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跪

作者:平笙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武谪仙不灭武尊诡秘之主三寸人间相思随你入心间郁少谦慕雅静完美女婿至尊风流无限搞事系统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 ,最快更新豪门蜜恋:老婆,别闹了!最新章节!

    “少夫人,您别动!”

    小风听到动静,连忙将林余按回沙发上,小心的将杯子碎片收集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一转头就看到林余苍白的面容,不由的叫了一声不好,帮忙拿遥控器将电视关掉。

    林余说,“不用管,我都已经看到了。”

    小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安慰道,“少夫人,您别听电视里胡说。别人不了解大少爷的能耐,难道你这个做妻子的还不了解吗?他那样的强大和优秀,哪里是这么一次小小的挫折可以被撼动的。真是那么轻易的话,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早就换人来做了。”

    “我相信他。但是不相信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更让林余难受的是,她在其中充当了背叛者的角色。

    小风以为林余是在说封老太爷。

    这些年封老太爷到底对林余是不是真心疼爱,她是清清楚楚的。

    她很想跟林余说,少夫人,你不要再听封老太爷的了,这样对你没有丝毫好处,也没有男人会喜欢一个跟自己不是一条心的妻子。

    然而想到自己的身份,以及还被封老太爷攥在手里的家人,这些话到底没有说出口,只是说的,“你要相信大少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吗?”

    小风说的肯定无比,“会的。”

    林余的面容上终于流露出一丝笑容,“要是那样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小风看了,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少夫人,我扶你回房休息吧。你还在生病,多休息才能快点好起来。”

    林余没有拒绝,在小风的陪同下回了房间。

    之前林余被封墨寒从主卧里赶了出来之后,她又有死皮赖脸的方式留下来。

    不过在后来,她就去了医院照顾封墨寒,她的东西还没有来级的摆回原地方,这让原本和谐的卧室看起来有一些奇怪,也让封墨寒的存在感骤然的再度放大。

    要是换了往常林余,很喜欢这种感觉。

    她太寂寞了,也太渴望封墨寒的靠近,哪怕只是假象,她都会乐此不疲。

    但是今天不一样,只要想到有人借着她的名义让封墨寒所遭受的这一击,她心里就十分的难受。

    再也没有什么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苦,更让人难受的了。

    好在医生留下的药十分有用,药效上来之后,林余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林余睡的并不好,哪怕是在睡梦里,封墨寒也是对她冷眼相对,满眼厌恶的模样。

    而他的冷漠,他的厌恶,不管她看多少次,都是一样的心痛无比。

    第2天醒来的时候,林余的烧已经退了,但依旧觉得十分的疲倦,也打不起精神。封老太爷又免了她每天早上去主宅用餐,而画室那边的订单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林余就没有勉强自己一定要做什么,而是窝在卧室里发呆。。

    然而,这对于她来讲也是很难的事情。

    刚用过早饭不久,她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

    “林余,电视里的那些新闻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新闻里说我女婿的项目,被你那一位不省心的小叔抢走了?

    我跟你说啊,千万要上点心,我女婿虽然是风家的嫡长孙,那位到底是小儿子,我还听说封老太爷当年对这个小儿子的生母是百般宠爱,没准儿封老太爷想着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大权。要是那样的话,我女婿可就要吃大亏了。

    要是我女婿失势,你这个封少夫人也讨不了什么好。”

    林母说了一大堆没有听到林余开口,“喂喂!林余你听着吗?”

    “听着呢。”

    “听着你不应声,害得我以为自己在跟空气说话,我刚才的话你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还有就是你作为封少夫人,除了可以伺候在疯老太爷身边,还可以出席很多场合,你别忘了要帮我女婿收集有用的消息。这不就是人家所说的那个什么夫人外交对,就是夫人外交。”

    林余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可能的话,她又怎么会不愿意去帮封墨寒,那是她爱愈生命的男人呀。

    只是她无能,不但帮不上封墨寒,被人利用了成为伤害他的一把刀。

    只要想到封墨寒看见他的时候,那冷漠无比的眼神,林余就觉得心中一阵刺痛。

    林母还说了很多,拉拉杂杂的,都是在叮嘱林余一定要帮助封墨寒坐稳继承人人的位置。

    林余随意的应付着,好不容易结束了跟林的通话,不由长吐了一口气。

    林余忽然觉得很闷,真的,她有一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不想再继续在封家待下去了,跟小风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在她担忧的目光之下,拿了车钥匙从风居院离开。

    她以前是没有车的,手里的车钥匙还是昨天封管家送来的,一辆价值二百多万的宝马车,说是封老太爷补给她的生日礼物。

    天知道她的二十五岁的生日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就是要补礼物没有这么晚的。

    不过,林余并没有表示出丝毫不悦。

    有什么用呢?说的好像她的不悦有人在乎一样。

    跟前两天的繁忙相比,现在的林余无疑是悠闲的,这种悠闲让林余觉得十分的无所适从。

    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又可以去哪里。天大地大,似乎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一样。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路上行人的脚步越发的匆忙,他们每一个人都急匆匆往回赶。

    林余忽然很羡慕他们,他们有一个名字叫家的地方,在万千灯火中又有一盏专门为他们亮起来的灯。

    林余坐在路边的车子里看了好久。

    从路上行人如织,到路上行人稀疏。

    天色彻底暗下来了,路边的路灯也亮了起来。

    林余这才发动车子会封家老宅。

    她还没有走进风居园,就看到小风,神色焦急的在门口来来回回。

    小风看到林余立马快步冲到她的面前,“少夫人,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怎么了?”

    “老太爷一直在派人找你。”小风低声说,“看起来很着急。”

    听到小风委婉的提醒,林余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正常来讲,老太爷不应该很急的找她才是,算是他打算利用她继续打探消息,但在这件事还没有解决之前,她是根本就没有机会的,封墨寒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再给她大好的时机。

    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内奸要是想不暴露,就只能隐藏着。

    林余还想再问小风一些别的,还没有开口就被赶过来的封管家打断。

    “少夫人您可回来了,请您立即跟我去主宅面见老太爷。”

    林余心里骤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忍不住询问,“封管家,爷爷找我有什么事?”

    封管家绷着脸,“主子的事情,哪里是我这个下人能够知晓的?这样的话少夫人还是不要问了。”

    说罢,又催促,“麻烦少夫人快一些,老太爷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了,让长辈就久等可不是晚辈应有的孝道。”

    在以前,封管家虽然没怎么把她放在眼里,但最少态度是恭恭敬敬,让人挑不出丝毫毛病定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客气。

    林余的眉头不由蹙了蹙,不过她并没有再开口询问了。

    林余不断思考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封老太爷这么生气,可她思来想去,一直到主宅都没有想出一个头绪。

    “老太爷,少夫人到了。”

    “爷爷。”?林余才叫了一声,就有东西劈头盖脸的朝她砸了过来。

    林余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额头处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封老太爷怒气冲天的,冲着林余叱喝,“你看你办的好事儿!”

    林余有些懵,不知道封老太爷火气从哪里来,她犹豫了一下弯腰将封老太爷砸过来的报纸捡起来,财经版头版头条上依旧是封氏集团的消息。

    跟之前的赞美和夸奖不一样,此时都是严厉的批判——

    封集团为了利益残害海洋生物的行为,绝对不能被姑息!

    正在打开的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晚间新闻上,也是封氏集团的消息。

    只见封氏集团的门口围了不少人,他们拉着横幅,在集体抗议。

    “封氏集团还我们一片蔚蓝的海洋!”

    “海豚跟人类一样都是大自然的孩子,绝不容许被残害的!”

    “封氏团要是不停止这种残暴的行为,我们将全面的抵制封氏集团!”

    之后新闻的主持人又插播了一条新闻,那是网友做的实验。

    一个透明的鱼缸里,有两只金鱼自在的游来游去,忽然一道难以形容的刺耳声音响起。

    两条金鱼游动的速度立即变快,然后,在下一秒,金鱼炸开变成了一团团红色的碎末。

    那场景堪称惊悚,让人觉得心惊肉跳。

    之后那一位网友就站在镜头前面,慷慨激昂,“看到了吗?这就是声纳!这种技术对海豚产生的伤害无法估计!做出这个决定的人简直是残暴无比,毫无人性!”

    著名的环保人士也在镜头前发声,“我们希望封氏集团立即停止他们这种惨无人道的做法,不然的话,我们不排除用法律的手段处理这次的事情!地球是所有人的地球,请封氏集团给海豚一个家!”

    林余呆住了,不知道原本好端端的东海域开发项目怎么弄成这样,“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封老太爷跟吃了炸药桶一样,“你问我,我还想问你!你不是说封墨寒说过,原本住在东海域的海豚已经搬家可以开发了吗?”

    东海域那边风景优美,人文地理环境都得天独厚,可当初拍卖这边地皮的时候竞价的并不多,就是因为那边是海豚的居住地。

    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任何集团和个人都不能破坏它们的居住地,因此,这块地皮一直荒在那里,这也是封墨寒为数不多被人诟病的地方。

    就在年初的时候,封墨寒忽然说找到办法让海豚搬家,为东海域做了详细的方案。

    这个项目很大,要投入的资金无比庞大,当然要是开发好了,所的的就是几十倍的回报。

    林余更是惊愕,“我怕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你是没有说过,可你那一份会议记录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白纸黑字,难不成你还想狡辩吗?”

    封老太爷又把会议记录砸到林余的脑袋上。

    林余把会议记录拿在手里,低声说,“爷爷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这份会议记录并不是我送来的。”

    老太爷愤怒的咆哮着,“不是你又是谁?难不成这份会议记录还是封墨寒主动送到我手里的吗?”

    喊出这一番话之后,封老太爷忽然意识到什么,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不愿意再看林余一眼,冷声吩咐封管家,“让她给我跪到祠堂好好反省,没有得到我的命令之前,不准起来!”

    话音落下,就快步的向外走,他太着急了,就连一贯拿在手中从不离手的龙头拐杖都忘了。

    林余还站在原地,刚看着那些报纸。

    封管家走过催促,“这些报纸你要是愿意看的话,可以带到祠堂。现在就麻烦你听老太爷的吩咐,去祠堂跪着反省。”

    林余问,“反省我需要反省什么?”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自己,而不是问我。少夫人要是实在不明白的话,可以等老太爷回来再询问。不过看少夫人这些年多加照应的份上,我就多几句话,我觉得您还是不要询问的好。当然您要是坚持的话,我也没意见。”

    “既然你知道自己多话,那为什么还要说?”

    说完之后,林余无视封管家难看的脸转身从客厅离开。

    封家的祠堂在老宅的边角的一个小院里,因为平时很少有人过来,哪怕勤于打扫,也显得十分荒芜,尤其现在是晚上,更显得寂静荒凉。

    祠堂也很大,宽阔房间的正前方摆满了一座座的灵位,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让人心生寒意。

    祠堂很少见阳光,哪怕是在夏日也透着一股凉意。

    纸钱香烛燃烧过的味道充斥在空气里,盈满呼吸之间,让人打从心底泛上一股冷意。

    封管家看着林余,“少夫人,您身份尊贵,可以不把我一个佣人看在眼里,但是摆在祠堂里的都是封家的先祖,您要是再放肆的话,是要请家法的!”

    林余转头看了封管家一眼。

    她的眸光很静,也淡,却让封管家心里不由得一紧,心底不由涌上些许惧意。

    意识到自己竟然对林余这个有名无实的少夫人心生惧意,封管家有种被冒犯到的羞恼。

    刚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就见到林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