

    少年坐在凳子上,背靠着明珠,瞧着奄奄一息的,他半垂着眼帘瞧着傅子音,愣是没说一句话。

    “你怎么了?”傅子音不明白。

    明珠想了想,“小姐,您为何要让我救他?”

    “姑姑现在才问,会不会太晚?”傅子音笑着回到原位,小勺子不断拨弄着眼前的小碗,想要捡内里的豆瓣和粉团子吃,奈何山粉糊太粘稠,她拨弄了半晌都没能捞起来。

    明珠笑道,“只要小姐吩咐,明珠一定会照做,管他是不是对的。”

    傅子音抬头,笑得眉眼弯弯,“谢谢姑姑!”

    “这个孩子,怎么处置?”明珠问。

    傅子音叹口气,“爹娘,还有家里的其他人,但凡知道疼我,都不会这样勒抱着孩子,像……像……哦,就是方才青卷挟走了哥哥的样子!”

    “就因为抱孩子的这个动作,您就觉得,他不是这孩子的父亲,让我救人?”明珠笑了,“小姐真是聪明。”

    傅子音笑道,“就算猜错了也不要紧,他的爹娘知道我是好心,不可能真的来揍我,那我也不会有事。若猜对了,那就更好,霜枝姑姑常说,要日行一善哦!”

    少年依旧没说话,只目不转睛的望着傅子音,喉间微微滚动。

    “你……饿了?”傅子音歪着脑袋瞧他,“你想吃吗?”

    她看见他的手抖动了一下,然后他眨了一下眼。

    “你想吃!”傅子音转身就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