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纪总单身,我觉得你们可!

作者:黎芝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武谪仙不灭武尊诡秘之主三寸人间相思随你入心间郁少谦慕雅静完美女婿至尊风流无限搞事系统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 ,最快更新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要给力最新章节!

    翌日,清晨。

    闹钟响起时,言景溪把压在自己身上那条重重的腿移到一边去,她头隐隐作痛,昨晚喝的不少,后劲也足,怎么回家的她都有些恍惚。

    起身来,床边还留着一条脏兮兮的手帕,以及双脚踏在地上时,有药膏的黏黏感,她才猛地想起发生的事

    她们是做纪衍廷的车回来的。

    两个醉鬼坐在后面,言景溪坐在副驾驶,纪衍廷有注意到言景溪的脚背上被烫伤,立马去24小时开放的药店给她买了药膏,还亲自为言景溪处理了伤口

    回想起这些事,言景溪脸红的像一颗熟透的苹果。

    “唔,昨晚那个男人好帅啊,溪溪,太帅了吧!”阮芝芝翻了个身,半睡半醒的念叨。

    言景溪瞬间收回自己无尽的回想,“哪个?”

    “穿西装那个啊!总不能是吐得比我还惨的那个吧?”阮芝芝还嫌弃起徐记淮来,昨晚两人半斤八两,坐在车的后排,发酒疯差点没打起来。

    言景溪没应声。

    昨晚两个男人比较起来,毋庸置疑地是穿着西装,滴酒不沾的且绅士体贴的纪衍廷胜出。

    言景溪一直也没和阮芝芝说起纪衍廷的事,她还处在未醒酒的状态下,言景溪没搭理她,起身进了浴室,洗漱,不过等她出来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屏幕上赫然跳动的是许久不曾联系的老友,心不轻不重地跳了下,接起:“喂。”

    “renee,你昨晚怎么了?为什么喝酒?”对方关心入甚。

    言景溪大概知道是阮芝芝接的电话,害得对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她懊悔地拍拍头,轻言轻语解释:“没什么,心情不好。”

    “在新城能让你心情不好的大概就只有言家那些人了,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方很了解言景溪,对于她的家世似乎都一清二楚。

    言景溪却不打算细说,企图转移话题:“没有,你没在上班吗?还有心思打电话?”

    “刚做完一场手术,休息,别转移,你如果不说,我自己可以查,renee,对我没必要隐瞒吧?”对方对言景溪熟悉的很,洞察的也很细致。

    言景溪忽的笑出了声:“哪里的话,真没什么事,有事我还不会和你说吗?”

    对方半信半疑:“最好是,renee,保护好自己,你要知道,你要是出什么事,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为你付出代价!”

    这句话是真的。

    也是沉重的,言景溪倍感压力,她对着镜子画了口红,想要挂电话:“ak,不说了,我要去上班了,挂了啊!”

    ak:“好,对了,我过段时间回新城。”

    “好,那我到时候去接你,不说了,我到公司了。”

    啪。

    电话被言景溪匆忙挂了,看着镜子中肤白胜雪,明眸皓齿的自己,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五年前,她还是一个孕妇,在若海村

    “八点四十了,溪溪你还不出门吗?”阮芝芝顶着一个鸡窝头,有气无力地从床上爬起,看了一眼时间,在看看坐在梳妆台上半天没动静的女人,好心提醒。

    她的声音也将言景溪拉回思绪,随意收拾了自己的包,出门:“上班去了,你记得赶上飞机。”

    *

    踩着点到办公位上,她的设计稿昨天下午改过后,给组员看了,今天开始可以陆陆续续地去纪衍廷的房子进行设计。

    她入座不久,洪佳佳便笑嘻嘻地前来敲门:“组长!”

    “什么事?”

    “噔噔噔,爱心早点。”洪佳佳像是变魔术般从背后变出一袋早餐,她解释:“不知道是谁点的,但是上面是写的你的电话和姓名,还特别备注,一定要吃。”

    言景溪看了看,是新城知名的一家粥铺。

    联想到昨天早上的早餐,以及昨晚一系列的照顾,言景溪心里大概有了人选,她点头:“放下吧,我刚刚点的。”

    洪佳佳一脸失望,“切,我还以为是你的爱慕者呢,组长,这么久了,都没见得你要恋爱,我都替你急。”

    言景溪被她一席话逗笑:“我的事,你急啥啊?”

    洪佳佳立马精神起来,给言景溪讲解当下择偶的观念:“组长,你看你业务能力强,人又长得漂亮,履历也鲜亮,家世背景也好,这样的条件出去,秒杀多少男人啊,多少男人望而却步。再者吧,现在的男人都爱年轻的姑娘”

    洪佳佳话还没说完,言景溪冷眼扫了过来。

    她秒怂:“组长,我不是说你老,我的意思是,男人自己条件不怎么样,还挑,所以我们更要趁早!!是这个意思!”

    话糙理不糙,言景溪也自己也懂。

    洪佳佳说完赶紧溜,就怕自己话多说了不该说的。

    出门前最后一句:“组长,最后一句,那个纪总好像单身,我觉得你们可!”

    言景溪瞪她。

    她嘭的把门搭上。

    她走后,言景溪拿过早餐,打开看是一碗清清淡淡的白粥,恰时,手机短信响起。

    纪总:喝完酒第二天喝点粥,对胃好,人也舒服。

    言景溪在外面呆了几小时,中午时间回到办公室,运气很衰的碰到了言海宁,甚至还有华渝凯

    华渝凯提着保温袋特意给言海宁送上午餐,三人在电梯碰到的时候,言海宁一副高傲,又瞧不起的模样,旁敲侧击:“老公,你真的也太好了吧,其实不用这样啦,我们公司不是有午饭吗?我现在怀孕,爸爸还特意让厨师专门为了做了孕妇营养餐。”

    “你自己还要上班,跑一趟多么辛苦啊,我心疼!”

    华渝凯捏着言海宁的小脸,笑道:“你为我怀孕,十月怀胎是多么辛苦的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一句话夺得言海宁芳心,“老公,你真的是绝世好男人,我的眼光果然没错。”

    言景溪恨不得自己是耳聋,听这么恶心的对话,实属反胃,早餐的粥要吐,昨晚喝的酒也想吐。

    华渝凯,是打算为了栽赃他,把好男人的形象从里到外演一遍。

    那言景溪也不是吃素的,她拿起手机,佯装打电话:“喂,保安,你调好了地下停车场的监控是吧,好的好的,我下班了就来取,麻烦你了。”

    挂了这个电话,下一秒恰好进了一个电话,“你好,是物业啊,我要的监控你调好了是吧,那这样,我晚上下班去您那一趟,辛苦你了。”

    电梯内是四面环绕的镜子,言景溪站在前方,不经意间就能看到后面人的反应,果然,刚刚还在作秀的男人在听到监控那一刻间,整个人面色开始发青,表情瞬间不自然。

    言海宁时刻关心华渝凯:“渝凯,怎么了?”

    华渝凯牵强一笑:“没事。”

    电梯正好到了,言景溪先出去,随后华渝凯和言海宁再出来,总算脱离了乌烟瘴气的地方,言景溪感觉自己呼吸才算正常。

    她冷笑,和她逗,都嫩了点。

    她早就不是之前那个言景溪了。

    作者题外话:黎芝芝:溪溪姐,我也觉得你和纪总可!!

    言景溪:别说话,我现在是钮钴禄景溪,我和纪总不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