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亲情所在之处,便是人间温暖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武谪仙不灭武尊诡秘之主三寸人间相思随你入心间郁少谦慕雅静完美女婿至尊风流无限搞事系统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us ,最快更新大明王冠最新章节!

    厨房那边响起了柴火劈啪声。

    黄昏起身出门。

    走入厨房,发现吴与弼乐呵呵的在烧火,婶儿吴李氏麻利的洗菜切菜,准备炒几盘好菜——炒菜其实出现得较早,齐民要术里记载过,但真正作为一门烹饪手段,还是南宋以后才开始盛行。

    黄昏搬了个小凳子挤在吴与弼旁边,笑着说婶儿,炒个辣子鸡哇。

    嗯

    感觉哪里怪怪的。

    吴李氏不解,“啥辣子鸡?”

    黄昏醒悟,辣椒要十六世纪才传入明朝,现在还没有辣子鸡这个菜,笑着说口误,心里暗暗想着,其实好想吃火锅

    嗯。

    这个主意可以。

    反正都是要赚钱的,趁着郑和下西洋,自己列一份清单,让他去西洋那边把做火锅需要的辣椒种子带回来种植。

    至于花椒么,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

    好一个自古以来!

    黄昏心头微微漾起自豪感,我黄某人竭尽一生,只想让数百年后的中国人,在国际争端中,提起亚洲那一堆的小国家,敢拍着胸口吼道:别蹦跶,你们国家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

    酒菜上桌。

    吴与弼是喝不成酒的,小伙子还有一年左右才到束发,黄昏是可以浅斟漫饮几口的,米酒而已,酒精度低得令人发指。

    饮料而已。

    吴溥家是儒家读书人,按说礼仪方面,吴李氏是不能上桌的。

    好在吴溥不是酸儒。

    是以没有这些框框条条,一家人其乐融融。

    吴溥不在,也没人在意食不言寝不语。

    吴李氏慢口细咽,给吴与弼挑了块肉,说多吃些,你都比黄昏矮了一头,再不长点身高,以后怕是要讨不到媳妇儿。

    又对黄昏道:“别怪婶儿碎嘴,婶儿也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想问下,房子找好了吗?”

    担心黄昏误会她想撵黄昏走人。

    黄昏笑眯眯的,“婶儿哪里话,就算是买了新房子,也是想要邀请你和吴叔叔、与弼一起过去住的。”又道:“房子不好买,看上的那座废弃庄园,纪纲要恶心我,基本上买不成了,而买其他的房子,只怕会牵累无辜人。”

    纪纲肯定会从中作梗。

    吴李氏叹了口气,“没想到我等良民,连买个房子都这么难了。”

    吴与弼摇头,“娘,不是这么回事,黄昏哥哥可不是良民,他是官,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和仕途挂钩的,所以才会诸多凶险。”

    娘喊得极其顺溜。

    对这个后娘,吴与弼是打心眼里喜欢。

    吴李氏一想也是,笑着说黄昏现在可是咱家最大的官呢,比你爹的官还大,隔壁的胡广近来总是跑咱家来,有事没事就套近乎,估摸着也是看上黄昏的仕途前景了,倒是搞笑,上次他家媳妇过来串门,还说了景清刺杀陛下那一天时,你们找她家借马,说咱两家也是有过命交情的。

    对于胡广之流,黄昏鄙视有之。

    但要辩证的看待人和事物。

    胡广确实没有气节,但有能力就行,所以永乐盛世到后,胡广确实有能力的话,自己真不介意让这位高升几步。

    饭后,吴李氏洗碗,又给两人烧水准备洗漱。

    黄昏呆在吴与弼书房之中。

    关于新华字典的编撰,吴与弼主打,但很多东西黄昏还需要亲自把关,毕竟吴与弼从无到有的掌控拼音方法,有些地方不能如黄昏那般融会贯通。

    忙到大半夜各自洗漱。

    黄昏在床上辗转难眠。

    骚动!

    提亲已经成功,接下来就是定亲、结婚。

    然后就可以

    想到这,能不骚动?

    那可是徐妙锦啊。

    最美年华的徐妙锦啊,何况黄昏已经一两年没沾过女色,说句男人的话,他现在有点憋得慌,看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了。

    不行。

    黄昏倏然翻身坐起,那座废弃庄园必须买下来!

    一则告诉纪纲。

    不会畏惧你。

    二则,结婚的刚需的婚房,不买不行。

    黄昏竭尽脑汁。

    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第二日一大早,他就去找到沈熙礼,问:“咱们时代商行,可以动用的资金有多少?”

    沈熙礼作为时代商行的掌舵人,一直官职着政治方面的动向,商不离政,这一直是规则,闻言叹道:“知道你要买房,这几日我已经掌控了资金的流出,但有些扩张必不可少,如今商行这边可以让你拿去买房的资金只有一千余两,买一座庄园杯水车薪,但买一个小宅院,还是可以操纵一番。”

    才一千多两

    黄昏叹了口气,“先放着,我再想办法。”

    沈熙礼又道:“对了,说个事,赵芳生、张凤阳、苟布三人在你来之前找过我,说知道你最近需要用钱,他们三人近期可以不需要商行的酬劳,我在此也说一句,薪俸也可以给你用,但也是涓涓溪流,难堪大用。”

    黄昏笑着拍了拍沈熙礼的肩头,“不用。”

    起身离开商行。

    思忖良久,决定还是去见一下向宝,看自己昨夜想好的策略能否说动他。

    刚出了商行大门,许吟来了。

    说吴溥请他回去议事。

    回到平康坊,昨夜在文渊阁当值的吴溥双眼通红,在吴李氏的侍候下洗了脸,正在喝粥,看见黄昏后,笑着说:“你一直把我当长辈,我呢,也一直把你当做侄儿,知道你近期为婚房之事发愁,我也没什么能帮上忙,等下淇国公丘福会着人送来三千两白银,你拿去买房子罢。”

    黄昏讶然不解,“吴叔叔你哪里的来的钱,淇国公丘福又为什么要送钱给你?”

    吴溥低头喝粥,“你别管。”

    吴李氏在一旁笑意吟吟,说:“你去买房便是,这钱来得光明正大,就是陛下要管,也说不得什么。”

    黄昏越发惴惴不安,“吴叔你怎么弄的钱?”

    吴溥抬头,岔开话题,“结婚我可不随礼了啊。”

    话音刚落,吴与弼从书房跑出来,“爹,我那些书都要收拾起来,和你的书一起打包吗,你租那个房子我有没有单独的书房——”

    声音曳然而止。

    看见黄昏,心虚的道:“黄昏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黄昏懂了。

    眼睛红了。

    租房?

    吴溥肯定是把这座他的院子给卖了,要不然淇国公丘福会送三千两白银过来?

    肯定是买房的钱。

    淇国公丘福倒是聪慧,买了个固定资产,又卖了吴溥和黄昏的人情。

    黄昏红着眼睛倔强的说:“这钱我不要。”

    心里很暖。

    我在大明,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亲人。

    吴溥,吴李氏,吴与弼,叔父黄观,妙锦姐姐,都是亲人。

    也是我要珍惜保护的人!

    亲情所在之处,便是人间温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