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古尸

作者:布袋老鸦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武谪仙不灭武尊诡秘之主三寸人间相思随你入心间郁少谦慕雅静完美女婿至尊风流无限搞事系统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 ,最快更新丹道武神最新章节!

    佛龛自持万丈佛光,普照天地,但凡被照耀之处无不对这股威压绝对得臣服。

    “仙法——神祇”墨沧横眉怒目,正欲结印摧使仙法,江长安伸手将她拦住,掌心爆发一道金光,擎天而举,金光先是夺目的一点,逐渐衍生出枝叶,散出朵朵花瓣。

    步步生莲。

    千万朵莲花轰然打在佛龛之上,爆发出震天响动,云烟散却,才见那抱着楼阁佛龛的乃是一只庞大无比的青色龙爪,鳞甲片片闪耀神光,隐约闪现在天际穹顶,半隐半现不知何方神圣。

    “龙?不对绝不是龙,世上绝对再没有这么庞大的龙族”墨沧痴呆凝望,将脑子中一切记忆倒了个遍也没想出个答案。

    而在这个时候,天空上的佛法图印终于彻底成型,佛龛中的佛像拈花微笑,和蔼慈善的佛像此刻竟充满一种猎奇的怪诞与恐怖,阁楼上方佛印震荡闪耀,发出夺目的光芒,仿佛将整个天幕都抡成袖袍袈裟,撼动无限星河。

    江长安的身影同一瞬间消失,陡然出现在楼阁之上,手握量天尺,暴喝一声,对那袭来的金色佛印不管不顾,全力横扫在那佛像头顶。

    这一尺劈得极快,搅乱星河,风卷残云。

    啪!

    金阁佛像如有庇护,量天尺逼近额前三寸之处再难近前分毫,佛像的嘴角扬得更高了,像是讥笑,嘲弄。

    “不好!”一念猛地正色道,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详意味。

    轰隆隆!

    没有给江长安反应的时机,那道酝酿许久的佛印笔直降落在他头顶,轰然如同一座大山压在肩上,传来几声咯吱断骨响声。

    江长安闷哼一声,口中升腾一股猩红,险些趴在地上,却弯腰挺住,可以清楚看到金色的佛印震颤了空间,却被这个瘦弱的身躯慢慢撑起。

    墨沧定睛抬头仰望,五味陈杂,无论何时何地,他从来都不屈服。

    江长安怒瞪着佛龛,怒瞪手持佛龛的庞大黑影,野兽一般嘶吼道:“你想要我跪下?你想要我向你臣服?天真。”

    似是

    说与佛龛,又似说与白日青天。

    叮铃铃——

    一声声急促的钟鸣声由远及近,飞速而来!

    噗!一声血肉爆裂声炸开,只见一道金光在那道握持黄金阁楼的青爪上刨开一道血洞,数片金甲漫天横飞,连同佛龛栩栩生机的佛像头颅一齐爆开,散落飞灰。

    这鬼神般的一击对青爪虽并无太多伤害,但足以解开燃眉之急,眼看脊背所扛的佛印摇摇欲坠,轰然倒塌消散。

    金光飞到江长安头顶乖巧停住,正是天劫仙人一战中被砸得面目全非的太乙神皇钟,虽然钟壁干瘪布满裂痕,但神威未减分毫。

    眼看受到创伤,青爪黑影仰天怒号,声音撼天动地,但忽然间收手,隐没消失在半空,难以寻觅到半点踪迹。

    “怎么回事?它怕了?”墨沧问道,对这个神秘生物她所知道的还有这个与其交手的年轻人知道的多。

    江长安摇头:“他若是真的想要抹杀我们,只需要动动手指,至于方才,它完全是在戏耍我们。”

    “戏耍不错,你伤了它,它未免发疯,可忽然间就像是被什么制止了一样,难道说还有比他更强的存在?这鬼地方真是可怕。”墨沧不禁苦笑,也不奇怪,这里是外界不敢踏足的地方,自有外人不敢侵扰的理由。

    一念惋惜笑道:“可惜啊,拼了命也没有找到那佛龛的来处,想要再寻觅那黑影已经是不可能了。”

    墨沧昂首得意笑道:“和尚,这次你可错了,这位江四公子虽是个爱拼命的疯子,却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什么意思?”一念愣了一愣:“难不成你已经有了找寻神庙的方法?”

    他问着,就见一道金色剑芒从江长安袖口溜出来,飞箭似的掠过百余丈,停在那被太乙神皇中震碎的半颗佛头石像上,细细嗅了一会儿,朝着西北方向行进过去。

    “金毛盗天鼠。”一念眼神亮起光芒,一脸“原来如此”得嘿嘿直笑,对这年轻人更加好奇了。

    这里就像迷雾造就的一处天然迷宫,处处充满杀机,就连佛家慧眼都

    看不透前路凶险,纵然有盗天鼠头前带路,一行人也是且行且住。

    四周天光越来越黯淡,不知不觉,四面已经完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像是步入一片石窟,幽森无比。

    “我们走入了地底?”墨沧心中惴惴不安道,这里阴森得恐怖,最令人崩溃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三个人都有一种错觉,像是被背后有一双眼睛始终紧紧盯着他们,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几人的汗毛孔嗖嗖向里灌凉气,肌体发寒。

    “难道我们不知不觉间行进了哪位大能设下的古阵?”墨沧心中越来越不安,口中念念有词试图施展仙法占卜一二,但打出的灵力总是还未来及结成星图就被挤碎,这种情况极不寻常。

    “真的是阵法?”江长安心中一沉,也施展开天术,结果同样无果。

    他立马转身看向一脸淡然的和尚:“将你背后的竹箱打开,祖菩提可断掉阵法气运。”

    一念不禁又为之惊诧:“江施主,你我不过才第一次谋面,如何就知晓我这竹箱中装的是祖菩提的枝叶?”

    江长安道:“一念法师不必再装的这么惊讶了,我与你虽然第一次谋面,你与我却不是。你第一次见我就知我姓江,就已说明了一点:佛祖斩落的五念虽意识自主不同,但所听所想所感都为共享,换句话说,我与佛衣说的每一句话你都有记忆,你今日所见所闻所言,佛衣同样一清二楚。”

    “这哈哈”见被识破,一念尴尬地笑着挠了挠光秃秃的后脑勺,眼前的年轻人城府远非表面那样粗浅,表面不动声色,实则暗潮汹涌。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还真是让贫僧头疼啊,哈哈哈”

    开天术纹路道道刻画在竹箱之上,晶莹剔透,绽放神华,拨动星图,噼啪有声,一道道异象也显露眼前。

    “这是大逆的卦象,极凶之兆。”一念忍不住皱眉,神色郑重道,“前路有生的气息,有人?!这样的古老阵法秘图,看来是位大能强者。”

    “小子小心,不仅仅是普通的强者,他很有可能已经算到我们来了。”墨沧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